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86章 解坤就急了
然后,解坤的头俯下来,将两人的双在了一起。并非一上来就是疾风暴雨,两人轻轻的转动着各自的头,让那以各种方式合着,慢慢的两人才吐出了舌头绕在一起。

 一边着解坤的舌,菲菲一边向后退,一直退到了沿上,慢慢的倒下,解坤也腾出了一只手来,按在了她的酥上轻轻的捏,随着解坤手上的用力,非非鼻子里也发出了人的哼哼。这要在上高中的时候,那只能是一种幻想。

 而如今却成了现实,但解坤在捏着菲菲脯的时候,依然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于是,他下意识的用力捏了菲菲的。***

 啊…菲菲忍不住吐出了解坤的舌头轻声叫了起来,你想捏死我呀?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解坤坏坏的笑道。那你掐一把自己的看看疼不疼就知道了,干嘛捏得人家要破了!菲菲不由的娇嗔起来。

 虽然刚才让解坤捏得生疼,可听解坤这样说,她的心里却是漾起了一阵阵说不出来的幸福感。

 这几年,在她身上发的男人不少,可哪有几个是真心爱她的人?倒是这个曾经的同学解坤心里依然保持着对自己高中时代的爱幕之情,她怎能不感动。人就是这样,在你穷得只有感情的时候,再多的感情都不会打动你的心。

 而当你穷得只剩下钱的时候,那么,感情就成了你的奢望。可以说目前菲菲身上并不缺少几次小费的铜板,但她心里却缺那种别人对她的尊重与爱幕。

 掐我的,你不心疼呀?解坤依然温存着她的‮子身‬,让菲菲感觉到解坤的‮摸抚‬与捏跟别的男人大不相同。

 而就在解坤与非非两人拥吻在上的时候,王翠花在南屋里也没有闲着,她一直伸长了脖子,支起了耳朵仔细着听着北屋里的动静,解坤进了东屋一直没有出来,她甚至猜到了两人已经到了上的情形。

 那把人家捏得那么用力,是不是报复我?报复你什么?我跟你可是没仇没恨的。不是连我的名字都记不起来吗?

 那时候我没有注意到你,你心里能不记恨我?傻话,那时候你是小天鹅,而我只是一个癞蛤蟆,我只能幻想,怎么会记恨你?菲菲,我得回屋睡了,祝你睡个好觉。

 解坤从莫菲的身上爬起来。这让莫非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她不是那么渴望着做,但是,她却从解坤的小心谨慎中感觉到了解坤的某种顾虑,而这种顾虑对于莫菲来说,却是一种不小的伤害。

 毕竟她所从事的这种职业几乎会让所有的男人瞧不起。她的手依然抓着解坤的手不想松开。菲,我们高中三年,再加上大学几年都没有见面,不也都活得好好的吗?

 来方长,我们不差这一晚上。做个好梦。解坤又俯下头来在莫非的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手就从莫非的手里了出来。

 解坤也感觉到,这种硬,多多少少会对菲菲有点心理上的伤害,可是,反过来想一想,当时她对自己视而不见,岂不更是一种莫大的伤害吗?与此相比,这点小小的伤害又算得了什么,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是不应该与女人计较这个的。

 一回到自己的屋里,解坤就打开了灯,目的就是让王翠花看到,他没有睡在莫菲的上,而是回到了自己的炕上。从那窗影上,王翠花就看到了解坤躺到炕上的过程,但她还是对刚才两人在东屋里卿卿我我的情景耿耿于怀的,女人就是这样,如果她没有亲见,那也就罢了。

 而现在是让她给看见了,心里便有一种被噎的滋味儿。基于对解坤的了解,王翠花不相信解坤今天夜里就一直睡在自己的炕上,或者说那个女孩心甘情愿的一个人睡在那张上。

 所以,现在王翠花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睡意,她要看看,今夜解坤什么时候会跑到那个女孩的上去。

 不到两分钟,北面的两间屋子里都熄了灯,变得一片漆黑。可这让王翠‮心花‬里更加放不下了,多少男女爱的事情都是在黑夜里进行的,解坤怎么可能会一个人睡到天亮?刚才看到那女孩的时候,虽然是在黑夜里,但借着天光,王翠花还是能够感觉到解坤领回来的这个女同学是一个长相极不错的女孩,如果她王翠花是一个男人的话,也会想上了她的。

 解坤躺在炕上,心里矛盾重重,同样无法安静下来,如果单就莫菲的模样与气质来说,那真是千里挑一的好女孩。

 可惜的是她走了这条道儿,可反过来想想,要不是莫菲走了这条道儿的话,或许他们两人之间永远都不会有什么集了,哪还会有今晚这样的遇?

 他曾经有好几次想爬起来去东屋里去与非非来个‮夜一‬长,可是,想一想王翠花对他坤子的好,坤子又不忍了,他能想象得到,只要他跑到东屋里去跟菲菲睡了,那对于王翠花来说,会是一个多么大的伤害于是他又躺了回去。

 莫菲同样也是心情复杂,在高中的时候,的确没有留下对于解坤更多的印象,可今晚解坤的表现以及解坤与‮安公‬局长马长风以及与武警中队长梁康的关系,都让菲菲对于解坤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男生有了近乎十分的神秘感。

 尤其是解坤竟然在她这样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惑的女孩面前把持得住,她就更加多出了几分对解坤的兴趣,她同样是几次想下摸到解坤的炕上去,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把持得住。

 可是,毕竟两人曾经是同学关系,女孩子心里的那种自尊让她几次的冲动又被压制了回去。王翠花从解坤躺下到后面的几个小时里都没有‮定安‬下来,她一次次的支愣了耳朵去听北屋里的动静,但她什么都没有听到。她相信,只要两人合了,那就不可能悄无声息,最后王翠花终于撑不动了自己的眼皮,在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莫菲也撑不住自己的酒劲儿迷糊起来,直到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菲菲才醒了过来。但她发现自己依然是一个人睡在上,而解坤还呼呼的大睡。她一气之下,下了,只穿着小衩戴着纹就来到了解坤的屋里。可能是晨的原因,借着窗子上透进来的天光,菲菲看得清清楚楚,解坤间的小坤子正昂扬着如一条准备攻击人的蛇在那里…

 ***解坤一天‮夜一‬折腾得够累了,沉沉的一直睡了过去,哪想睡梦之中却似乎觉得有人在弄他的下面,沉重的眼皮让他睁都睁不开,那感觉就好像是鬼身一般,梦见了一个‮女美‬正与他合,情动之时,竟然不住那快门突然崩开。

 这个时候解坤才醒了过来,竟然发现菲菲正伏在他的间用嘴弄着他的小坤子,而那火山发正在继续着。解坤长舒了一口气出来,让那快完全发

 菲菲这才把头抬起,朝着炕下吐了几口。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解坤第一次睡得这么死,直到让人家出了华才醒。五分钟之前。你真睡着了?菲菲有些不太相信,尽管刚才她是小心翼翼的吐,但那种刺应该不至于弄不醒他。

 我要是醒了我会这么老实的让你弄?看着只穿着纹与小的菲菲,解坤不由还有些激动,这个曾经是天上的仙女如今却成了自己的下之物。

 而且还这么殷勤,这让他搞不清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菲菲爬上来,与解坤相拥着。解坤还是不放心的爬起来,伸了脖子朝南屋那边看了看没有什么动静他才重新躺下。

 你好像很怕你婶儿?对了,她是你后妈不?嗯。解坤不愿意接受后妈这个词儿,在解坤的心里,王翠花的地位有些特殊,他觉得婶儿这个称呼最恰当不过。

 嗯什么嗯,你是说怕她还是她真是你后妈?菲菲让解坤弄糊涂了。我怕她干嘛?那你跟我在一起还偷偷摸摸的!菲菲总觉得解坤这样的态度让她有些难以理解,不会是你后妈喜欢上你了吧?

 菲菲终于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别胡说八道,那是我婶儿!解坤生硬的吼道。但他越是这么强硬的否认,菲菲就越觉得解坤心虚,但她没再接着问,她发现解坤生气了,于是换了个话题:‘快天亮了,搂着我睡会儿,我还没睡醒。说着,菲菲拉过了解坤的一只胳膊枕在了自己的头下,让自己那半赤着的‮子身‬贴紧了解坤的‮体身‬。解坤却抓过了自己的头要穿上,却被菲菲夺出来扔了出去,她就是要解坤这样着‮子身‬搂着她。

 没有办法,解坤只好依了她。就这样,解坤搂着非非两人又睡了一个小时才醒,刚一睡醒,解坤就急了,赶紧抓过头穿上,并推着菲菲起来。

 干嘛?菲菲却着醒松的眼睛不想起来。我婶起了,别让她看见我们睡在了一屋。人家还没睡够嘛。那就到你屋里去继续睡。解坤催着菲菲赶快起来,可这个时候的菲菲哪肯动弹,解坤只好直接抱起了菲菲进了东屋让她继续睡觉。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