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
第六章
芙芙看到自己开始产也是十分惊奇,她不由得把部鼓得更加突出了,让两个女兵捏着更加顺手,因为她那房的体积是无法一只手抓住的。

 可是这个产的过程仅仅持续了数分钟,芙芙的水就开始变少了。女医生看了下说:“可以了,暂时别挤,你刚才分泌的水都挤出来了,现在要等等。”

 芙芙制止道:“这样不好吧,几位姑娘会很无聊的,她们为了我这么辛苦,不如你把我放下来,没时我就用部犒劳她们,这样好么?”

 “刚才王后吩咐说要尽可能‮磨折‬你,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要求,那行!”女医生立刻答应了。

 芙芙被放下来后,她捧着自己双,跪在地上对几个女兵说:“不如,我用房给几位做个脚底‮摩按‬好不好?很舒服的。”

 几个女兵面面相觑,显然都没碰到过这种要求,不过这个听起来显然没什么危害,她们也就答应了。

 芙芙让她们搬来几盆热水和肥皂之类的物品,她跪在地上,像一个乖巧的女奴那样捧起女兵的脚,下她们的鞋袜,然后把自己的部浸泡在热水里,嘴巴趁机帮女兵弄起脚趾来。

 那细细清理的舌尖仿佛是一块抹布,把女兵脚底的汗和味道都进去,然后经由‮体身‬循环提炼,又搀和在汁里,从那个小巧的头里出来。

 而后,她那温热的部从水中浮出来,随即涂抹上了肥皂,整个热乎乎的部顶在女兵的脚底上,慢慢擦拭,整一套服务无比畅,就好像已经做过无数次一样,不,是肯定做过了无数次!

 在场的几个人都乐开怀了,第一次见到这么爱自的囚犯,而且还长得这么美,看着那对坚的豪在自己的脚底‮擦摩‬,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偶也要偶也要!

 很快女医生也坐了下来,让芙芙依样服侍,她那戴着脚镣的脚板显然脏多了,但芙芙也一样洗得那么认真,水里隐隐有一股香,应该是有些许了出来。

 但眼前有这样的服务,谁又去管呢?整一个下午,芙芙都在变着法子让她们待自己,除了子洗脚外,她还让女兵用脚踩着自己的房挤

 以及用女兵的步捅自己的道,或者在母猪挤后用自己的房给母猪‮摩按‬之类,而且这一切,全都被这个房间里的摄影机拍了下来!

 眼看着快晚上了,芙芙已经挤出了半桶,她自己也惊讶居然能挤出这么多,而那边母猪明显挤得还要多。

 女医生解释说,用药催的方式不同于自然产,‮体身‬没有节制,会一直产到筋疲力尽为止,因此这个比赛过程中不让进食只给喝水就是为了考验奴隶的‮体身‬素质强弱。

 随着芙芙子里的最后一滴被挤出来,她也累得趴在地上,全身好像力了一样,母猪那边也是直接趴在地上气,大概从未受到如此待。

 看芙芙的眼神里也隐含着些许疲倦,当然更多的是不灭的气息…女医生把两个玻璃桶放在一起,各自贴上标签后说:“比赛结果有了,母猪比罪妇多分泌了80%的水,输者罪妇在王后娘娘亲自监督下实施惩罚,我们去会客室吧。”

 芙芙筋疲力尽地爬起来,连续喝了好几瓶营养,现在比赛结束了就可以补充。

 她被押到王宫的会客室里来,里面国王和王后都已经坐在首席,两排是各个大臣,他们都收到国王命令,一定要过来观看。

 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芙芙和一头母猪被押进来时着实吓了一跳。

 至于偶和爷嘛,非常幸运的是,女兵们不想芙芙赤身体在王宫中逛,就给她穿上内和戴上罩。

 当然,这些都在到会客室后就掉了,幸运吧?女医生跪下向国王和王后说:民妇已经完成任务,结果是罪妇‘芙’输给了母猪,两桶汁也一并带到。

 跪在女医生旁边的,就是着一对疲倦大的芙芙,而偶和爷则跟随在后面(其实是被警卫装在袋子里面啦啦)芙芙对着这个一脸‮奋兴‬表情的王后娘娘跪下。

 前的一对丰不已,在这围满了人的会客室中心显得尤为感的尖依然会滴下几滴浓郁的白色汁。

 王后娘娘看到美人芙芙这般狼狈样,嘴角冒出一丝笑意,她安逸地坐在正‮央中‬,隔了半响才发话道:“这么说,这个的女人,连一只母猪都比不上了?”

 “王后娘娘,正是这样。”女医生回答。“好,好,好!”王后娘娘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笑出声来“这个小货,原来连猪都不如,你们说该怎么惩罚?”

 她的‮体身‬都因为‮奋兴‬而微微颤动起来。“王后娘娘,不如施以鞭刑,把这妇打到服服帖帖为止。”有个大臣建议。

 “无聊,那妇没准就喜欢这样。”王后娘娘一口否决。“那就用木夹,不但奇疼无比,还能留下伤痕。”另一个大臣建议道。

 “也不好,时间还这么长,提前搞坏岂不是便宜了她。”王后还是不同意。众人七嘴八舌出起了主意,其中不乏千奇百怪的花样,但王后都觉得不好。

 正在烦恼时,突然一个人口说道:“不如采用我的脚印刑罚吧。”说话的是跪在一盘的女医生。“你说什么,解释一下?”王后好奇道。

 “脚印法是我从遥远东方国度的医学里面改进来的,用空气的压力在人的‮体身‬上留下伤痕,加上我改良过的器具,能把别人的脚模样印上去。

 而且只是外观而已,不会造成什么严重伤害,这能让罪人带着羞辱的烙印数天。”偶听到这些,小声嘀咕道:“这不是拔罐嘛,什么玩意。”

 的确,这跟拔罐的道理是差不多的,女医生在得到王后的同意后,让侍卫弄来了一堆器具,稍微鼓弄就成了一个特别的机器。

 这个机器的主体部分是一台小尘器,管子的前端换成了一层厚厚的白色胶膜上去“怎么用?”王后娘娘好奇问道。

 女医生拿起这部奇异的机器,比划道:“把这层特制的胶膜贴在罪妇的‮体身‬上,然后另一人的脚踩在上面定型,再开动机器大概3,4分钟就能把脚趾的形状印在罪妇的身上。”

 “这么神奇?好,我来试试。”王后娘娘‮奋兴‬之下自己就走过来当试验员,她下鞋子,指着自己的脚道:“只能印上去一只脚趾吗?”

 “不,不,印上半只脚都可以的,只要换个大点的胶膜就可以。”女医生摇手解释道。女医生马上又找了一片比较大的胶膜,再给王后的脚上抹上保护用的体。

 王后娘娘盯着芙芙说:“你自己说,想把我的脚印在你身上什么地方?”

 芙芙闻言捧起自己丰硕的房说:“王后的脚,当然要捧在前了嘛。”一句话说得王后心花怒放,当下就让侍卫把凳子搬过来,然后自己把半只前脚掌套进胶膜里。

 然后放在了芙芙的房上面,半只脚掌都紧紧贴在了上面,女医生则用钳子在一边夹着粘膜以防止沾到王后的其它部分。

 没多久,胶膜接触房的部分就牢牢在了上面,而王后的脚因为保护药的作用没有被粘住,整个过程就好像刻模子一样,剩下的只是用胶膜包住尘器的管口而已。

 女医生开启了尘器,一阵嗡嗡的机械轰鸣声中,芙芙房上的白色胶膜明显被了进去,细紧紧粘在粘膜上,就像是一个模具扣在一块泥巴上面一样,而且这个模具还是透气的,完全像是个造型独特的拔罐。

 偶看到芙芙的脸上没有多少痛苦的表情,想必这个刑罚并不怎么疼,只是偶很好奇脚印在子上面会是怎样的形状,哦呵呵。

 “噢噢噢!”芙芙叫唤了起来,看来这刺比想象中更大,强悍的力‮磨折‬着白房,就好像经典恐怖科幻大片异形里面。

 最后被飞船的小孔活生生出舱外的生物一样‮忍残‬,虽然偶也认为这个比喻有点煞风景,啦啦啦…王后饶有兴致地欣赏着。

 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似乎在期待芙芙美妙豪破裂的那一瞬间出现,看着自己的脚印牢牢着这可恶女人的时,她好像也要了…据偶跟爷多年的情,这个猜测八九不离十啦。

 隔了5分钟左右,比女医生说的略久,她关掉机器,用药把形成模具的胶膜软化移开,芙芙的子刷拉一下弹开来。

 上面嫣然留下了一个红红的脚印,五个脚趾清晰可见,想到这个脚印属于那个可爱的王后,芙芙的一波羞辱感涌上脑海,转眼又转化成了黏黏的爱

 “赫赫赫,有意思有意思,另一边!”王后兴致大发,当下就把另一只脚踩在了芙芙依然完好的另一只房上,女医生慌忙为其套上器具,开动机器。

 又过了5分钟,看着芙芙双上两个红脚印,王后别提多开心了,但是芙芙却说道:“王后娘娘把玉足印在罪妇身上是一个莫大的荣誉,恳求王后实施真正的惩罚。”
上章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