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221章 要是一夜不归
还好,王翠花这个女人却是清清相反,给了他一般女人不能给予的关怀。你记恨他们吗?坤子问,其实他已经感觉到叶子心里的那种仇恨。我身上的疤就是一本账。说着,叶子站起来,将她的裙子退下,连同她的小内/,直接退到了腿弯处,将她下半载‮子身‬全部暴给了坤子。

 然后转过身去,让坤子看到了她股上几个隐隐约约的疤痕。那的确不像是别的伤痕,像是生过疮留下的,与针扎的疤痕很相像。

 上次叶子衣服的时候,坤子没有注意到她的股,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疤痕。叶子重新将裙子穿好,又坐回了椅子上开始喝酒。坤子不再怀疑,这的确是一个受苦的女孩。

 坤子动了窖,一把将叶子搂进了怀里。你别喝了,剩下的哥替你喝了。坤子是怕叶子喝醉了伤了‮子身‬,毕竟他是个男人,经得起折腾。有时候喝醉了心里反而会好受些。说着,叶子的眼泪突然间哗哗的了下来。叶子,别想那些伤心的事儿了,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有哥在,没人敢再欺负你了。

 坤子把叶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手不自觉的‮摸抚‬起了她的头。无意间,他感觉到了叶子的秀发下面,竟然有些疙瘩。

 他披开了叶子的黑发时,才发现她的头上竟然好几处疤。这是…他们打的?坤子在这之前还有几分怀疑,而现在,他才彻底的相信了叶子的父亲跟后妈真是两个混蛋。

 除了他们,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三个人这么狠了,特别是他们有了儿子之后,我的厄运就更残酷了,不但得给他们的儿子洗布,还得挨饿,大冬天的,着我去河里洗布,洗不好就得一顿打,还骂我是人。

 我他妈我发现他们才是世界上最的人叶子手里的一个空瓶子在面前的写字台上一撞,差点儿破掉。人被抱在坤子的怀里,却不是原来的那种温柔。坤子从她手里夺出了那个瓶子。

 然后将她整个人都箍了起来。一直憋着情绪的叶子突然打开了感情的大门,放声哭了出来。听到哭声,小曼推开了门,看到叶子被抱在坤子的怀里泣,坤子小声朝小曼说:没事儿。

 坤子从写字台上拿超了一块纸巾给叶子擦了擦脸。看到坤子与叶子那温馨的样子,小曼这才轻轻的将门又带了上来。

 而叶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突然进来的小曼,她转过了‮子身‬,搂住了坤子的脖子,只是‮子身‬在一耸一耸的暗泣,却不再出声,她那柔软的‮躯娇‬会让一般男人‮奋兴‬不己,而此时坤子却没有半点那样的想法。他只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好好保护这个女孩。

 因为都是没娘的孩子,但与这个叶子相比,自己算是幸运多了。坤子一手搂着叶子,一手开启了啤酒,抓过来一下子就吹了一瓶。叶子,现在你都这么大了,他们还那样打你吗?坤子把刚才叶子的叙述都当成了她童年的回忆了。

 出来之后我就再也没回去过,他们倒是想打,那也得够得着呀。泣了一会儿,叶子的情绪得到了发,现在觉得好多了,或许你再回去的话,他们已经不再那么恨你了,你可以少给他们一点钱,他们说不定会对你好起来的。

 坤子不想让叶子永远都在外面这样过,在这样的花花绿绿的世界里,保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人带掏里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他真不想让她走到路上去。想没想过回去?那毕竟是你的家呀。这一辈子都不想回去了。

 我第一次跑出来给人打工,挣了半年的钱一共五千块,平时我自己连吃饭都省着,就是想多拿回家一点,让他们觉得这个女儿不是只吃干饭。

 可是,那钱收去了不到两天,就又打我出来了。我算是看透他们了,只认钱,不认人!叶子,我有一个想法,咱可以不再干酒陪,这个太苦了。你想不想干?***

 现在不急,你先在峰哥这里干着,等我把山庄建起来了,你到我山庄里来做吧,过些天我准备派人去南方学习炒茶,你想不想去学?

 我出钱,学成了之后,就给我当炒茶师博。坤子‮摸抚‬着叶子那柔柔的‮子身‬,无比的爱怜。他不是想当什么救世主,而是遇到了这样的女藩,他就想收到自己的旗下。

 他觉得不论是长相还是人品,这个叶子都可以在他手下做成事的。你不是要当村支书吗?怎么搞起庄园来了?

 叶子慢慢的抬起了头来,眼睛里早己没有了仇恨,而是充满了少女的柔情,她整个丰脯都挤在坤子的前让坤子亢奋不己。我的主要目标是庄园,但是我人手不够,你可不可以帮哥一把?坤子说话的时候,同时闻着叶子身上那种少女特有的芳香,没法不‮奋兴‬。

 他感觉到自己间的家伙早就不安分了,所幸两人曾经l着‮子身‬搂在一起过,只是那一次被吴晶晶给打断了而己。

 如果坤哥看得起叶子,叶子什么都可以给你干,别说这‮子身‬了,叶子的命都是坤哥给的。坤哥,叶子现在还是c女,你想不想要?叶子喝下了三瓶酒之后,说话就已经有些不讲究了,刚才她下裙子来那是为了让坤子看她股上的伤疤。

 而现在,她却有把‮子身‬交给坤子的意了。叶子,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我不能这样。叶子,我已经成立了合作社。你可以到我的合作社里帮我做事。坤子总觉得叶子这种急于报恩的意识让他无法侵占她的‮体身‬,这并不是那种两情相悦的结合,而纯粹是一种报恩。坤哥是不喜欢叶子吗’叶子抬起了头来,‮子身‬如蛇一样的盘在坤子的身上,她自己将上面的衫子了下来,上身就只剩下了纹,但那种只托住了下半个ru球的纹,只能让上半个球更加满,更加人。

 谁说的,叶子很漂亮了,哥喜欢你,可哥就是不想你以这样的方式来报答。坤子只得直言。那我陪坤哥喝酒行吗?我一定要你喝到开不了车回家。

 她那妩媚的眼神与语气都让坤子刚才的一丝理智化成了泡影。她一手勾着坤子的脖子,一手伸到写字台上抓过了两瓶啤酒,将其中一瓶放在了小上,打开一瓶,让坤子先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自己灌掉。

 因为是对着瓶子嘴吹的,那啤酒泡沫便顺着她的脖子进了她那雪白的沟之中,却全然不顾,而此时,家里的王翠花正在跟女儿芳芳看电视,王翠花终于忍不住问芳芳:芳芳,坤子对你怎么样?

 很好呀?芳芳似是不经意的回答。那你觉得他怎么样?什么怎么样?还行吧。妈是说,你想没想过要跟坤子处对象?王翠花也是憋了好久才问出这话的,因为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女儿开这个口。

 妈,瞎说什么呢,坤子现在是我哥,怎么可能?芳芳的脸不由的一热,她心里也曾想过这事儿,可现在谁都知道,他们之间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兄妹关系了,要是处了对象,那成什么了?

 我跟这边你解伯伯虽然说搬到一起了,却是没有什么名分的,儿就没有登记,按理说咱们还不算是一家人,要是你们两个真觉得合适,妈倒是了掉了一柱心愿了,也投什么不可以的,反正法律不反对。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王翠花没想到女儿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她明明看到两个孩子已经睡到一起了的,现在她居然这样说,那芳芳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更让当妈的惑了。

 那也不行,他只能当我哥,我也只能当他妹,我才不会跟他结婚过日子呢!芳芳努着小嘴儿说。那你干嘛还跟他睡到一起了?王翠花想把女儿到墙角,不然她不会说实话的。

 妈…谁跟他睡了?芳芳一气之下竟然从炕上擦了下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王翠花一看没了脾气,只好自己嘟囔道:都睡了几回了,还死不认账!

 虽然说自己与坤子有了那不伦之事,可她却不允许女儿在不想嫁给坤子的情况下与坤子有那种行为,既然你不想嫁给他,却要跟人家睡在一盘炕上一张上,这算是什么体统?

 如果传到了外面去,那坤子毕竟是个男孩倒还好说,可芳芳作为一个女孩,如何再去嫁人?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这种事情可是大忌呀。于是王翠花便想一直在坤子屋里等着坤子回来。

 此时叶子已经喝下了差不多五瓶啤酒,再加上她今天心情特别,便有了些醉相,趴在坤子的怀里竟然有了睡意。

 坤子本来打算在这里陪着叶子过‮夜一‬的,但是一想,家里两个女人或许还在等着他呢,回去晚了倒还好说,要是‮夜一‬不归,不论是芳芳还是王翠花,都会在心里埋怨他的。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