首页 叔母欢歌 下章
第07章
在倾盆大雨中,两个人在密闭的车厢里,只听到他们的‮体身‬散发出靡的芳香。

 “啊…不行了!”萌子抓住纯也的手腕,离开纯也的嘴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纯也出依依不舍的眼光看萌子。萌子做出毅然的表情‮头摇‬,推开纯也的手,抬起‮体身‬。

 “以后…还能这样吗?”纯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低下头问。

 “喜欢吻吗?”“嗯…”“好吧,有一天还会给你的。”

 萌子抬起股,拉起叁角。“喜欢吻吗?”

 “嗯。”“好吧,以后再给吧。”萌子打开车顶的灯光。

 “哦,纯也…”萌子急忙拉出卫生纸说:“你的嘴边都是口红了。”

 纯也没有接卫生纸,只是伸出舌头自己的嘴,还用手指擦拭嘴边的口红后,放在嘴里

 “纯也,你…”萌子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萌子的口水真好吃。”

 “奇怪的孩子…”萌子好像在掩饰自己的羞涩,拉下遮板,看着小镜子擦拭嘴边的口红。

 雨势始终不见缓和。“这一次真的送你去车站吧。”

 萌子系上‮全安‬带,打开大灯和雨刷,开始开车。“纯也,是第一次吗?”

 “什么?”对萌子突然提出的问题,纯也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是第一次接吻吗?”

 “哦,是…”“是吗?看你很熟练的样子,以为和女朋友有接吻的经验了。”

 听萌子意有所指的话,纯也的心有一点痛。“没有…没有那种事!”

 “嘻嘻嘻,没有关系,不要这样认真。”萌子对纯也的态度忍不住要笑,但心中的结无法消失。

 这是嫉妒吗…萌子对自己的感觉反而产生困惑。这时,突然想到保夫,困惑立刻变成慌张。

 “保夫一定生气了,说不定会哭哪。”到现在才想起保夫,心里开始急了。

 “…”看到萌子突然回到做母亲的表情,纯也产生嫉妒的心情。想到萌子回家后,保夫立刻‮摸抚‬房的样子,纯也的心一阵绞痛。

 * * *“妈妈?到底去干什么了,怎么这样晚才回来。”保夫的表情一半是生气,一半是快要哭了。

 “对不起,只是和纯也谈一件事而已。”“妈妈和田村老师都和他说悄悄话…根本不理我!”

 “不是那样的!”萌子多少感到内疚,但听了保夫的话又觉得有点不安。

 难道是女人的直觉吗…

 “那是什么?”“对不起,是妈妈不好。”

 看到保夫生气的样子觉得他很可怜。“这样吧,妈妈和你一起睡到明天早晨。”

 “真的吗?”

 保夫的表情立刻变开朗。“当然是真的,可以整晚摸妈妈的房。”

 “太好了!”看到保夫哭丧的表情变成‮奋兴‬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所以快去刷牙好上。”保夫点头后,急忙去洗脸。

 萌子去淋浴,不能在身上留下纯也的味道和汗味就上保夫的。简直像有外遇的子回来后,要上丈夫的一样。

 萌子出苦笑。可是又有不明由来的不安感,使萌子脸上的笑容消失。

 萌子穿上前开的睡衣,走进保夫的房间。习惯上,睡觉时是不戴罩的。

 “等急了吗?妈妈的小宝贝。”一面上,一面用取笑的口吻说。看到妈妈的房,保夫满面笑容,什么都顾不得了。

 “真高兴…能这样一直摸着妈妈的房睡觉。”睡着之后,手离开房也不会知道。但整晚能和妈妈在一起,确实使保夫高兴万分,保夫的手比过去更用力‮摸抚‬房。

 “真的这样高兴吗?”萌子‮摸抚‬保夫的脸颊问。

 “嗯。”还没有想好就说出来了。“那么,今晚让你做特别的事吧。”

 “什么呢?”看到保夫高兴的样子,没有办法收回这句话了。

 “像婴儿一样你吃吧。”“真的…真的吗?”

 萌子笑着点头。

 “哇!太好了!”“保夫真的像个婴儿。”

 萌子拉开前的睡衣,房,‮体身‬转向保夫。手臂伸到保夫的头下,把下面的头放在保夫的嘴里,让他‮摸抚‬上面的房。

 “…”保夫把头含在嘴里,满面欢喜的抬起头看萌子的脸。啾啾…

 发出声音,头,用力‮摸抚‬另一个房,好像是同时得到两个玩具的 小 孩 一样。保夫好像不知道如何表示自己的高兴,只是并命的用手和嘴玩房。

 “嘻嘻嘻,有这样的婴儿怎么办?永远那么的喜欢妈妈的房…”

 感到前所未有的甜美,萌子产生困惑和心动,不得不说这样的话分散注意力。

 “妈妈的真好吃!”保夫做出吃的样子不停的起的头。

 “嘻嘻嘻,小傻瓜…唔…”萌子的头本来便很感,现在更甜美的起,不由得发出哼声。

 ‮腿大‬产生搔感,萌子忍不住夹紧‮腿大‬‮擦摩‬。一直都认为这是‮子母‬之间的爱情行为,可是现在又突然觉得是忌的‮女男‬行为,萌子的心感到慌乱。

 ‮子母‬之间不可以,阿姨和外甥之间就可以吗…如果这是仅属于‮女男‬之间的事,那么母与子,以及阿姨和外甥之间,应该都是忌的。

 不是的,这样为保夫做的事,绝不是‮女男‬之间的行为,是母与子的爱情表现。

 和纯也做的事,也是姨妈和外甥的…母亲疼爱儿子有何不对,只要不超越那一线就好了。

 “妈妈?”保夫突然叫起来。快要睡着了,嘴离开头时,突然惊醒了。

 “怎么了?”

 萌子轻抚保夫的头。“妈妈还在,一直都在这里吧?”

 “是呀,一直到明天早晨都会在这里,放心的睡吧。”“嗯。”保夫又把头含在嘴里,一手握房,闭上眼睛。

 “放心的睡吧…”说完,轻轻拍打肩膀时,很快的听到鼾声,头也从保夫的嘴里掉下来。

 这‮夜一‬,萌子始终睡不着。
上章 叔母欢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