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272章 棈致剔透
那两只大手在她地滑腻的肌肤上抚过的感觉,不仅像情人。王翠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立在那里,任坤子在她光滑的体上洗‮摸抚‬。当坤子拧大了水给她淋的时候,她却突然抱住了坤子“坤子,是婶儿不好,婶儿不该怪你。”

 她一头扑进了坤子的怀里,竟然失声哭了起来。“别,让芳芳听见了,多不好。”坤子轻抚着王翠花那一耸一耸的香肩安慰着说。

 ***坤子站在那里任王翠花哭个痛快,其实坤子心里明白,王翠花这样,心里是很复杂的,她既有委屈,又有感动。

 尤其是女人,在哭的时候,多是想到了自己的不幸。像王翠花这不幸的经历,自然会让她在一个人的时候伤心落泪,今晚要是不让她在自己面前哭出来,还不知道她会憋屈到什么时候呢,她一直在为坤子这个家持着,可渐渐的她却发现自己被坤子冷落了。

 她把这种冷落全都归结到了坤子的喜新厌旧上去,而没有考虑坤子其实是为了双方的名誉着想。哭完了之后,王翠花顿时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

 “你不会笑话婶子吧?”哭完了,王翠花倒觉得自己好笑了。“我笑你干嘛?”坤子把洗发抹到了王翠花的头上,亲自给她洗起了头发。

 “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我也没有办法,咱们总不能为了图一时的快活却让芳芳受人议论,芳芳也不小了,她的自尊心很强的,你别多心,我是喜欢别的女人了,可你在我心里,谁也替代不了的。”

 刚才坤子的表现已经让王翠花感动了,而现在加上这么一句,更让王翠花感动不已。王翠花也给坤子洗了一遍,现在她不但没有了任何的怨言,相反,她更加理解了坤子的良苦用心“坤子,以后婶儿再也不会任了。”

 ‮子身‬刚刚冲好,王翠花就抱住了坤子。今晚她之所以光着‮子身‬把坤子堵在浴室里,一是她相信女儿芳芳一定累得不醒人事,绝对不会惊醒,二是她决定让坤子给她一个待。

 可经坤子这样一说之后,她却是心里愧疚起来。因为她误解坤子太深了。“我没怪你,这些日子太忙了,以后我还有许多事情得靠你来打理呢,毕竟咱们是一家人。”坤子关了笼头,拿了条大巾盖在了王翠花的身上。

 “我不急睡,抱抱我。”王翠花觉得良宵苦短,当然不想就这么分手了,虽然两处的房子只隔了几米远,可一旦分开了,那就是两个天地“我不求你上我屋里去,就在这里好好抱抱我。”

 她的语气里有几分哀求。当坤子抱着她的时候,她的手也开始在坤子的身上‮摸抚‬起来,尽量去刺他那些感的部位,其实坤子早就昂扬了。只是这一段时间他的心理上一直受着人伦的压力,不敢再去碰那一道底线而已。

 可现在,这个小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赤身体的健康人,各自的望都是那么强烈,正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要想不燃烧起来都难。

 王翠花双臂在了坤子的脖子上,将整个‮体身‬都贴到了坤子身上,那滑腻的,丰体,此时正暴发着蓬的青春力量,你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一个快要四十的女人。

 只是如果从她的后面看去的话,她那丰才可以让你看出来,她绝对不是一个青涩的小姑娘了。她发地浑圆而且翘起的,似乎在证明着她‮体身‬的那种爆发力。两人什么话都不说。

 尤其是对王翠花来说,两人这样紧紧的拥在一起,那就是一种幸福了,而就在这个时候,芳芳却突然开了门。那吱呀的一声开门声,却把王翠花跟坤子吓了一跳,这分明是芳芳出来夜起小解,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听到这里的声音。

 “好像是芳芳出来了,怎么办?”王翠花登时没了主意,这事儿实在也凑巧,本来王翠花以为芳芳白天累得够呛,不可能半夜醒来,可现在却正好演在了两人同浴的当口儿上。

 “别出声!”坤子搂紧了王翠花,一动不动。芳芳的脚步声也渐行渐近,朝着晾台一侧的厕所走来,这时候整个院子里是静的,而浴室里却还在滴着水。

 “坤子哥,是你在洗澡吗?”芳芳起来的时候特地去了坤子房间里看过,坤子还没有回来,现在又听到浴室里还在滴水,当然就想到是坤子在里面了。坤子本不想答应,可如果不答应的话,芳芳会不会进来查看究竟?

 而一旦答应了的话,她要是也要进来那该怎么办?一想到让芳芳看到两人在一起的情形,坤子跟王翠花两人都紧张得不行,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芳芳看到这一幕时会是什么反应。

 如果强烈的话,说不定立即就炸了锅,而凭着坤子对芳芳的了解,她是不可能冷处理的,而且反应也一定非常强烈,这事儿要是闹出去,那就没法收场了。“是我,你还没睡?”

 坤子只得答应了,接着坤子在外面就听到了芳芳就地撒的声音。坤子想笑,却怕将芳芳引进来,他估计芳芳一定是困极了,懒得去厕所了。

 而是蹲在晾台下面就撒起来,芳芳撒的声音很响,证明她那儿很有力量。一来是她还是处子,二来,她今晚回来之后,暴喝了很多凉开水,当时就撑得慌了她才停下来。

 所以,睡了没多会儿就让给憋醒了。撒完之后,芳芳并没有立即回到屋子里去,而是只穿着衩蹲在那里等着坤子。事实上她撒了之后,很想立即躺在晾台上睡觉,动都懒得动了。

 “芳芳,你先回屋吧,我一会儿就洗完了进去。”坤子当然不敢让芳芳继续留在这里,多呆一会钟,那就会多出一分钟的危险来。“好困,我要等你。”芳芳懒懒的说,虽然白天在吴晶晶面前芳芳故意不跟坤子说话,朝他杀气。

 可是,真正私下里的时候,她还是会在坤子面前撒娇的。现在她就想坐在那里等着坤子出来抱她回屋里去。

 这个从小就没有享受哥哥爱护的女孩,她这种心理需求似乎格外的强烈一些,而且,她几乎公开了跟坤子的那种关系,也不在乎让南屋里的妈妈听见。

 芳芳就坐在晾台上,眼睛也懒得睁开了,几乎进入了半睡眠状态。坤子跟王翠花一听,已经不希望芳芳现在就回屋里去,两人自然也就没法同时离开浴室。

 王翠花推了坤子一把,想让他出去,这样就可以把芳芳支开,让王翠花腾出空来回南屋了。可坤子却没有松开她,而是抱得更紧了,同时将那铁杵一样的家伙硬往她下面

 王翠花最终没能拗过坤子,还是让他得逞了。坤子大声对外面的芳芳说:“五分钟就好。”说着,他拧开了水笼头,让水哗哗的了下来。

 特别是那水帘敲打着地面,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将坤子那情的发被掩盖了起来。在黑暗的浴室里,坤子拥着王翠花的‮子身‬动了五六分钟,将他的情释放了出来。冲了‮子身‬之后,坤子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的身上已经穿上了大衩子,上身依然光着膀子,而芳芳却是坐在晾台上快要睡着了。“睡着了?”坤子问。

 “人家不想动了。”芳芳懒懒的说,人还坐在地上。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坤子抱她回屋里去。坤子弓身把芳芳从晾台上抱了起来,她连勾他的脖子都省了,全身放松的让坤子抱着她进了屋。

 坤子没有把她抱到自己的炕上去,而是抱到了她的房间里。还不等坤子走,芳芳就勾住了他的脖子:“陪我睡。”

 芳芳闭着眼睛,半睡半醒。为了安抚芳芳,坤子只好就着芳芳的身边躺下。王翠花在浴室里准备清洗了‮子身‬就回去的,可她却觉得刚才还没有完全足,于是,她的手便伸到了两腿之间,闭着眼睛,凭着想象,快速的让自己飞了一回。

 擦干了‮子身‬,站在浴室的门口听了听北屋里没有什么动静了之后,王翠花才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今晚的事情让她既后怕,又觉得刺,原来的那种睡意现在一点也没有了。坤子现在也‮奋兴‬着,刚才在浴室里跟王翠花那一段情虽然时间短暂,却是很刺

 这让他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于是伸手解开了芳芳的纹,扔到了一边,从容的捏起来。***

 除下了纹之后,出来的就是芳芳那洁白如雪的小脯了。两座小山像是白玉雕琢出来的一样,不仅是小巧玲珑,而且精致剔透,惹人爱怜。

 那一只玉兔根本不盈坤子一握,半睡半醒中的芳芳,很享受坤子的捏与‮摸抚‬。她的意识渐渐清醒,少女的羞涩让她‮子身‬微微收了起来。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