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179章 其实不急
王翠花的‮子身‬很丰,也很能拨男人的望,坤子‮摸抚‬了她几下,笑着说:别磨蹭了,估计他快来了。唉,连个安稳觉都不能睡。王翠花叹了口气,才出了北屋,亮开了南屋的灯。

 她躺在自己的上,却没有什么睡意,只等着王金贵来了把事儿说完,她就再去北屋的炕上去跟坤子云雨。

 她知道,过两天要是女儿芳芳回来了,她跟坤子也就没那么自由了。不到十分钟,果然王金贵就来敲门了。王叔,我正要去找你呢。坤子开了门,对王金贵说。别提了,我都让那王八羔子气死了!一边说着,王金贵一边往北屋里走。

 就在客厅里,两人坐了下来,解坤给王金贵递上烟,两人闷声了起来。你说,我大哥生下了这么一个畜生,你让我怎么弄?王金贵看上去气得很厉害,脯剧烈的起伏。

 王叔,今晚这事儿我确实是没有办法了,我真怕把您给气着了,所以就没敢跟您打招呼,要是您再有个好歹,我后悔都来不及了。

 可是,你说这事儿我要是就这样丢开了,王有财怕是还不觉热乎,将来必定还舍惹出大祸来的。听说那王八羔子还带了农药?他撒了没有?没来得及撒就让我给捉住了。

 王叔,那半瓶农药别说是撒到池子里去,就是撒到水库里,整个水库的鱼也得死光光的,他可真是个法盲呀。如果造成了什么后果的话,不知道得判他几年呢,到了那个时候,王叔你说,是我能保得了他还是你能保得了他?

 是呀坤子,我知道你是为了叔着想,刚才派出所那边给我打电话了,一定是这小子向派出的人说我是他二叔,我人都让他丢死了我直接跟他们说,就让那王八羔子呆里面吧,得让他尝尝苦头才行。

 坤子,我过来可不是向你求情的,我就是告诉你,既然这小子如此帐,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他好了,我一点儿都不想管了。

 一边说着,王金贵一边拍着脑门儿,似是很痛苦的样子。王金贵嘴上这样说,其实他来找坤子,就是想向坤子求情放他侄子一马的。王叔呀,如果不是冲了您的面子,我早就收拾他了,可我坤子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谁让他是您侄子呢。

 这事儿闹的,如果说这水库只我一个人投资那也就罢了,可这是县上的一个项目呀,我听说县长都批示了,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搞起来而且要搞火。

 你说王有财横上这一杠子,你让我怎么弄?我真怕蓄水养殖之后,他再搞什么名堂,那样的话,咱们谁都救不了他谁说不是呢,唉,就让那小子在派出所里蹲着吧,我是不管了,坤子你也别看叔的面子了。

 两人扯了一个小时,解坤便给了他一个定心丸,如果派出所征求他意见的时候,他不再追就是了。但解坤心里很明白,这次把王有财给放了,他势必会变本加厉的报复他坤子。

 但解坤却不想让这个王有财死在自己的手里,不然的话,王金贵这一边就说不过去了。第四卷香水有毒

 ***送走了王金贵,解坤回到北屋,却依然像往常那样给王翠花留着门。王翠花是蹑手蹑脚的进来的,竟然把解坤给吓了一跳。怎么不在自己的屋里睡?

 解坤已经得赤条条的躺在炕上看着爬上来的王翠花问道。我一个人睡不着。王翠花也不怕天热,直接贴到了坤子身上像只讨好的小狗。你那地也不旱呀?看着王翠花那急的样子,解坤笑着说,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作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你再给婶儿犁犁嘛,犁透了,婶儿就睡着了。说着,王翠花的手就摸了下去,握住了他的小坤子。

 同时另一只手牵了坤子的手摸到了她的酥上来。解坤也想早睡,又不想违了王翠花的意,便翻身上马,骑了上去,不过他却不想草草了事,而是趴在王翠花的身上,慢慢的耕耘起来。王翠花也扬起了腿,让解坤深深的犁进去,快乐的哼哼起来。这一次解坤动作很慢,却是很用力,也很用心,每一个冲程都磨得王翠花下面很舒

 坤子,你越来越会了…婶儿好…王翠花扬着的两腿渐渐轻抖,直到王翠花‮子身‬抖得跟打摆子似的,解坤这才加快了节奏,一阵猛烈的冲撞,把王翠花送到了天上去。

 坤子,要是等你结了婚,你不会把婶儿撇下不管吧?那阵暴风雨过后,王翠花依然偎在解坤的怀里幽幽的问。

 解坤也不嫌热,将王翠花搂进了怀里,笑道:你不是想把芳芳嫁给我吗?就是我想撇下你,你闺女能饶了我?坤子,我女儿芳芳真心不错,你就娶了她吧?

 现在虽然她年龄还小,婶儿也不嫌你先占着她,反正她也十八了,能看着你们两个孩子在一起,婶儿这心里就踏实些。

 王翠花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要是我跟芳芳结了婚,我可是要跟你们轮着睡了,你们娘俩儿不会掐起来吧?

 解坤想象着将来真有那一天会是什么情形。你这坏小子,恨不得把我们娘俩儿放一盘炕上串糖葫芦是吧?其实王翠花想到了未来那样的日子,心里也是美美的。

 一边想象着女儿嫁给坤子之后的好事儿,王翠花就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天亮之后,解坤先是去了水库,想替许二愣润一下那游泳池,结果发现许二愣就早早的在那儿干着了。

 两人一气干了一个小时,整个游泳池全部泼了一遍。因为上面都盖着草帘子,干得慢,这一遍水就能撑上半天。二愣,今天我带你去趟县城。坤子说。

 干什么去县城?咱去把那拖拉机给你买回来。真的?许二愣简直无法相信,这解坤说干就干。他本以为解坤是说说而己,或者至少得养鱼赚了钱之后才会买拖拉机。

 这接着就得运肥了,没车怎么能行?你不急我还急呢。这下许二愣简直就台不拢嘴了。自家能有一辆拖拉机,这是许二愣想都没敢想过的事情。

 而如今,却是眨眼之间就要实现了,他心里的激动都写在脸上了,此时的许二愣‮奋兴‬得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可惜我开不呀。许二愣着两手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他主要是担心买了新车自己开不回来。

 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好上手,摸两把就会了,我看你不笨。解坤鼓励着许二愣,其实现在买什么样的拖拉机,解坤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儿,他得去找刘雪婷商量一下。

 草草的吃过了早饭后,许二愣就耐不住了,解坤才刚刚安下桌子在吃,他就来了。这么快你就吃了?解坤根本就不相信,就算是早就做好了也没这么快的。

 嘿嘿,都是现成的,吃点就行。许二愣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王翠花把饭都端上来后,也让着许二愣吃,许二愣哪里肯吃,拿出烟来便

 此时他感觉到心里依然激动,好像要娶老婆似的。解坤能看出来许二愣那份激动,但他没笑,他从许二愣身上似乎意识到了挖掘这些村里人积极的东西了,不论是什么人,只要可以跟着得到好处,他的积极就自然高涨。

 而像许二愣这样的农村青年之所以变得游手好闹了,那正是没有人引导他们去走正道儿,当然,这么短的时间里,解坤自然也体会到了创业的艰难,这还是处处遇到贵人帮助,如果自己单匹马这么闯的话,那还不得头破血呀。但许二愣的积极与热情,已经让解坤觉得他更得在这条路上走到底了。

 ***许二愣在一边等着,解坤也不好慢悠悠的吃,现在在解坤的眼里,许二愣比李猛这样的人都让他敬重,因为在李猛的意识里,他还有一种瞧不起他解坤的成分。

 而这个许二愣却是已经开始实心实意的跟自己创业了。我也了。解坤一边嚼着最后一口饭就站了起来,许二愣跟王翠花都明显感觉到他还没有吃。你再吃点儿吧,咱们不急。许二愣说。

 你坐在那儿都急成那样了,我能吃得下?解坤开玩笑说。嘿嘿,其实我也不急,反正今天上午咱一定能把它开回来。

 解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拿出了两包烟来,给许二愣一盒。大中华呀?许二愣不敢相信,却也没有推辞就收进了兜里,没舍得拆开

 坐上坤子的奥迪车之后,许二愣再次用股颠了起来:这车真舒服。很快你也会开上的。解坤发动了车子说。这话他一点都不是瞎说,他就是要让跟着目己干的人有一天也能开上自己的小车,不然的话,凭什么让人跟自己卖命?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