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245章 就算是入刑
“看在你这么会奉承大爷的份儿上,大爷饶了你!”坤子的手还是在她那光滑的体上游走了一遍才放开了她。

 “把这个给我拿着,我要好好的畅游一下。这池子可是我的杰作哪!”吴晶晶把泳装从身上卸下来交给了坤子,然后光着‮子身‬在水里游了起来。借着夜幕的掩护,吴晶晶毫无顾忌,在水里以各种姿势畅游着,看得坤子一阵阵的火起。

 不过,看着吴晶晶这么自由的在他面前泳,他还真不想舍得这种时候破坏了这美好的意境。大约游了半个小时之后,吴晶晶才游回了坤子跟前。“把泳装给我。”吴晶晶把手伸向了坤子。“穿壮泳装之前让我好好的摸摸你。”

 坤子一把将吴晶晶拉进了怀里,她那光滑的体如同一条泥鳅。但吴晶晶没有逃,而是温驯的背靠在了坤子的怀里。这也是一种美好的意境,在她吴晶晶的感觉中,也是一种相当难得的享受,不论坤子的大手在她‮体身‬的哪一个部位‮摸抚‬,她都是那么听话,一声不吭。

 在她差一点儿就要崩溃的那一秒,坤子却放开了她。在坤子放开她‮体身‬的时候,她还要穿上泳装。“穿什么穿呀,几步远的路,你直接进车里穿上裙子得了。”坤子没把泳装给她。

 “你们这里不会有人偷看洗澡吧?”吴晶晶还是不太放心的向四下里黑黑的岸上寻找着什么,生怕让村里那些喜欢‮窥偷‬的男人看到了她是光着‮子身‬跟坤子在一起洗澡。“这是我的地盘儿,没人敢偷看你的。”

 坤子依然站在水里。看吴晶晶还在犹豫,坤子直接把光溜溜的吴晶晶托到了面目。在将她‮体身‬托出水面的那一刻,坤子还是没忍住朝着他不该看的地方狠狠的看了一眼。

 吴晶晶收着‮子身‬,很麻利的上了岸,迅速的钻进了车里。她在车里早就准备好了一条浴巾,快速的把‮子身‬擦干了之后,却不急着穿裙子了,因为在车里谁也看不见。

 倒是坤子站在池子里,久久没有出来,那紧巴巴的头裹得他非常难受,他真恨不得立即扒了衩也钻进吴晶晶的车里去把她给收拾了。

 吴晶晶一直在车里坐了五分钟都没见坤子出来,她这才慢腾腾的穿了裙子从车里出来。“怎么,不会是水怪给定住了吧?”吴晶晶现在裙装上身,站在岸上,依然是风姿卓绝。

 她的头发还没有全干,正好可以让夜风给吹一吹。在那夜风之中,头发虽然没有完全飘起来,并不失美丽。

 “我在回味这美好的时光,不行呀?”坤子出来之后,在车旁换下了泳,走到了吴晶晶跟前,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她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道,这种味道让男人那种望瞬间爆发。

 但他还是努力控制住了自己,不是要装,而是他觉得现在好像还不是向吴晶晶要求她‮体身‬的时候。“这香水很贵吧?其实你不用香水都很要命了。”坤子在离开她的时候,特别在她那尖尖的下巴上捏了一下。

 “是法国进口的。我一般不用,只有准备征服敌人的时候才会用上一点点。”吴晶晶的声音在黑暗中也透着一股惑。“你这种香水只能对一般的男人起作用,我有免疫力。走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城?”“我还没那么没用吧。

 快回去安慰你的芳芳妹妹去吧,说不定今晚不跟你说话了呢。”***刘师傅在炒茶房里连炒带教的一共在上苑村呆了半个月,芳芳、王翠花跟冯秀梅三个人也把炒茶技术学了个七七八八。

 这中间王大庆也派了专门运送鱼苗的车将坤子的两个风箱给充实起来,许二愣白天开着车去给坤子拉粪,晚上吃了饭之后,就到水库上去给坤子看鱼。

 两个网箱里那可是十几万的经济鱼苗,一旦让人破坏了,损失可就大了。王大庆曾经开玩笑的跟刘雪婷说过,这鱼苗现在他不要钱,但到时候可得按照入股来分红的。

 虽然说王大庆并不十分的认真,对他来说,那点儿钱就是雨。但对于坤子来说,这可是一个信誉问题,人家不但提供了技术指导,还没提鱼苗款的事儿,自己却不能不讲信义。

 所以,这鱼他只能养好,不能养出毛病来。城里的两个茶庄也已经开张,开业的那天,没有搞多大动静,坤子只是请了刚子那些人出面,放了些鞭炮,又请刚子跟他的弟兄们几了几桌酒,目的就是让外人看看,这两个茶庄都是有人罩着的。

 而且到现在,坤子的名声在整个饮马县城也已经传了开来。只有一件事儿,坤子还没弄出结果来,就是砸‮摩按‬店的人还没有找出来,而且警方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动静。坤子都弄不明白,马长风到底是什么态度了。

 因为凭着坤子的理解,一个堂堂的‮安公‬局长的亲戚家的店被人砸了,却查不出个结果来,似乎不合常理。

 但有一个问题却得到了解决,那就是在‮安公‬的调查之下,医院与死者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受害者家属得到了三十万赔偿了事。

 事件似乎算是告一段落,可坤子的心却没有安顿下来。毕竟对手还在暗处,随时都会遭到敌人的暗算,这太危险了。既然他们敢袭击刘雪婷的母亲刘玉芬,那有一天他们就敢对刘雪婷动手,甚至把他坤子当成下一个目标。

 坤子打电话了解到刘雪婷没有出发,便约了刘雪婷一起来到了马长风的办公室。这两个人同时到来,马长风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

 “呵呵,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早就沉不住气了吧?”马长风给两人一人泡了一杯茶,然后笑呵呵的从那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坐到了外面的联椅上。“哥,那个案子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吧?”

 刘雪婷开门见山。马长风笑了笑,过了半分钟,好像在考虑怎么回答弟妹这个问题,然后又看着刘雪婷问:“你想要个什么结果?”“让砸店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当然还有幕后黑手也要受到法办。”刘雪婷非常明确的提出了要求。

 马长风没有评价刘雪婷的要求,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坤子:“坤子,你怎么看?”“只要马书记让我知道那幕后黑手是谁就行。”坤子也非常干脆的说。“呵呵,你们两个的目标看起来不太一样,但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马长风说。

 坤子跟刘雪婷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马长风是何意思。“天真、幼稚。”马长风撇了撇嘴笑道,然后自己泡了一杯茶。

 这就更让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刘雪婷认为,犯法者受到法律制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一个‮安公‬局,难道连当街砸店的人都找不出来了吗?

 凡是做坏事的,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如果这么多日子过去了还没有结果,除非马长风有什么难言之隐根本就没有查。看两人不怎么明白自己的意思,马长风便接着说:“如果我真的查出来那砸店的七八个人,凭着这种行为,你能判他们多久?

 他们会把自己的幕后老板出来吗?就算是他们肯说,那幕后的人物不可能是个小人物,他死不认账,又找不到什么证据,你怎么办?你想,他们在安排这些人做坏事的时候,有可能会落下什么把柄在这些人的手上吗?

 到时候顶多找个替罪羊了事儿,我们费了许多的力气,最后却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我们也只能落人一个笑。

 而真正的幕后敌人却一点儿都得不到惩罚,他们却在那里窃笑我们的无能。表面上我们是破了案了,但真正的胜利者却不是我们,而是他们。”

 马长风一口气说了许多,似乎把问题已经说明白了,至少解答了刘雪婷的疑问。“那…”刘雪婷刚要开口,却被坤子打断了。

 “马书记,如果你把查出来的人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都到我的手上,一切由我来操作,结果就不会是你说的那样了?对待非常之人,那就得用非常手段才行。”

 “呵呵,说你幼稚你还不服,告诉你吧,这事儿连查都不用查,除了与医院有关的人,还能是谁干的?

 一帮小痞子砸了刘阿姨的店,你查来查去,就算是查出来,那也不过是个治安案件而已,就算是入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期限。

 对于他们那样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可是,你坤子要是动了‮府政‬的人员,那质就大不相同了。就算是那边不追,你让我这个政法委书记摆着好看吗?光上头的压力我就顶不住呀坤子同志。”

 这么说来,我们难道就白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能作声了?”坤子心理上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