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69章 才告诉解坤
怎么不想?郑小敏了动情的说,可你哪有空儿上我这里来?我总不能天天往你园子里跑吧?郑小敏有些娇怨。郑小感觉自己就像是谈恋爱一般的感觉,她看着孩子的时候,经常走神儿,满脑子都是与解坤在一起的镜头。

 所以,今天一见解坤进来,她的心里就漾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她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到现在才算是真正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儿。

 那…想不想让我…解坤直接用了最俗气的字眼儿。还大学生呢!说话这么不文明,上也比这个好听多了,你把女人当成‮狗母‬了?

 郑小敏娇笑着瞪了解坤一眼。嘿嘿一个样儿!说着,解坤竟然就去撕郑小敏裙子里的小。就在这儿’郑小敏不敢相信,做这种事情还可以在厨房里?要知道,厨房窗外就是大街。

 这叫随时随地,什么时候来了就什么时候搞。解坤一把将郑小敏的小扯到了腿弯以下,伸手就摸了进去。

 不摸还好,这一摸让他惊喜万分,郑小敏底下已经水泛滥。婶儿,大清早的你这是怎么了?都决口了!还不是你昊小子搞的!一边笑骂着,郑小敏就解开了解坤的带,也把他的子退到了下面,两人站在那儿就合成了一体!

 这种立的方式让郑小敏很觉刺,她努力臂开两腿让小坤子进入她,同时上面两张嘴如膝似薄的吻着,虽然这种姿势无法让解坤直达她的府底,但那快并不缺少。

 敏,把我的上衣解开,让我贴着你的宝贝。解坤吐出郑小敏的香舌吩咐道。郑小敏果然听话,一边享受着解坤一的美妙,一边给解坤解开了上衣,让他的了出来。

 其实郑小敏也喜欢让自己的脯贴在解坤的膛上来,那种肌肤之亲会让她异常的‮奋兴‬。可两人的嘴刚刚亲在一起,就听到一阵剌耳的刹车声,两人抬头一看,竟然是李猛的那辆面包车停在了厨房的窗前…***

 停在窗外的车子,别人不认得,可郑小敏认得呀,李猛不是刚刚走了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又折回来了呢?难道说,解坤来这里的事儿有人告诉了李猛了?

 一想到这一层,郑小敏的脑子就嗡的要炸开了似的,两人赶紧了身,各自快速的整理衣服。

 但是,有一点却是无法掩饰的,那就是各自脸上那激动的红,特别是郑小敏,那脸蛋儿就像是母刚刚吓了蛋似的红,她迅速提上了小,抓起了围裙来一边装着擦手,一边往厨房外面走,她决不能让这两个男人靠得太近,不然的话,那非得出人命不可。

 郑小敏一把按住了解坤不让他出来,自己冲到了厨房门外,李猛也已经大步闯进了院子里,看见郑小敏却没有停下,直往堂屋里奔去,看那样子有些火急火潦的。

 怎么了?郑小敏吓得浑身哆嗦,但她还是努力掩饰着。‮机手‬落家里了,他妈的,起了个早五更,赶了个晚大集…听到李猛这话,郑小敏这才松了一口气,‮子身‬一软,差点儿瘫在了那里。

 解坤紧紧的避在墙角没敢动弹,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要是这时候李猛突然闯进来的话,他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如果是平时,郑小敏还可能去帮着李猛找他的‮机手‬,而现在,郑小敏站在那里动都动不了啦,哪还能帮着去找‮机手‬?不到半分钟,李猛就从屋里出来了,手里吊然拿着他的‮机手‬。忘带就不带呗,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儿。

 郑小敏硬撑着嘴李猛又多说了一句话。李猛儿就没有去看郑小敏的脸色,不然的话看到她的脸那么红,一定以为她发烧了呢。习惯了,不带不行。倒是郑小敏看见李猛的脸色红红的,李猛最终也没与郑小敏的目光相撞就出了院子,立即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听到车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了,郑小敏却无法再回到厨房里了,她‮子身‬一软就要倒下,解坤一步冲了出来,将郑小敏抱在了怀里。

 虽然小敏‮子身‬不轻,但解坤还是直接将她抱起来到了北屋将她放到了沙发上。吓死我了!郑小敏吐出了一口长气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大清早的让这两个男人连吓了两次。

 没事儿了,他不会回来了。解坤不停的捋着郑小敏的口,同时用腮贴到郑小敏的脸上让她尽量平静下来。你个促狭鬼,大清早的跑来吓我李猛那混蛋也是,‮机手‬忘了就忘了,走老远了还跑回来拿什么拿!说不定那‮机手‬上有什么秘密呗。嘿嘿,不会的,我是跟婶儿开个玩笑的。解坤笑着说。郑小敏也不信李猛会有什么秘密,就你叔那熊样,人家稀罕他啥?

 解坤对李猛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并不感兴趣,他想的是把郑小敏再干一次,这到了半路的事情突然停下来,让他很不甘心。敏,要不咱们去里面上吧,让我叔吓了一个厉害,也不知道这还中用不中用?

 解坤想着点子想让郑小敏跟他继续。我都吓没劲儿,你还想把婶儿吓死呀?郑小敏白了解坤一眼,解坤却着急了,立即抓住了郑小敏的手求道:敏,要是我有个好歹,那后也就不能长相厮守了,人都说什么时候吓的什么时候治,要是过了这个点,恐怕会出问题的。

 郑小敏犹豫了一下才朝解坤裆里瞥了一眼,果然见那里已经软了下来。两人来到了上,解坤掏出来的时候,虽然有些起义的意思,却不怎么坚艇。

 还真吓着了?郑小敏担心的问。有点儿,不过,不怕,你要是用嘴给我弄弄,马上就会好的。解坤想起了王翠花用过的法子。

 郑小敏不相信的看着解坤:真的假的?我骗你干嘛?你先用水给洗洗吧,别弄脏了你的嘴。解坤下了子站在那儿,郑小敏也蹲下了‮子身‬,掏出了一只砸自己挤着出了水给解坤清洗了一遍。

 然后就张开小嘴儿把小坤子吃了进去。她不会吃,只是用她的双给解坤捋。这样。解坤着急,干脆手扶了郑小敏的头教她如何运动头部。郑小敏依样做了,果然,不出两分钟,那小坤子又如前那样硬了起来。

 坤子,这是谁教你的?不舍是王翠花吧?郑小敏坏笑着问道。人家在外面也谈过好几次恋爱好不好?解坤哪敢承认这是王翠花的绝招儿,顺便编了个谎话,还给自己添了些面子。

 既然刚才李猛是因为忘了‮机手‬而回来的,现在应该绝对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郑小敏干脆上了扯下了小,让解坤直接架了上来。

 大门还开着,两人就在那沿上玩起了老汉推车。不出十分钟的工夫,解坤就把郑小敏搞得‮子身‬如蛇一样的‮动扭‬起来。这郑小敏可能跟别的女人不太一样,她越是害怕紧张的情况下,那水就来得越快,那感觉也就越是强烈。

 解坤感觉就要了,急着跟郑小敏要子,他不想在外面。要什么套子,快…弄里面就行…

 郑小敏已经罢不能的时候,她才不想打断了自己的快乐呢,直到结束了之后,她才告诉解坤,女人在哺期最不容易怀孕的。解坤坐在沿上,让郑小敏再一次用她的水给洗了洗,这才整理好了衣服出了院子,朝村委大院走去。

 现在他还不清楚自己去村委就职到底分配一个什么角色,治安主任妇女主任团支书还有村会计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他总不能抢了别人的饭碗吧?

 那个会计倒是个好差事,可惜的是,如果离开了王凡忠,突然把账本文到他手上,他还真不知道怎么个做账法。唯一可以担当的角色就是那个治安主任了,可那个李大国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会把那么好的差事让出来?

 那他李大国干什么去?要是只混了一个村委委员的名声,却没有什么实权的话,岂不是让村里人笑话了吗?

 一边寻思着,解坤一边朝村委大院里走。不打无准备的仗,他必须得提前有个思想准备,凡是能进了村委的人,哪个不是人?可不能让王金贵这帮老滑头给耍了。***

 解坤人已经跨进了院子里,若是这时候退出去,反而有些盖弥彰的嫌疑了,他干脆继续朝着办公室里走去,那天在钓鱼村喝酒之后,两人还不是以为他醉了,当着他的面就弄了起来?

 你们都不要脸了,我还在乎个啥?没有多想,解坤一步就闯进了门里,而王金贵跟苗翠丽两人正在一张桌子上玩牌,王苗翠丽的下巴上已经贴了两张白纸条儿。

 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这两个鸟人,老李头早不知道哪里去了。坤子来啦?来,要不要抹上两把?

 王金贵一边抹着牌一边笑着问解坤。赌什么的?解坤看到两人的腿都贴在了一起,刚才苗翠丽那声,一定是王金贵的手摸到她什么地方去了,有这样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老李头还能呆得下去?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