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308章 这些猜疑
坤子一着那小,不到五分钟工夫就发出了鼾声。杨丽丽熄了灯,在暗处却久久不能入睡,她一来是已经睡了几觉,二来她现在与一个从来没有躺在一起的男人趴在一起,手脚都被绑一处,说真的,她还真有些心理与生理上的反应,毕竟都是年轻人,如果说坤子人长得难看那倒也罢了,他本来就那么帅气,再加上今天那勇敢的表现,在一个姑娘的心里自然就高大了许多。

 而杨丽丽今天生他的气,那完全是因为他只为了救吴晶晶而忽略了她一个女孩子的‮全安‬,不过,杨丽丽也不是那种太小气的女孩,一旦自己的气发过了之后,再想想坤子也不容易,这才软了心肠,决定让坤子好好的睡上一觉,因此她也就顾不上考虑什么‮女男‬有别了,反正她一直觉得坤子不是那种猥琐的男人,不会借机欺负她的。

 为了不惊动坤子,杨丽丽干脆靠得再近一些,将‮子身‬侧着,一只手搭在了坤子的身上也慢慢睡去。

 坤子这一觉睡去,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半。要不是杨丽丽顾忌着还要开门营业的话,她会让坤子一直这样睡下去的。是她在悄悄解开那丝袜的时候,把坤子给弄醒了,当时坤子一把就抓住了她,生怕她跑了。

 而杨丽丽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都天大亮了,我得开门营业了,你不会让我今天也歇业吧?到时候你给我补提成呀?”看到杨丽丽的情绪确实平复了许多,不再生他的气,坤子这才让她解开了丝袜。

 “你做饭吧,我就不出去买了,我这里八点正式营业可是你给规定的。”杨丽丽到了外面洗了把脸,就开始打扫店里的卫生。“丽丽,你真不生我的气了?”坤子还是不放心的问。

 “那你说,我要是跑的话,还能跑哪里去?你不会打算天天这样盯着我吧?”说着,杨丽丽都脸红了,因为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坤子那地方支起了一架不小的帐篷,那样子好吓人,让她羞得都不敢去看了。

 杨丽丽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跟一个男人这么近的睡在一起,也是头一次看到男人那地方还能在睡着的时候支那么高的棚子。

 坤子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女孩子面前出了丑,还以为自己夜里规矩的,其实有一次他是把杨丽丽搂进怀里的,只是后来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而已。“那我出去买点儿现成的吧。”坤子说。“你做的也不错,好吃的,可惜昨天晚上我早就吃了。”

 杨丽丽红着脸说,她是想再尝一尝坤子的手艺,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要不是昨天坤子自己觉得欠下了她杨丽丽的,恐怕她也不会有这样的口福。

 坤子会意,便照着昨天的菜谱做了两个菜,两人就在小店里吃了。吃了早饭之后,坤子刚要去跟莫正新换车子,却看到了一辆崭新的丰田霸道开了过来。

 打眼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莫正新。同样,看到自己的那辆吉普之后,莫正新也格外亲切,他本来是想开着霸道过来向杨丽丽炫耀一下的,可没想到坤子也在这里。

 “我正要跟你换车子呢,这么早就过来了?不会是怕我把你的座驾给弄丢了吧?”坤子笑着说。“丢了怕啥?有你这辆霸道顶着呢。”莫正新也乐呵呵的笑着说。两人换了车子,坤子没有回家。

 而是又去了刘雪婷那里,昨天从马长风那里得来的消息,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刘雪婷,这是个新动向,现在这事情他又不能跟别人交流,只能跟刘雪婷说去。

 同时,在刘雪婷那里,他随时等候着马长风那边的消息,一旦有了什么进展,还可以跟刘雪婷两人商量一下。莫正新把车子给了坤子之后,就进了杨丽丽的店里。见莫正新进来,杨丽丽只是很简单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开始摆弄那些茶叶。“丽丽,你们解老板很敬业呀,这么早就过来查岗了?”莫正新有些试探的问道,其实他一看到坤子的时候,心里就有些小醋意了。“怎么了,他自己的生意,不盯紧点儿行呀?这有什么奇怪的?”杨丽丽拿掸子在清扫那些包装上的灰尘,其实她每天都在打扫的,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不会是昨天晚上就睡在你这里的吧?”莫正新终于没忍住,把他的猜疑给说了出来。“你什么意思呀?”杨丽丽脸不由的一阵红,狠狠的瞪了莫正新一眼。“呵呵,我没什么意思呀,老板睡员工也是常有的事儿嘛。”“别放,想在这儿玩就玩会儿,不想玩就滚蛋!”杨丽丽把掸子一摔,没给莫正新好脸色看。

 “我不过就是随便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真是的,不就开个玩笑吗?”***坤子在刘雪婷的办公室里向她汇报了绑架案的审讯情况,刘雪婷几分‮奋兴‬又几分沉重,能挖出柴雄这样的大鳄来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但吴小军队伍里的内鬼却是让她多了几分担忧,看来案件还十分复杂。

 据马长风透,有几个绑匪就是柴雄的手下,已经得到了证实,但现在还没有待整个绑架案是不是与柴雄有着直接的关系。但很快马长风就打过来电话说后面不能联系了,市局来了一名正处级巡视员,督导整个绑架案的侦破工作。

 坤子不太懂体制内的一些规矩,便问:“这个案子是县‮安公‬局立案侦破,怎么突然来了一个巡视员?巡视员是干什么的?”刘雪婷并不有给坤子解答巡视员的问题,倒是沉思了起来。

 “按说县局立案的案子,上级‮安公‬机关应该不会手的,除非两种情况,一是案情重大,二是上面不放心马长风,那么,会不会是柴雄嗅到了什么味道开始行动了?”

 “也说不定是上级‮安公‬机关对这次绑架案非常重视吧?”坤子这话算是安慰刘雪婷,其实他也知道,柴雄在市里的能量大得很,既然这次绑架案与他有关,现在绑匪已经到案,他不可能坐着不动的。

 所以,坤子更怀疑这个巡视员的到来与柴雄的动作不无关系。夏梦早就看到了坤子的车子也停在院子里,可这一回无论如何她也不敢随便闯局长办公室了,如果刘雪婷不叫,她决定不靠近她的办公室半步。

 她真的害怕再次撞见刘雪婷跟坤子抱在一起的情景。县‮安公‬局的小型会议室里,巡视员张国忠坐在上头,马长风与两个副局长还有刑警队长秦保田一字排开坐在下面,马长风向张国忠汇报着案件的侦破进程。

 张国忠掐灭了烟头之后,语重心长的说:“案子要破,但绝对不能用刑的,现在网络如此发达,媒体也相当关注,如果有程序出了问题,那就是给我们‮安公‬系统抹黑了!”

 “张局,这个请您放心,我们哪能执法犯法?一切都按照程序来,这个一切都由秦队长负责,他可是老刑警了,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马长风现在还搞不清张国忠的来意,自然是小心翼翼。

 “这可不光是一个刑警队长的责任,老马,你可更是老‮安公‬了,难道也不清楚你才是负主要责任的吗?”张国忠语气不冷不热,但表情却是相当严肃。

 “现在是经济发展时期,如果案子牵扯到了经济领域里的重要人物,那还是要特别慎重的,不能轻易下结论。

 尤其是重大线索,必须向市局在第一时间汇报,当然了,局里让我来巡视,你们可以直接向我汇报就行了,这是靳局长在局委会上的决定。”说完之后,张国忠的目光在所有与会人员的脸上扫了一遍,似乎看看响应度。

 “张局来饮马指导工作,我们全局热烈!也坚决支持张局的工作!”说完,马长风带头鼓起了掌来。

 不过,在这个小小的会议室里,不过四个人的力量,那掌声就显得很没有气势。但看到四个人那认真的表情,张国忠也就很足了。

 “谢谢,”张国忠觉得那很单薄的掌声持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举了举手示意停止鼓掌,然后说“我在这里会一直呆到案子告破,并把结果带回市局里去,大家一定要慎而又慎!”

 会后,张国忠要求马长风带着他去看审讯的情况。马长风这才意识到来者不善,因为从刚才会议上他的讲话已经听出了端倪,什么牵扯到经济领域里的重要人物要慎重之类的话,那不就是让这个案子适可而止吗?

 马长风心里在骂娘,但脸上却不得不陪着笑,他同样猜到了今天市巡视员的到来与那个与案件有牵扯的柴雄有着重大关系。

 但是,这些猜疑,岂是他一个县‮安公‬局长可以跟巡视员讲出来的?从今天的谈话里,马长风甚至意识到那个靳局长就有可能是柴雄的保护伞,可是,他手里并没有任何的证据,更何况今天张国忠的讲话汤水不漏,你能抓到他的什么把柄?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