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叔母欢歌 下章
第11章
啾啾啾啾。

 慢慢抬起头,快要溢出的唾,然后全力集中在头上

 “唔…”纯也感到非常舒服。“啊…”萌子双手抓紧纯也的股,再度低头。嘴张开到最大限,从正上方头。

 “嗯…”从眼睛溢出泪水,入到嘴碰到纯也的下腹部不能前进为止,年轻的起物完全进入萌子嘴里。

 “啊…萌子…”几乎发生萌子的嘴是为而存在的错觉。年轻的就这样在萌子嘴里,充满幸福的脉动。

 真想把这个东西吃掉…萌子这样想着,用喉咙夹紧头,直到不能呼吸才慢慢吐出来。

 萌子发现自己是那么不顾一切的男人的东西而感到惊讶。纯也的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萌子不停的夹紧‮腿大‬‮动扭‬,继续疯狂的口。“萌…萌子…”

 纯也的声音颤抖。

 “萌子…我已经…”萌子当然知道纯也想说的话。

 萌子嘴含‮头摇‬。如果在淋淋的下接受纯也的热吻,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一定会忍不住让他进入‮体身‬内。

 萌子很怕发展到那种事。那是绝不可越过的一条线,对有血统关系的外甥和姨妈是…

 想到这儿,对纯也的更感到无比的爱恋。萌子拼命呼唤自己的理性,更热烈的用嘴‮抚爱‬纯也的

 “唔…”嘴里感觉出纯也达到高,萌子的嘴不再上下活动,只是用力

 “啊…”纯也的全身痉挛,在萌子的嘴里跳动,猛烈。“噢…唔…”萌子的嘴感受到的脉动时,增加小幅度的活运动,继续

 “啊…唔…”那种快实在太强烈,道如火般炙热,一波一波的

 受到强烈快的催促,纯也不知不觉得开始在萌子的嘴里做运动。

 脉动停止,结束,可是萌子仍旧没有吐出,让和大量留在嘴内。

 “…”“…”就这样以眼神交谈,萌子开始慢慢抬头,缩紧嘴,好像不让嘴里的出一滴的凹下双颊,一面一面向上移动。

 “唔…”萌子眯眼睛,出微笑,把出的东西咕噜一声下去。

 “萌子!”以前每一次都是用卫生纸擦的,现在竟然很相似的下去,纯也对这样的萌子,产生无限的感激。

 “嘻嘻嘻…纯也的…真可爱。”还不只如此,萌子把嘴内积存的全下去后,又把半起的沾满唾茎含入嘴里。

 “啊…唔…”甜美的强烈刺感,使纯也的下半身猛烈颤抖。“嘻嘻…这是纯也的…”

 萌子好像不能把这个东西入体内的无奈,用这个方式弥补。“谢谢…萌子。”

 “不…不用。”萌子也在享受有如馀韵般的幸福感之中。

 唯有纯也的茎绝对不能给别人…萌子仍旧继续‮抚爱‬开始萎缩的茎。

 * * *“我要睡了。”“不洗澡吗?”

 “困了,明天吧。”保夫说完,准备走出客厅。

 “不行!今天你出了很多汗,一定要先洗澡。”“不要!”

 “等一下。”萌子抓住保夫的手,说:“这样吧,好久没有一起洗澡,现在一起洗吧。”

 当纯也回去,只剩下和保夫两个人时,萌子产生说不出的寂寞感,很想用什么事情来打发此一空虚感。

 “真的吗?”

 保夫笑容满面的问。萌子笑着点头。

 “太好了!”最近这二、叁年,让保夫‮摸抚‬房,但始终没有一起洗澡了。

 “你先去,我马上来。”“嗯。”刚才还坚持不要的保夫,现在高高兴兴的跑进浴室。

 因为好久没有这样了,光衣服时,萌子感到非常困惑。以前是怎么样的?是用巾挡在部前面的吗?

 完全没有记忆了。‮子母‬之间还用巾档在前面,似乎有点作做。因此,萌子不用任何东西掩饰‮体身‬就走进浴室。

 保夫已经泡在浴缸内。萌子进去时,保夫的眼睛直盯萌子赤的‮体身‬。

 以前不是这样的…可能是相隔太久,只好这样了。萌子感到很紧张,动作也变得不自在。用热水冲洗‮体身‬,洗部时,也觉得有保夫的视线在身上。

 萌子告诉自己不要想得大多,来到浴缸边站立。“妈妈的真不得了,是漆黑的。”

 保夫的眼睛钉在濡的茂密上。“笨蛋,不该看那种地方的。”

 萌子的心受到震撼,脸上也泛红。“保夫的‮体身‬大了,不知道妈妈还能不能进去。”

 萌子进入浴缸时,保夫尽可能的紧缩‮体身‬。“满满的,你的腿可以伸到这边来。”

 让保夫把‮腿双‬分开伸直,萌子弯曲双膝,进入其间,勉强使两个人的‮体身‬得以容纳在浴缸里。

 “以前一起洗的时候,保夫的‮体身‬还小,所以很宽松的。”不想看也会看到仍旧没有的光滑下腹部,和完全被包皮包围的茎。

 这个东西将来就像纯也那样,长满黑头从包皮出来…不由得联想到纯也,萌子急忙用力‮头摇‬。

 “妈妈的房在水里摇动,真好玩。”萌子的房因水的浮力,在水面上摇动。

 “嘻嘻,是呀。”保夫的话使萌子的心亢奋,但也低下头看自己的房。

 现在用手掩饰,觉得反而不好。可是有一半房浮出水,随着水摇动的样子实在猥。

 “妈妈。”

 “什么事?”“我可以摸房吗?”

 “…”萌子一时回答不出来。“好不好嘛?”

 保夫撒娇似的问。“你这孩 子…”

 萌子不忍看到保夫被拒绝后伤心的样子。“太好了!”

 保夫大声叫着,向萌子的房伸出双手。“我最喜欢妈妈的房。”

 保夫双手用力夹紧在水面上的房。“真烦人的婴儿。”

 这样抓住的时候还不是问题。“妈妈的房真好。”

 经过一阵,保夫用手指捏弄头时,萌子就感到受不了了。“…”对萌子而言,头和核一样,是非常感的感带。

 “硬硬的,真好玩…”保夫用手指用力捏弄。

 “不能这样…”萌子忍不住了,只好推开保夫的双手。

 “可以出去洗‮体身‬了。”萌子站起来说:“妈妈来给你洗吧。”

 保夫看到前面的体,几乎说不出话。“快出来吧。”

 萌子用沐浴使保夫全身都是泡沫,加以洗。“好…”

 “不要动。”面对面坐下,萌子向保夫的下腹部伸手,用泡沫轻轻的茎。

 萌子觉得保夫的小茎很可爱,同时希望能早一点长大,长出,也能起。

 如果起,会是什么样子呢?萌子的双手在不知不觉中用力了。

 “妈妈…的…我的…”感到保夫的茎的体积膨,萌子急忙收回手。

 “给你冲洗吧。”萌子用莲蓬头冲洗保夫的‮体身‬。

 “妈妈,我的…”虽然小,但确实硬起而变大。看在萌子的眼里,心跳更加速。

 “不要紧的,很快会好了。”“…”保夫摇动稍起的茎走出浴室。

 “唔…”萌子不由得深深叹一口气。已经开始起,然后会

 萌子的心开始七上八下。怎么办…对保夫是不是也要像纯也那样做呢?

 萌子想到这儿,用力‮头摇‬。“妈妈,田村老师来过了吧。老师说了什么呢?”

 听到保夫的声音,萌子这才从幻想中醒过来。“没什么…”

 “那就好,对了,今天田村老师问我纯也老师的电话号码。”萌子如受到一记闷似的,感到头晕目眩。不祥的预感使心里动不安。

 “妈妈,怎么了呢?”“没什么,你先到上睡吧,妈妈马上来。”

 萌子赤的伫立在浴室,脑海一片空白。<叔母欢歌>
上章 叔母欢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