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72章 要是给号码
一看文丽都站起来了,苗翠丽知道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的心里便砰砰的敲起了鼓来,她并不是多么害怕牛连城对她动手动脚。

 而是不愿意让解坤看到自己让这个的牛副乡长吃了自己的豆腐。呵呵,苗主任是怕我老牛吃你的草吧,还是不要过来了吧。看着苗翠丽有些犹豫,牛连城脸上不兑有了尴尬和愠怒之。俗话说,官大一级死人。

 如果没有这个妇女主任这一顶小小的乌纱戴在头上的话,她苗翠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可现在,这个牛连城却是与自己只隔了一级呢,别看一个副乡长官职不大,要提拔自己他使不上劲,但要是使起坏来的话,那可是一个顶十个呀,说实话,她苗翠丽并不是个官,只因为当初自己不服气女人当不了官,她才干了这个角色的,可如吊忽然之间不明不白的让人给了的话,她还真的丢不起那个人,可要想继续干下去,那在乡里有这么一个给自己作梗的小官僚,那什么事情还能办个顺畅?

 想到这里,苗翠丽真的作了难。***谁吃了谁还不一定呢,牛乡长又不是老虎,我干嘛要怕你?

 领导不愿意深入群众,那我们就只有主动的向领导靠拢喽。说着,苗翠丽端了自己的杯子就朝文丽这边过来,文丽也端了自己的杯子朝那边过去。

 看到苗翠丽这么大方的过来,牛连城立即变得和颜悦起来。人对于自己的权力往往比较注意测量,在某些时候,这种权力没有完全施展出它的威力来时,他就会很不服气,就像今天,如果苗翠丽不给牛连城面子的话,他一定会找个机会报复她的。

 而这也正是苗翠丽所担心的。这两年牛乡长对我们村的工作支持很大,尤其是在妇女工作上,所以,我得敬牛乡长两杯,牛乡长可不能不给面子哟?说着,苗翠丽就给牛连城斟满了杯,又给自己倒满。别一口一个乡长的叫好不好,要是让赵乡长听了,还不以为我要夺他的权呀?

 牛连城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那怕什么,水涨船高嘛,你当了乡长了,那不说明赵乡长又高升了嘛,他听了高兴还来不及呢。

 来,牛乡长,咱们走一个。说完,苗翠丽端起杯子来一饮而尽,只是那辣味让苗翠丽忍不住捂住了嘴。牛连城还从来没见过苗翠丽这么猛的喝过酒,但一个女人都喝下去了,他一个大男人哪有理由再推辞。

 而且,他也巴不得让这个苗翠丽喝醉,趁机可以占她的便宜。这女人有几分风,模样也长得不错,体态丰得让人恨不得趴上去咬上几口。

 苗主任真爷们儿呀,这么个喝法,你想把老牛灌死呀?牛连城一边夸着苗翠丽,一边给自己找退路。牛乡长可别这么说,谁不知道牛乡长是斤半不醉的高手呀?这一小杯子还让牛乡长尝不着淡咸呢。

 苗翠丽举着空杯子催着牛连城。老王,来,咱们一起。牛连城想找一个垫背的。这是人家苗主任敬你乡长的酒,我可没这个资格喝。王金贵赶紧闪到了一边。我可不许你们搞车轮战术啊!牛连城知道,今天他可是这里的主角,少不了一个个轮来敬他的,要是一人一杯的话,那也得四杯的。

 好在这点酒他还能顶得住,只是这苗翠丽一上来就是两杯,也有些吓人了。牛乡长总得给我们个机会表达一下心意嘛。解坤也趁机了一句。小解我可警告你,思想上要求进步行,可不能拿酒灌我呀!牛连城指着解坤笑道。

 然后端起了杯子也是一饮而尽,甚是豪。桌上立即响起了掌声,接着苗翠丽就把第二杯倒上了。这一次,牛连城就没有那么痛快了,他一定要这个苗翠丽有所表示才行。他提出了个要求,不能光他们两个喝,其他人都看着,所以,一人都跟了一杯。

 除了司机马健只喝了小半杯,别人都是满满的一杯子,刚才让别人逃了一杯,那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酒量,现在让他们每人跟上一杯,则是为了让别人知道喝他这么多,是需要实力的。

 苗翠丽两杯白酒两口下去,的确有些难受,赶紧端直茶水来灌了下去,喉咙里那‮辣火‬辣的感觉才算是减轻了一些。

 牛连城接着就把手搭到了苗翠丽的‮腿大‬上来拍着笑道:苗主任的确是有魅力呀,像苗主任这样的人才真是太少了,老王,你有这样的得力干将,可真是福气呀只可惜我没有这个权力,不然的话,我真想把苗主任这样的人才调到乡里来明明心里非常讨厌这个牛连城,但苗翠丽却不能表示任何的反感,反而得装作热情的笑:牛乡长才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干部呢,我这人做事枝大叶的,怎么会合牛乡长的心意?说着,苗翠丽再次给牛连城斟满了酒。为了不让牛连城在喝酒之后向自己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苗翠丽决定豁上自己醉了,也要把这个牛连城大鬼灌得烂醉如泥,于是,刚刚倒满酒,苗翠丽就再次把自己的杯子端起了。

 同时也替牛连城端了起来。牛乡长,就为你当领导的对下属这份信任,我也要再敬你一杯,你要是不喝,那就是看不起女人,今天我可是代表了我们半边天的苗翠丽上来她那股子牛劲也是不敢惹的。

 苗主任这话说的就重了些吧,我刚才可是已经连着跟你喝了两个了,再这样下去,你还让其他人喝不喝呀?牛连城笑着说,此时他的眼神里已经多出了几分肆无忌惮的相来。在这里,他官职最高,所以丝毫不再收敛。要是牛乡长不给这个面子,我也就不在这里拿热脸贴您的冷股了。说完,苗翠丽端着自己的杯子就要走人。坐下,我说不喝了吗?牛连城说着夺过了苗翠丽手里的杯子来了一个一口闷,你也喝苗翠丽果然女中丈夫,同样毫不犹豫的干了出来。

 霎时,苗翠丽的脸就红了起来。看着苗翠丽那红红的脸蛋儿,牛连城便在桌子底下握住了苗翠丽的手:苗主任,今天我算是遇到女中豪杰了!

 老牛佩服啊,怎么样,敢不敢跟老牛再喝一个?牛连城是两手握着苗翠丽的手,那手上的小动作明显带着‮逗挑‬女人的意思,可这个时候苗翠丽却不能反抗,只能任这个老鬼肆意的捏,还好,那不是捏的她的子,也不是她的‮腿大‬,而只是她的手。解坤这时候适时的站了起来,端着杯子朝牛连城笑道:牛乡长,解坤第一次见到牛乡长,无比荣幸,怎么也得给学生一个面子让我敬您一杯吧。

 苗主任一连跟您喝了三杯,您这不是着我们每人跟您喝三杯吗?都知道您是海量,可我们哪敢跟您比呀,我解坤不敢喝酒,所以趁着说话还能利索,就先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吧,牛乡长,您说呢?

 解坤一番话绵里藏针,是在告诉牛乡长,一旦跟苗翠丽多喝了的话,后面还会有人跟上来的,到那时你要是不喝的话,那可就掉了海量的价了。

 这话让牛连城听起来还是向着他说的,所以,这牛连城就听得格外顺耳儿。解坤同志说的对,虽然你今天坐在副主陪的位置上,却是今天的主陪呀,我当然得给你这个面子了,小同志,将来进步空间很大,我老牛看好你。谢谢牛乡长鼓励了!解坤站起来一饮而尽。牛连城也紧步跟上。

 而解坤为了活跃一下气氛,便再次倒满了杯,他发现被牛副乡长叫来的文丽一直被冷在了一边,他赶紧朝着那女孩笑道:文丽姐,能不能赏小弟个面子?

 解坤甚是谦恭,这让文丽心里非常受用,因为像她这种‮份身‬的女孩,一般场合下,是不怎么受到重视的,所以,解坤的态度便让她非常满意,甚至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这也是文丽见人多了的缘故,她从刚才王金贵的介绍中听出来,这个解坤好像并不只是想回村当村官,而是回来创业的,那么,这样说来,这个大学生的将来就不可能只是一个村支书的材料了。

 文丽也算是一个行走江湖的女孩子,凭着她的经验,看人还是相当准的,从解坤的言谈举止来看,将来他的前程一定非同寻常。像解坤这种底气充足却霸气毫不外的境界,并不是寻常之辈可以做到的。

 在解坤中间出去小解的时候,文丽也跟了出来。解坤刚刚从厕所里出来洗手的时候,文丽正好堵住了他,那眼神也有一种让人燃烧的感觉:能告诉我你的‮机手‬号码吗?

 …别说你没‮机手‬哟?女孩那期盼的眼神里同时还略带几分羞涩,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主动向一个男生索要‮机手‬号码。

 此时解坤确实犹豫了一下,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这个女孩应该是牛副乡长的马子无疑,要是给她号码,万一让牛副乡长发现了,那么今后自己进步的通道是不是会多出一块绊脚石?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