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5章 突然一用力
今天这么大胆,却是出于给人治病的念头,她的婆婆就整天教育郑小敏,菩有菩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咱老百姓就得好好的做人。给解坤这没爹投娘的孩子治病,在郑小敏的意识里,也算是积德行菩了吧。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看见解坤睁着眼睛看自己的子,郑小敏把那雪一捏,一阵白色的体立即如一线一样的了出来在了解坤的眼里。

 解坤经不住了那剧烈的刺,赶紧把两只眼睛都闭了起来,一见解坤着了道儿,郑小敏就暗笑了起来。

 但郑小敏很快就发现,这样出来的水,虽然也到了解坤的眼里一些,可大多数还是顺着他的鼻子两翼了下来,全淌到了解坤的前跟自家的沙发上来了。你等等,我给你找个护巾。护巾就是给儿子吃时围在前的那块白纱布。

 有了那个,一切就解决了。像是伺候儿子一样,郑小敏找出了一块还没用过的大纱布围在了解坤的脖子底下,这样下来的水就全接在这上面了。婶儿真是灵透的女人。在郑小敏给自己戴护巾的时候,解坤还不忘了拍她一下马

 看不出来你还会讨女人心的。嘿嘿,比我李猛叔岂不是差远了?他都把你娶到炕头上了呢。去你的,越说越不正经了。郑小敏粉脸一红,一手指在解坤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那架势,简直就是小两口儿打情骂俏了。真事儿,我李猛叔真是福不浅,娶到你这么好的女人!

 解坤见郑小敏并不恼,反而有些暗暗的得意,他越发大胆了些。看这样,你小子在外面也没少搞了女孩子吧,那些城里的女孩子岂不是更讨男人喜欢?

 郑小敏这是在试探解坤的风月经验。搞什么呀,肯让咱搞的女孩子怕是还没生出来呢。解坤故意装出可怜样来说。

 骗鬼呢,你这油嘴滑舌的,婶儿才不信呢,长这么帅的小伙子会搞不到女孩?说着,郑小敏又掀起了衫子,掏出了那只白花花的大子来。她给解坤了两下,就想用手指去给解坤眼睛,让那水往里滋润一下。

 可是她的手指还投靠上去,忽然又想到了自己的手可能会把细菌给带进解坤的眼睛里去。就算是洗手,也不可能把细菌全都杀死的,毕竟她也是读过书的女孩子,这些道理她还是懂的。

 她站在那里正不知如何是好。怎么了婶儿?见一会子没了动静,解坤就睁开眼睛问。这样不进去,水都浪费了,婶儿想给你,又怕把细菌弄你眼里去,这怎么办?

 她并没有把那子收起来,依然亮在外面,白花花的,看得解坤直想趴上去吃上一口。浪费不了,下来的我都吃了就是了。看着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丰脞的‮子身‬,解坤不觉有些漾起来,间那一也早己昂扬了起来,将裆硬是撑起了一架帐篷来。***

 一听解坤说要吃她的,把郑小敏给羞的满腔通红,就跟透的柿子一般,可她还故作严肃的道:坤子,可别跟婶儿胡闹,婶今天也就是为了给你治眼,要是让我那口子看见了,他不打翻了醋酝子才怪呢。

 郑小敏早就瞅到了解坤裆里那架帐篷了,心说,坐着那支那么老高,要是捋直了,还不得吓死人呀?

 不过,女人就是女人,凡是见了男人那活儿厉害的,都会心生羡幕的,心里便一个劲儿的埋怨自己没有那好命,不能享受壮男人的老二了。

 婶儿,那就快给我治吧,你这样老站在这里,别人看了还以为我真要吃你的呢。又说荤话了,没正经!郑小敏被解坤一说,心里一阵意又漾了起来,抬头就在解坤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然后托起了那巨朝着解坤的脸就了起来,全当是小孩子嬉水了。解坤也不躲避,仰着脸让郑小敏个够。

 因为郑小敏捏得力大,那水也得急,瞬间解坤的脸上就全是水了,哗哗的往下淌。解坤也不客气,干脆伸出了大舌头来把到嘴边的水全都吃了进去你还真吃呀?

 郑小敏真没想到解坤这么调皮,特别是他那舌头的样子更是可爱。嘿嘿,婶儿的真香,不吃就白浪费了,这可是纯天然的好东西呀!花钱都买不到呢。

 解坤越是这样说,郑小敏就越是,直把那张脸让水给洗了,脖子里也进了不少,要不是有那护巾给遮着,恐怕衣服都要透了。现在就连郑小敏都忘记了是在给解坤治眼了,竟然当成了年轻人的嬉戏。

 解坤也有些忘乎所以,抬起手来就想去抓郑小敏的。郑小敏机灵,抬手一巴掌就把解坤的那只咸猪手给打开了:好了,不跟你闹了,婶儿给你正经治眼了。

 因为刚才是嬉闹,被郑小敏给打了一下把自己的猪手给打回来,解坤也不觉得尴尬,两人现在已经不是先前的陌生关系,好像向来就是从小玩大的伙伴。

 婶儿,这样吧,你不是说不到我眼里去又怕浪费了吗?我倒是有个好主意,用不了许多,就可以点到我眼里去了。解坤掀起那护巾来擦了一把脸说道。

 什么法子?郑小敏也停了下来,却依然让那白花花的在外面,她现在犯不着为了解坤而把那巨给藏起来,反正一会儿还得再掀开。

 不过那‮大巨‬的对于解坤这样一个刚刚被启蒙的后生来说,确实具有很强的感观刺,要不是害怕郑小敏生气,他真恨不得一把搂过郑小敏的‮子身‬来在沙发上把她给干了。

 没听说点眼药吗?关键在一个点字上。不如这样,我躺下,你老给我一点一点的点到眼窝里,不就再也不出来了吗?这样啊?听着解坤的描述,郑小敏就能想象出两人那暖昧的姿势来了,一个躺在沙发上。

 而另一个则是俯‮身下‬子来把头点到他的眼窝里…亏你想得出来,想占婶儿的便宜是不?婶儿,哪能呀,给我治好了眼,过两天我去挑园里最好的樱桃给婶儿吃还不行吗?

 解坤一时间想起了这样得人家女人的好处,总得回报点儿什么,不然的话也没什么积极不是?

 你有那份心婶儿当然乐意了,可婶却不是嘴馋你家的樱桃,婶儿还不是看你投人疼嘛。快来吧,躺下,一会儿来人了,婶儿就不给你弄了!郑小敏一半威胁一半利的说。

 ***解坤调整了一‮身下‬子,躺在沙发上,一条腿搁在地板上,另一条腿就搭在沙发的扶手上面。

 这一躺下后,解坤裆里的帐篷就更加明显了,郑小敏瞅了一眼,也不敢往心里去,她担心再提那事儿会把大小伙子的望给勾了起来把她给收拾了,这大白天的,就算是让王翠花知道了,也保不住会传出去的。

 她还要在村里做人呢。郑小敏瞅了瞅解坤躺着的姿势,她只好把一只手支在了解坤的脖子边上,另一只手把那衫子往上,让得更舒服些。

 然后才弯下去,勾着‮子身‬将那头凑到了解坤的眼睛窝上,轻轻的一挤,又是一汪水落了进去。

 解坤眨巴眨巴眼睛,把眼珠子转两圈,那水就润进了眼睛里面去,温热的感觉并没让他的眼睛舒服多少,因为越是眼睛不舒服的时候,越是害怕热的东西。

 其实要治电焊眼,最好的法子是把水熬了后再冷却才能用的。可解坤却偏偏喜欢这样的治疗。等那眼窝里的水被收了后,郑小敏又滴上几滴去,然后再等着解坤眨巴眨巴眼睛收了那水。

 虽然说只是几滴的水,可要凭着眼睛来收,也要费些工夫的。这样一来,郑小敏半支在那里的‮子身‬就好累,而且她这个姿势,就像是在给解坤喂似的,让她自己都浮想联翩了。

 婶儿,这样岂不累坏了你,我自己来吧。开始的时候,解坤两手还算规矩,可滴了一会子后,解坤就想出了花招来,要自己去捏郑小敏的。不许你碰。郑小敏小声警告道。婶儿,你别想歪了,我是怕累坏了婶儿,你看你这样多不得劲儿?

 婶儿没想歪,倒是你小子想歪了。郑小敏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变得牯牯乎乎的。我是你侄子,又不能把你怎么着。解坤也不管郑小敏乐不乐意,直接把手伸了出来,捧住了郑小敏那‮大硕‬的两个球。

 一个就够了,那么贪郑小敏娇骂道,却不生气。嘿嘿,我寻思着双管齐下呢。解坤调皮的笑着,放了一只,两手捧住了一只朝着自己的眼窝里就了起来。

 因为自己不懂得力道的大小,他突然一用力,竟然把自己得睁不开眼睛了,把个郑小敏笑得花枝颤,那两朵花也跟着抖了起来。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