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
第十一章
芙芙见到两个囚衣女的动作十分老练,不好奇问道:“你们是犯了什么罪被关进来的?”“杀人。”还是那冷冷的口吻。

 “我们把一个女人撕碎了丢去喂鲨鱼。”她们又补充道。“哦,那想必你们很想撕烂我这子,嘻嘻。”芙芙听了后反而更加‮奋兴‬。

 “无可救药的货,真恶心!”两个囚衣女人没有再回答,她们开始一人挤一只房,手势十分暴。

 芙芙只感到房上传来一股大得惊人的力量,柔软的豪在她们手里变成十分不堪的形状,晕凸了出来,白乎乎的汁仿效着机关而出,芙芙“呀”

 地哼了起来,痛苦里夹杂着爽快。虽然女人的房十分柔软,但是被这样的力气挤着还是十分疼痛,两个囚衣女人完全不顾芙芙的感受,把她捏得死去活来,还好手指紧紧抓着沿才没跳起来。

 芙芙刚被注,虽然体质已经十分感,但短时间内能分泌的汁也有限,在两个女人摧残似的挤下,浓郁的香充满了整个牢房,地上都了,三人的身上都沾上了不少汁。

 芙芙那对傲人的房很快就被挤空了,不过只是暂时的。囚衣女人甩了甩芙芙头还挂着的几滴汁,终于松开了手,她们那不输于男人的肌跳动着,似乎刚做了一次健身运动。

 而芙芙那白皙的房上印上了好多条红印,丰球好像还没睡醒似的,显得有些疲倦。

 其中一个女人胳膊,松松筋骨,她不屑地用脚尖碰了碰芙芙疲倦且伤痕累累的房,责骂道:“你这女人,还能不能出了?”

 芙芙自己的房,再摸摸‮身下‬的一塌糊涂的片,笑着道:“还能呢,只是暂时被挤空了,里面还有很多的啦,你们要想办法刺我,让我多出点,例如打打我这里。”

 芙芙指着自己的房“这里面的太结实困住了一些,你们给打松软点吧。”两个女人对望一下,继而怒道:“你这讨打的货。”

 她们把芙芙面朝下按在上,两只大房凭空吊着晃,然后又让她的股翘起来。

 “用手打你还不怕,干脆用鞋子扇烂!”一个女囚犯拿起了自己的胶底鞋,对准芙芙的房狠狠就是一下拍打,鞋底和房的碰撞声撞到墙壁上,在房间里回不已,显然力度很大。

 芙芙刚要喊出声来,冷不防户被另一只鞋子拍到,低沉的呼声变成了不受遏制的大叫,显然另一个女囚犯正在‮磨折‬她的户,水四溅。

 黑暗的囚房里面,芙芙就这样被两个囚房殴打了十几分钟,两只房被扇打到红肿起来,户也是红红的一片,两个女囚犯把她的房当成了猪,以拍打的方式来松散质,试图做成一道末菜,当然是混合着水炖的。

 偶和爷在外面看到入神了,爷眼珠子转都不转就直接问了一句:“她下面那么肿,要是现在能穿上去就好了,肯定像亲吻一样爽快。”

 对于爷这么低级的趣味,偶不想降低自己的鉴赏水平,偶只想像着芙美人那对子里面,是不是被鞋子拍打成一滩黄灿灿的浆糊了,嘻嘻。

 两个女囚犯终究也打到累了,她们把芙芙翻过来,抹了抹汗,一口痰直接就吐在芙芙脸上,显然对这个工作极为不屑。

 其中扇打子的那个女囚犯,又把芙芙拉起来,手握着她的房挤了一下,一道了出去,水居然又充盈了!“呸,还真能产,像牛一样。”另一个女囚犯道。

 “这样不是办法,每次挤空,隔一会儿还是有水。要不这样。”这名女囚犯跟另一位耳语了一下,对方听着听着就点点头,显然达成了一致。

 “这个办法是什么呢?”正当偶疑惑时,扇打房的那个女囚犯又把芙芙拉了起来,让她趴在上,然后被她们大力挤,再一次把她的子挤得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堆受摧残的房组织。

 虽然房里面已经没有了,但女囚犯并没有停手,她们合力把芙芙放在地上坐着,房恰好停靠在上。

 芙芙疑惑着她们要做什么,其中一个女人不怀好意地说:“你出水,说到底都得靠这个嘴的吧。”芙芙见她指着晕,便点点头,她的脸上红晕更多了,仿佛高了很多次似的。

 两个女人见她已经摆好了姿势,再不犹豫,两只脚后跟直接就踩在芙芙的晕上,将整个晕连带着头按捏,力道非常大,头直接变成了一片小饼。

 芙芙大叫出来,但女囚犯趁机在她嘴里了一只鞋子,她只能呜呜叫了。

 啊哦,这是多么残酷的刑罚,女人最为感的晕,被整个踩在脚后跟下面,狠狠地踩,脚后跟的气味和垢污似乎都要作为调料渗透进这可怜又房里面。

 芙芙的房被她自己拉得长长的,晕似乎被在下面一样,无法移动,头都像是要裂开了。

 两个女囚犯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毁掉芙芙的房,她们脚上用力,用最原始的方式毁掉芙芙产的“嘴”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芙芙没有力气喊出来为止。

 松开脚的似乎,芙芙直接就在边滑了下去,两个晕又黑又肿,仿佛‮夜一‬之间变成了孕妇那个型号似的,不同之处是肿大形象似乎把头的输管都给堵住了。

 “人,过来检查。”两个女囚犯把芙芙拖起来,大力挤挤她的房,但这次再没有水可以出来,肿头果然被“住了”

 大功告成的两个女囚犯架着芙芙走出牢房,几个‮察警‬早就等候在外面了,在确认芙芙真的被住了房之后,他们又把芙芙交给王后的卫兵,以最快的速度运回了王宫,偶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怎么这样急。

 回到王宫,国王和王后正在吃午餐,看样子差不多吃完了,他们见到头肿的芙芙被抬进来时,都乐开了怀,像是看到什么稀罕的事物一样。

 芙芙有气无力地被丢在地上,经过一个早上的折腾,她全身都累坏了。

 王后让人把一个奇怪的木架子拿进来,那是一个拥有数条横杆的奇怪工具,从外型很难判断有什么用,但明显跟芙芙是有关系的。

 国王和王后马上吃完饭,命人把芙芙搬到架子前面跪下,王后就坐在芙芙面前,淡然的口气道:“妇,你现在愿意当我的奴隶吗?”

 芙芙点点头:“妇愿意成为王后娘娘脚底的一粒土,永远被踩在下面,是最最下的奴隶。”

 “好,哈哈哈。”王后得意地大笑,国王懒散地坐在一旁看着,也不干涉。
上章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