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29章 是幌子己
有财哥,怎么跌得这么严重?解坤一进来就一脸关切的问,随即把一箱放在了他的头柜上。王有财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嗡声嗡气的说:坐吧。他朝边上一个登子看了一眼示意解坤。人家都带了礼了,俗话说,好汉不打送礼人。

 解坤说:我是刚刚听李猛说你住了院,我还以为你早回去了呢。不要紧吧?干活也这么不小心。说着,解坤掀起了被子查看,见那里已经了绷带。绷着石膏呢。王有财说。

 现在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明明是眼前这个人害的他,可他却又不能当着面骂人。他王有财从小就没吃过别人的亏,可这一回,这亏却吃得有些憋。解坤坐了一会儿说:我得回去了,家里光我婶儿也不行,头天摘下的樱桃就一下子让人偷了十几箱去,好几千块钱哪,派出所的人还没查出个结果来。

 现在树上还有些,晚上我还得去看园子呢。解坤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让王有财知道,第一天晚上丢的樱桃不是个小数目,要是这个王有财硬是追究起这腿伤来想讹他的话,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将背的这个后果了。

 出了医院,解坤心里的不安才算是消除了大半。进商场买了几样女人用的东西,解坤就立即打车回了村里。家里没人,而张芳芳的车子还在院子里,解坤便知道一定是跟王翠花一起去了园子里。

 解坤洗了把脸,拿上了给郑小敏的礼物揣进了兜里便去了她家。解坤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郑小敏在她家的门口看孩子,便径直朝她家走来。到了门口,解坤故意大声说:婶儿,借我叔个家什用用。郑小敏也不问什么,抱起孩子就跟着解坤进了自家院子。

 解坤也不说借什么,郑小敏只好抱着孩子跟进了屋里。借什么呀?其实看到坤子的时候,郑小敏的心里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现在一进屋,她就猜想着解坤大白天的又想来占她的便宜了。

 解坤从兜里掏出了一副做工相当不错的银镯子来。这是今天我去县城给你捎的,看喜欢不?解坤这次出奇的规矩,连看都不看郑小敏那脯,只是把镯子递给了她。

 女人一旦看到男人送的礼物,心里自然欢喜,更何况这是解坤送的了,虽然说家里有钱,可李猛却从来不懂得进些什么东西让自己高兴一下。

 一看那副镯子非常精美,郑小敏的心里就漾起了一层涟漪,眼睛都格外的水灵了,可嘴上却说:给我进什么礼物呀?顺手就接了耶镯子。要不是婶儿,我眼睛哪能好那么快。解坤把孩子接过来抱着,郑小敏便把那镯子戴到了手上,左右欣赏起来,那银镯子戴在郑小敏的手腕上,要多合适有多合适,直让郑小敏心里欢喜不己。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家的,还懂女人的嘛。郑小敏脸上红红的说。

 得花不少钱吧?不贵,三百五百的。解坤蛮不在乎的说。三百五百的还少呀?对了,你叔他知道不?郑小敏突然有些顾虑的问。我傻呀我?解坤一边逗着孩子说。

 你这坏蛋,瞒着你叔,是不是想占婶儿的便宜了?郑小敏篡起小拳头在解坤身上捶着,人也倾到了他的身上来,那脸就贴到了解坤的脸上。***

 我倒是想占婶儿的便宜来着,可婶儿却夹得紧紧的,我赚个啥呀?解坤逗着孩子说。那表情像是认真又像是玩笑。谁夹得紧紧的了,女人还能跟你们男人似的,动不动就举杆,像要上战场似的!说着,郑小敏就往解坤的裆里摸了一把,摸得解坤瞬间真的扛起了来。

 解坤知道,这个时候若是把郑小敏搂进怀里的话,她不仅不会有半点反抗,就是把她抱到里面上去干了的话,她也会非常配合的。

 可是解坤却不想这样,因为毕竟还是大白天的,大门也没关,若是匆匆忙忙的上了她,根本就无法品味这个女人了,与其草草的了事儿,倒不如先把这个女人放起来,早晚都有这个机会的。

 而且,你越是放着不动,她越是会觉得欠你的。郑小敏此时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知心爱人,万般的温存:我就知道你会疼女人。

 你让婶儿怎么谢你呀?解坤却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不就一副镯子吗?什么谢不谢的,只要你喜欢就行。我得去园子了,我婶儿在那里看了多半天了,得让她回来休息休息。说着,解坤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让心里刚刚起了涟漪的郑小敏不兑有些失落,但她却更加敬佩解坤的人品了。

 郑小敏其实也想过了,要是解坤硬要求的话,她也不会拒绝的,不过,大白天的,就是快活了,也不敢叫出声来,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保不齐哪个促狭鬼一步闯进来,岂不是不能尽兴了。

 反正她是看出来了,坤子是喜欢自己的,只要什么时候想给,他一定就会收。那就快去吧。郑小敏抱起了孩子,把解坤进到了大街上。这中间也不过是十多分钟的事儿,自然没有人往别处想。解坤没回家,直接奔了园子去。

 张芳芳果然在陪着妈妈王翠花侍弄那块花生地,别人家的花生早就发芽冒出了地皮,而她的花生却刚刚种上,娘儿俩刚从池子里提了水浇了一遍。看到解坤回来,王翠花脸上就有些激动。

 回来了?王翠花忙不选的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赶了过来。哎。你们回家吧,我在这里守着,一会儿也不用送饭了,我回去吃就是了,一顿饭的事儿,不会有人来的。我给你们娘俩儿捎回了点东西,放在衣橱里了,也不知道合不合适。解坤说。

 什么东西?王翠‮心花‬里早有期望,听解坤这么一说,更是按捺不住的‮奋兴‬,但她接着就意识到自己这么‮奋兴‬是不是让解坤把自己看得太贪财了,于是笑道:还捎什么礼物。回去看了就知道了。解坤是想给这娘俩儿一个惊喜,所以没说是捎的什么礼物。

 郑小敏在家里看了好一阵那副镯子,始终不舍得放起来,刚才把脸贴到解坤腮上的时候,心里也漾起了一阵奇怪的幸福的感觉,她心里总觉得,今天要是不给解坤一个回报,恐怕这觉也睡不好了。

 她抱着孩子站在大街上呆了一阵,直到看见王翠花跟女儿张芳芳从园子里回来,她这才把孩子托给了一个邻居,说自己要去解坤的园子里买些樱桃吃。

 郑小敏把孩子交给了邻居,先是回了家里,用温水打了香皂,把自己下面那地方洗了一遍,这才风风火火的朝解坤的园子里走去。***

 解坤正躺在小屋的木上想心事,却听到了女人的小碎步朝园子里走来,爬起来从那小窗口向外一望,竟然是郑小敏一个人急步而来。

 解坤的心里一下子呼呼的跳了起来,心说,她不会是现在就要睡她吧?这女人也太心急了不过,既然是在园子里,那就太好了,也用不着担心弄出动静来让人听见了。

 你怎么来了?解坤急急的下了了出来,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郑小敏低眉顺眼的红着脸说:称你两斤樱桃不行啊?

 我看这樱桃再有两天就过市了,我要是再不来吃怕是吃不到了。哦。解坤多少有些失望,想想郑小敏说的也有道理,这树上的樱桃呆不了几天的,要是有一场雨下来的话,那就更糟糕了。我帮你摘吧。解坤麻利的从小屋里的墙上扯了两个塑料袋子就朝园子里走去。

 郑小敏就紧跟在后面,看着解坤那宽实的身板,她的心里就呼呼的跳,她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她没想到的是,解坤竟然还真信了她的借口,心里便暗骂这个解坤不解风情。

 来到一棵樱桃果子上好的树下,解坤就停了下来。刚要摘,郑小敏却说:我自己摘吧,怕你光摘些小的糊弄我。

 于是脸红着从解坤的手上一把抓过了一个塑料袋子来就去摘,她举着胳膊努力的去够那些挂在上面的樱桃,连肚皮都出来了,也没有够到几颗樱桃。托我一把。郑小敏说。解坤抱着郑小敏的腿就把她举了起来,可这个姿势实在不高明,并不能让郑小敏高出多少来,他自己还很累。把我放下。郑小敏说。解坤只好把她放下。郑小敏说:你蹲下。解坤蹲下,郑小敏就骑到了他的脖子上来。

 解坤依言慢慢起身,这回郑小敏就可以够到树冠上那大片的红樱桃了。郑小敏两腿夹着解坤的脖子,解坤两手把住了郑小敏的两条腿,在没有人的园子里,这自然是相当暖昧的事情了。

 现在解坤多少明白过来郑小敏过来摘樱桃,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己,不然的话,为什么是王翠花娘俩儿前脚刚走了,她郑小敏就来了呢?有了这个判断,解坤就大胆起来,他直接掀开了郑小敏的衫子,朝上看去。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