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79章 总能挣到钱
我老了,都举不起来了,什么头牌不头牌的,玩不动了,还是让梁队去伺候吧。马长风打着哈哈说。时强谦让了一下让解坤上他的宝马,解坤委婉的拒绝了,还是上了秦刚的面包车。

 梁康与马长风各人开着自己的车子。上了车之后,时强哂笑一声道:土的掉碴儿!他说的不只是秦刚,更是蔑视解坤,因为作为黑道老大,时强当然知道自己从一个小混混走到今天的老大霸主地位是多么的不易,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却想混黑道儿,他儿就没有瞧上眼。

 今天马长风把时强叫来有两个目的,一是领解坤入道儿,认识一下黑道老大时强,也好让时强照顾一下,二来也是向时强表达一下谢意,而时强也巴不得有这么一个送上门儿来的机会,与这位政法委书记加深一下感情。

 他心里最清楚,什么黑道老大,没有官府里的人给你撑着,早晚是个死,人家想灭你,你再大的本事也得玩完。桃源谷是饮马县最大的一家‮乐娱‬城,男人需要的服务几乎应有尽有,消费档次覆盖了各个阶层,这正是时强名下的产业之一。

 刚刚运营不到半年,附近几个县区就已经非常有名了。作为‮安公‬系统的一把手,马长风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享受,他喜欢那种小情调的东西,却不愿意过分招摇。

 尤其是他听说这个桃源谷,还有着某个重要人物的股份,而他,却只是收到过时强的一点孝敬而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对桃源谷动过一次念头。五人来到了一个大间。

 大堂经理看到老大带着马长风来,赶紧请示如何安排,当然是最高规格了。时强只是一句话,身材高挑而且做事八面玲珑的大堂经理立即让人把‮乐娱‬城里最拿得出手的姑娘给叫了过来,统一训话。这里面就有桃源谷的头牌非非。***

 其实时强早就想把马长风请来了,要知道,有马长风这个政法委书记的照护,这种‮乐娱‬的经营就会更加宽松一些,只是请了一次被马长风拒绝之后,时强也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只要他马长风不找自己的麻烦,那就用不着额外的开销,要知道,他的许多业务收益,他都不可能自己一口了,四处打点之后,他兜子里也就所剩无几了。

 大堂经理带着一群姑娘来到了包间,根据长相的漂亮程度,从里到外一直站到了走廊里。风哥,菲菲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呀。那群女孩一进来,时强就向马长风介绍起来。

 马长风抬头看了看站在排头的那个女孩,看上去二十五六,一米六七八的样子,那身材不胖不瘦,一头短发,显得很是清气。那女孩眼鼻嘴都很正点,而且耳朵也有点儿招风,正是马长风喜欢的类型,但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不想出这个风头。

 正所谓无则刚,马长风主要是不想让时强发现他的死在哪儿。算了吧,我这一大把年纪的,还是陪梁队合适呀!

 马局,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谁要跟你抢似的。马长风笑道。解坤,今天就算我赏你了,这个头牌就归你了!梁康是行伍出身,许多时候还是比较注意军人形象的,那天与于副县长在一起玩了一次游戏,也算是过了一次瘾,今天他不想太出格。

 两人这样让来让去的竟然让到了解坤的手里,时强便觉得这个解坤有些了狗屎运了,但既然是两个领导这样安排,他时强也不想再发表什么意见了。菲菲,这位是坤哥,虽然是农村出来的,但绝对是枭雄人物,过来认识一下。

 时强当着马长风跟梁康的面,必须给解坤面子。强哥,叫我坤子就行。解坤很知分寸,而且凭着解坤的感,完全可以从时强的态度上感觉到他那不易察觉的轻蔑。

 或许正是时强的这种轻蔑,更加刺了解坤的神经,他暗暗发誓,将来不吃掉你时强,我解坤誓不为人。

 菲菲先是问候了马长风与梁康之后才又坐到了解坤的身边来。梁队,你不会表面上送我心里却在骂我吧’我可不是一个谦虚的人,你们都不喜欢养女,我恰恰相反。

 借着酒劲儿,解坤也不再讲究,一把将菲菲搂了过来。就知道你小子就是个小鬼,连谦让一下都不会!

 梁康也是喝得满腔通红,跟关公似的。他真的很欣赏解坤,今天他明明试探出来,这个解坤出击的速度是非常‮态变‬的,如果不是解坤用了那种方法结束了比赛的话,他恐怕很难收场了。

 从他与解坤的简单交流中梁康发现,这个解坤既不失书生之气,又带着那种他这个年龄少有的世故,这样的人不成大器都难。

 从菲菲进来,到现在将菲菲搂进怀里,解坤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下,他可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台,这与上次跟燕子在一起大不相同。

 这一次,一是一起来的有着‮府政‬的一把手,武警中队的一把手,还有黑道上的老大时强,而鱼贯而入的,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排十几个女孩一直从他的跟前站到了门外的走廊上,如此的场面,让解坤这样一个雏儿自然无法去一一扫视。

 但当菲菲问候了马长风与梁康还有时强又叫了一声坤哥之后,解坤的脑子里却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曾经熟悉的女孩的样子。

 那是解坤高中时候的同学莫菲。当时的莫菲就已经是学校的际花了,别人都在备战高考的时候,莫菲却在准备着参加一个模特儿表演大赛,那不过是饮马县的一次商业括动,但莫菲却热衷于此,她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

 由于父母早早离异,莫非的个性也就显得与众不同,别人都穿校服,而这个莫非却是独一无二的穿花裙子的女生。

 后来解坤听说莫非同学在那次模特儿大赛上获得了冠军,之后参加了高考后,解坤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这个莫非的消息了。

 不过,从高中的时候起,解坤就曾经把这个莫非当作了意的对象。可那时候解坤心里也明白,自己是一个农村孩子,而这个莫非一看上去就是天上的仙女一般,绝不会喜欢上他这个董永的。

 刚才听到这个叫菲菲的女孩说话的声音,解坤竟然觉得如此的熟悉,仿佛当年的那个莫菲又回到了他的视野,只是那声音里再也没有了当初耶种纯净,而是多了几分娇滴滴的俗气。但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声音依然像当年的莫非那么甜润。

 难道说,自己怀里搂着的这个女孩,就是当年自己的同学莫非吗?解坤这才有意识的把脸侧了侧,朝着非非的脸上看去。

 这一看,让解坤差点儿一把将怀里的女孩推了出来,不过,在这个动作还没有做出之前,解坤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愣愣的看着非非的那张脸,越看越觉得熟悉,越看越从这张脸上找到了当年那清纯的印记。

 可是,解坤心里清楚,在这样的场合,他是不应该认同学的,虽然无法猜测此时非非心里的感受,但他自己就觉得过不了这一关,中学时代是多么的清纯,就算是都曾经怀着过龌龊的念头。

 那个时候也不敢说出来的,而现在,一切都可以变成赤的实际行动但人的尊严还是存在的,如果这个时候说出两人是同学的关系,试想,菲菲会不会承认?她能不能承受得住老同学那种轻蔑的眼神?

 ***时强让马长风跟梁康他们再挑一个,可两都说随便,于是时强就亲自给挑了两个新晋的‮女美‬,年龄都在十八九岁的样子。

 秦刚正犹豫着是不也叫一个,但他在时强的面前还真说不出口。时强似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便笑着说:你小子还想等着我给你叫人呀?自己来。秦刚连声说谢谢,在挑剩下的一群人里叫了一个女孩。那女孩能成为被挑中的包括菲菲在内的五个女孩之一,当然是幸运的,其他女孩都鱼贯而出,这对她们来说,都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她们几乎丢丢都得经历数次这样的挑选,当然,每个人最后总会有人要,总能挣到钱,只是钱多钱少的区别而己。跟在其他的k4包间里的情形差不多,每位客人几乎都有让这身边姑娘陪着去洗手间的机会。

 菲菲是最后一个陪解坤出去的女孩。两人几乎并排着走出了包间。莫菲。解坤试着叫了她一声,解坤犹豫了很久他终于决定认一认这个昔日曾经高傲的公主,也想证实一下,她到底是不是莫非。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咱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菲菲有些吃惊的看着解坤的脸问道。这是解坤没有想到的,怎么说,也是同窗了三年啊,难道自己就矬到了连给这个女孩留下半点印象都没留下的地步?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