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16章 都装到这个量
其实是王翠花那玉壶进去的。又玩了几次,王翠花竟然与解坤暗暗的比拼起了内力解坤小心翼翼的捏着那蒂巴,生怕拽断了蒂子把那樱桃留在里面了,可偏偏拽不出来,刚一用力,那蒂儿果然就断了,整个樱桃被一下子了进去…***坏了,掉进去了解坤说。

 王翠花赶紧坐起身来,看到坤子手里只捏了一个樱桃蒂巴儿。你这坏小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王翠花并不真的着急,孩子都能生出来了,还怕一个小小的樱桃吗?

 大不了让它在里面多呆会儿,顶多一泡就冲出来了。谁让你用那么大劲儿,你看这蒂巴儿都让你给夹断了。

 那是你扯断的好不好?我也是害怕你连蒂巴儿进去了,弄伤了你,那么娇的地方,能吃得下这个?王翠花一把夺过了坤子手里的樱桃蒂巴儿看了看然后扔到了池子里,娇笑道:不就一蒂巴儿吗?

 你那嘴不软不?没吃过骨头,没看过鱼刺?那能一样?虽然坤子觉得王翠花说得不无道理,可他还是觉得女人那地儿是个娇贵的地方,不能受了委屈。

 那个…怎么办?解坤指了指王翠花的腿叉问。是你给我弄进去的,那还用说,就得你给我出来。你还想把我抬医院里呀?虽然说两人已经数次越过了那道不该越过的鸿沟,可解坤却没怎么用嘴碰过她那儿。

 现在想一想那阵势,解坤就觉得‮子身‬有一股狂暴的望在冲撞着了。可刚想趴下去,王翠花却说:这儿多硬呀,去小屋的上。

 这些日子晚上解坤得在园子里看园,那儿有一条被子一条褥子,那褥子下面还有草褥,软和得很,她当然不想在这水泥上受那罪了。解坤二话不说,扛起光光的王翠花就往小屋子里去,连衣服都扔在了池子边上。

 把王翠花往上一扔,差点儿把那给砸散了架子,多亏那是当年解坤的父亲解学平自己做的,四个边上都有角铁关着,结实着,另外还有一层厚厚的草褥子缓冲。

 还不等王翠花那‮子身‬摆正了,解坤就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刚才两人在水池里洗了好几遍,那儿自然没什么异味儿,解坤也就越越来劲儿,他试着了几回,根本没可能把那樱桃出来,但现在他的想法根本就不在那樱桃上面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每当到王翠花那感的地方时,她‮体身‬的反应就会比用那子捣着还耍强烈。

 了半她,那樱桃还在里面,解坤只好用手指抠,好一阵子才把那樱佻弄出来,可王翠花也已经被弄得下面水淋淋的了,连身下的褥子都弄了。

 坤子,婶儿里面死了,快给婶儿弄弄吧…解坤当然知道王翠花说的弄弄是什么意思了,于是架起‮子身‬来,又让那大水蛇钻了进去!啊…婶儿难受死了,快一点儿呀下面太软,解坤用不上力,速度提不起来,急得王翠花只好自己一阵狂扭!

 你那套儿放哪儿了?解坤一边动着一边问。啊…别用套儿了,婶儿想…王翠花紧紧箍着坤子的不让他离开自己可解坤还没有达到高峰,还想再弄一阵子呢。

 刚才在池子里了一回,这一回就没那么快了。就在这时,却听得一阵机车声越来越近。坤子一边动着,一边直起上身,伸长了脖子从小屋的一个窗子朝村子的来路上看。一辆大头车正朝园子的方向驶来。坏了!来车了!坤子说。

 我不管,你先让婶儿了再说!解坤只好重新下来,一阵快速的动,不知怎么的,越是打算早了,却越是不出来,而那汽车却是越来越近了。

 ***那车开到了园子里面了,解坤才把那快乐的‮弹子‬出来,两人来不及享受那快的余韵,就光着‮子身‬跑到了水池边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慌乱的穿上。

 解老板?人呢?司机熄了火,从车上下来,一边采摘着樱桃往嘴里填着,一边朝林子里喊。这儿呢。解坤跑着应道,他以为是来拉樱桃的客户,当然那腿肚子都要转了。他气吁吁的跑到了车子面前,一看却是一车的纸箱。他立即明白了,原来是刘雪婷派人把纸箱给进来了。他没想到事儿办得这么快,而他准备好的纸箱钱还在家里放着呢。

 这是多少钱的箱子?解坤问。那司机吃得满嘴是樱桃核子,都顾不上回答了:不知道,我只管送货。不收钱,一会儿,王翠花也从水池子那边过来了,满腔的红。老板娘,给摘些樱桃我带着吧,说不定我们老板还会兑你们一部分货钱了呢。

 司机看着满面春风的王翠花说,她三十多岁的年纪,尤其是这些日子被解坤滋润了之后,竟然比刚来的时候更显年轻了。

 不过听司机这样叫她老板娘,她心里是又喜又羞,脸上一片绯红:什么老板娘,我是他婶儿…老板叫什么名儿?看着解坤比自己还年轻,于是司机不客气的问道。我叫解坤。

 对了,那就是你了,快把车卸了吧,我马上还得赶回去送货呢。司机一边吃着一边说。解坤拿起一个纸箱看了看,上面印着一张精美的彩图案,上面的樱桃鲜红滴。

 而且还有四个显眼的字:上苑樱桃’。解坤心里不由的对刘雪婷这个女人更加敬佩起来,自己是经营樱桃园的,有心卖樱桃,却没有人家刘雪婷这样的远见。

 不用说,她是想打上苑樱桃这个品牌了。一看那司机在树下拼着命的吃樱桃,王翠花也顾不了别的,朝解坤使了个眼色,赶紧爬到了车上去,两人三两分钟的事儿,把那一千个纸箱给卸了下来。

 师博,不是我心疼那几个樱桃,小心吃多了会上火的呀!王翠花见耶司机的吃法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算了吧,我可听说你们这樱桃是无公害的,而且品质不错,怎么会上火?

 老板娘—啊不对,你是真的心疼了吧?做买卖可不能这么小气呀!司机穷皮赖脸的还是一个劲儿的吃,同时摘了许多装在了口袋里。解坤朝王翠花使了个眼色,王翠花会意,就去小屋里找了个小方便袋子,给摘了些递到了司机的手里。

 还别说,你们会办事儿的,我回去跟老板说说,让他们也来弄些给我们分分吃。太好吃了。那司机拿了樱桃上车,发动了车子轰轰的驶出了园子。解坤正犹豫着是不是得打个电话问问刘雪婷,什么时候采摘合适,结果刚掏出‮机手‬来,刘雪婷就把电话给打过来了。

 刘雪婷让他下午就装箱,明天一早她就派人过来拉,八点之前务必装车。婶儿,现在正是中午头儿,你快回村里找人手吧,樱桃管吃,每天一下午六十块钱,装完箱子算事儿。十个人就是六百呀!女人毕竟是女人。十个人就足够了,这才几个钱!快去吧。***

 王翠花在回村的路上就盘算着,这一千个箱子,十个人采,那就得一人一百箱,怎么算也完不成的,可一到了天黑,这樱桃就没法儿采摘了。

 而明早八点前就得装好车,这也太急人了,于是她盘算来盘算去,还得加些人手,不能误了大事儿。但一加入就得多花钱,于是她决定按采摘数量来算工钱,这样就没有人偷懒了。

 而且还能省下些人工钱,一箱子一块钱,反正箱子总数在那里摆着,就不会多钱一分冤枉钱了。之前王翠花不当家,不知道自己还有这头脑,现在才发现自己还不是一般的精明,连坤子都没想到这一点。

 趁着中午头,王翠花把自己意中的那些婶子大娘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叫了个遍,结果没有一人不愿意,而且答应现在就可以上工。就是连采摘时用什么方法,什么工具她都早给安排好了。

 王翠花安排了一圈,回家拿了工具也顾不上做饭,拿了一千一百块钱直接去村里的小卖部,先弄了些吃的,又兑换了些零钱,就急急的去了园子,关于工钱的事儿她得跟坤子统一口径,别弄出了岔子来。

 王翠花把自己的方案跟坤子一说,坤子当即就赏了她一个吻: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很精明的女人。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很快,在王翠花的身上两分钟就有村里的好几个女人赶到了园子里来。

 王翠花先称了一箱装了八斤樱桃的箱子让大家看,都装到这个量,就用不着过秤了,每人采摘的樱桃装了箱子都放到小屋子前面的那块空地上,到时候好装车。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