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2章 因为这样一来
最后不得不自己动手弄出来才能入睡。每当一声雷过,王翠花都会更加用力的抱住解坤。‘快挡住我,我好害怕…王翠花把头都埋进了解坤的怀里了。看看天空中还不住的打着闪,解坤干脆扯开了女人怀里的巾被将两人包在了一起。

 在巾被下面,解坤没敢动弹,但已经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滚到他怀里这个女人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质衫子,下面则是一条三角衩,而女人前的两坨很快就让解坤觉得浑身躁热起来院子里啪啦啪啦的下起了大雨点子。

 同时风起,一阵阵的凉气也从窗子窜了进来。王翠花趁这机会,又将身上的巾被用力襄了下,两人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一个是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一个是旱了好久的女人,此时两人却是被那滚雷给赶进了一盘炕上来,又滚进了一个被窝里,就算是柳下惠再世,恐怕也难以抵御‮体身‬里的躁动了。

 雷声渐渐的远去,雨却是哗哗的下了起来,那大大的雨点啪啪的砸在月台上面,让这两人世界的夜格外‮全安‬。

 搂着这个男人,王翠花不再害怕,但她也不想再松开了,小伙子那结实的‮体身‬与那硬的柱子,都让她内心充满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渴望。

 解坤也一样,第一次这么紧的搂着一个光光的女人,‮体身‬里那种原始的望早己要冲破他的壳子发一回,这个女人的‮子身‬同样很结实,那里面一定也有种特殊的能量即将爆发。

 他恨不得立即扒了这女人的衩,将那刚硬的‮大硕‬进女人的里面发一回。可他没忘了这曾经是伺候过父亲的女人,那样的话,岂不是有违伦理了。

 解坤一直不动,女人在巾被里却有些憋不住了。她轻轻的抬起腿来,伸到了解坤的两条腿中间,蹭到了那坚的一坤子,都成大男人了。把婶儿搂紧点儿。解坤依言把手伸到了王翠花的身上搂住了她,而王翠花的手却是从解坤的身后挪到了前面来,又伸到了两人的中间,直接握住了他的命子。

 坤子,难受不?要不婶子给你火?王翠花的手轻轻的动着,让解坤倍感刺,他觉得好像自己被火烤着一样的难受。他看过了不少的片儿,却从来还没有真正在女人的身上做过一回,现在怀里就抱着一个女人,他怎么不想?

 只是怀里这个女人本不属于他的,而是他父亲的女人,只是还没来得及登记罢了。要是真的那样做了,自己跟禽兽还有什么差别?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体身‬里那种渴望却是越来越强烈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血仿佛要从自己的血管里窜出来似的,连呼吸也不再均匀。

 女人也一样,那‮大硕‬的脯一起一伏的,无时不在拨着这个青春发的年轻人。王翠花慢慢的松开了手,从炕上爬起来,赤着那雪白的‮子身‬将窗子关了,重新又躺回到解坤的身边,只是这一回她不再用金m被盖住‮子身‬。

 而是先掉了身上仅有的衫子跟那条三角衩。王翠花做这些的时候,解坤一直在看着的,虽然屋子里没开灯,但偶尔一下的闪电还是把王翠花那白的‮子身‬照得清清楚楚。

 王翠花没有再投进解坤的怀里,却是平躺着,眼睛也闭了起来,在等待着身边的男人来进攻她。解坤依然不动,只是在那里。他的心里好矛盾,白天曾经多少次偷偷的看过王翠花的怀。

 而今天晚上王翠花光光的躺在自己的身边了,自己却不敢动。坤子,婶子是你爹的女人不假,可现在你爹走了,他再也不能跟婶子好了,婶子也是女人,女人是需要男人的呀。别多想了,就算是婶子求你了好不好?王翠花躺在那里幽幽的说。

 我…解坤还躺在那里没动。坤子,就当我王翠花是你坤子的相好还不行吗。我又不会着你娶我。说着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其实根本用不着王翠花这样哀求,解坤早己控制不住了,只是他一时间让王翠花与他父亲那并不被法律认可的关系给绊在了那里。王翠花把手伸过来直接摸到了他的腿叉里,再次握住了那大的一

 坤子,婶儿都憋了多少日子了,这地都荒了,你就给婶儿犁犁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弄抚‬着那衩里面的硬柱子,她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当儿子的比老子那一还要壮,要是用起来一定更,这样想着,身下不觉已经水了。

 被女人的手这样弄着,解坤的火愈加旺盛。他突然猛的翻身起来,骑到了王翠花的身上来。

 此时的王翠花正光光的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虽然是黑夜,可从窗子外面透进来的光还是可以让解坤看清王翠花那充满着惑的‮体身‬。你还没衩呢。看到解坤终于上来,却又是那么猴急猴急的,不由的笑了。

 解坤刚才完全被望冲昏了头脑,直到王翠花提醒,他才发现自己这样怎么去收拾女人?于是他不得不从女人身上下来,掉了衩重新骑上去。可他刚想架起‮子身‬来准备去攻城掠池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弟竟然耷拉下了头来,解坤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刚才还硬硬的呢,怎么转眼就这样了?他试着用了几次力,都是枉然,身上的力气竟然一点儿都使不到那上面去,软软的就像一死虫子。

 他不想让王翠花知道自己突然不行了,他想,也许过一小会儿就好了的,于是,他俯下了身来,一手着王翠花的,一手却替自己了起来。

 可了半天,自己那地方也没反应,倒是把王翠花弄得下面的。还不上来?婶儿都等不及了…王翠花说着就要伸手去摸他的裆。解坤却一骨碌从王翠花的身上滚了下来。

 王翠花被解坤这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一紧张发了心脏病呢,赶紧坐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坤子?

 我完了,婶儿,我没法儿睡女人了!解坤竟然失声痛哭起来,此时的解坤悔恨加,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是那么强烈的望,只是了个衩的工夫就不行了呢?

 而且是没有任何的征兆,竟然连半点儿力气都使不上刚才解坤一直是半支着‮子身‬的,所以王翠花就无法感觉得到他间的那宝贝,现在解坤只说是完了不能睡女人了,让她也是纳闷儿。

 她赶紧把手伸到了解坤的腿叉里,一摸,顿时也是一惊,那本来大的一怎么瞬间变成了一小虫子呢?

 毕竟王翠花是过来人,很快她就猜到了是什么原因,于是释然的说:不怕,刚才你一定是急了,心里发慌这才软了的,婶子给你弄一弄,保准一会我就好。

 虽然王翠花说得跟板上钉钉似的结实,可解坤还是不怎么相信,毕竟这症候太他妈突然了。如果今后再也硬不起来,那岂不是要绝后了吗’就算是不为传宗接代考虑,可自己怎么再去尝女人的滋味呀?

 一想到这里,解坤感觉到整个世界都灰了。因为他知道,王翠花不过是一个村妇,又不懂什么医术。

 当然刚才所说的话不过是安慰他而己,而要到医院里治病,这事儿早晚就会传出去,那样的话,这辈子也别想再碰女人的‮子身‬了。

 呜…我完了一个大男人,别完了完了的,有婶儿呢,这病婶儿能治。王翠花像是打了包票似的,那语气毫不含糊,然后就开始了她的治疗。她先是用自己的手掌按在那皮囊上轻轻的,解坤虽然觉得舒服,却依然不见效果。

 这下解坤更灰心了,伤心的泪竟然比外面的雨下得还大。别怕,婶儿说能治就一定能治,我还不信那个了!翠花了一阵子不见效果,干脆直接俯下了‮子身‬来,将脸埋进了解坤的裆里。

 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情的话,说什么解坤也不会让王翠花这样的,可是,现在一切事情都比不上解坤的命子重要了,他心说,只要你把我治好了,就是要我娶你都行。只是他这话并没说出来。可女人的心似乎有着奇异的灵感,王翠花刚刚俯下去的头又抬了起来:你是不是害怕以后不行了就没女人跟了?

 别担心,婶把芳芳嫁给你。可能王翠花也是一时急了,想给解坤来点儿理疗法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过,这话有一半也许是真的,自从见了老解的这个儿子之后,王翠花的心里也是动过的,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是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解坤吃自己一口。

 后来老解突然走了,她就有了把女儿嫁给解坤的想法了,因为这样一来,自己也有理自跟解坤永远厮守,后半生也就有了保障了。

 没想到半路上又出了这样的状况,正好提供了机会让她大胆的说了出来。我要是没好的话,你女儿就算是嫁了我,早晚也不得给我戴绿帽子呀?现在解坤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作为男人的根本一下子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谁也撑不住的。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