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347章 两人刚一上车
作为一个有头脑的女人,她自然能够想到这些。就算是那许多的政治利益她不考虑,单是她与坤子的个人感情,她也不希望坤子出现任何的差错。

 而现在看来,她还要说服坤子能够平静的对待马长风目前的决定,毕竟这种事情,还得由马长风来作决定更加合适,如果武警不出面。

 而只由吴小军的那帮手下参与的话,这次较量到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而且伤亡那是必然的了。就在坤子与刘雪婷一起交流的时候,马长风也来到了葛顺平的办公室。他将坤子的想法拿出来听听葛顺平的意思。

 “那你是怎么想的?”葛顺平向来不先表态。“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我不想再给葛书记添麻烦,这事儿得先放一放,反正他们准备以这样的方式来对付坤子了,一般情况下,他们应该暂时不会轻易出手了,别看他们现在表面上嚣张。

 其实也是狗急跳墙的表现,他们也不愿意过分的暴自己,只要我们内紧外松,他们就不会做得太过火了。

 这次张秘书的坠楼事件,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害怕暴自己才急于出手,如果我们暂不行动,他也自然也会放松警惕,其实他们也是尽量不想制造太多的麻烦引起我们的注意不是?”

 “呵呵,我这边倒不是用太多的顾虑,我相信上级组织会给我一个清白的。”葛顺平笑着说,他也怕马长风畏首畏尾,投鼠忌器。

 “也不全是,坤子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如果单纯武警出动的话,不方便行动,很容易暴行动目标,而且对于坤子与那个叶子的‮全安‬会构成不小的威胁,很有可能会让上次的绑架重演。

 而要是让吴小军的人参与进来,一旦出现了伤亡,那就会被社会上传为黑帮火拼,到时候舆论压力会更大,对于你我与坤子他们更加不利。”

 听到这里,葛顺平才觉得马长风的考虑还是相当到位的。“既然这样,那就等等看吧,如果他们就此罢手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我就怕坤子跟雪婷两人想不通呀。这两个家伙求胜心切,一时半会儿肯定听不进我的意见的。”马长风最担心的还是坤子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这个嘛有机会的话,我会劝一劝他们的。”葛顺平笑着说。

 听到葛顺平这样说,马长风也放心了,毕竟刘雪婷是葛顺平的亲生女儿,他的话,她应该能信听得进去。

 刘雪婷与坤子两人在一起发了一通牢之后,也没有弄出个什么结果来,因为这件事情最终的决策还得听马长风的,至少调动武警那一关,就是葛顺平也做不了主。

 坤子去了吴小军那里得先把这个商量的结果通报一声,免得吴小军提前搞得兴师动众的反倒把事情给搞砸了。果然,吴小军正要准备动员自己的手下了,只是他还没有开始行动。

 “那意思是说就这样取消了?”吴小军更是不能理解,因为在他看来,这正是集中打击敌人的好机会,不可错过。“暂时取消,我现在也弄不清马局到底是什么想法,好像有些犹豫。”坤子显得无打采,没有了士气。

 “那意思是让他们可以继续胡作非为了?兄弟,这样一搞,你岂不是时时处在危险之中了?”

 吴小军当然想以坤子自身的利益来说动他,因这他才是整个行动的中心人物,如果他不打算搞的话,那一切就泡汤了。

 “马局可能也有他的考虑吧?我们至少不能怀疑他的立场,毕竟他是刘姐的亲大伯哥呀,他能不为刘姐的‮全安‬考虑?”

 坤子在说服吴小军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说服他自己。他也很怕吴小军怀疑马长风被人收买而改变了立场,如果那样的话,应该相当可怕。

 所以说,坤子根本不敢去想象。“不过,兄弟我有句话你可以当哥没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呀!”吴小军语重心长的说,毕竟在饮马县的黑道上混了些年头,许多经验与教训都让这个二号人物的看法有些与众不同。“但有一点我们是绝对不能来的,千万不要擅自行动,到时候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谁也不好收拾了。

 吴哥你想想,双方那么多的人火拼的话,能不两败俱伤吗?哪个没有老婆孩子的?咱可不能光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弟兄们生死呀!”坤子一句话让吴小军叹了一口气。坤子这个比他小了那么多的年轻人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能不为之感动。

 而且他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坤子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这一点,早就在坤子营救他妹妹吴晶晶的事件中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好兄弟,我妹妹没有看错人呀!哥听你的就是了,不过,哥也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男人,只是劝你最近少去钓鱼村,就是其他的地方,也尽量要防着女人点儿,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就是毁在了女人的手里呀!

 不怕你笑话,我手下有些女孩还是蛮不错的,我保证不会告诉晶晶就是了!”吴小军狡黠的笑了笑说。***两天之后的凌晨一点,独自一人在家的刘雪婷在恶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机手‬铃声惊醒。

 那铃声中带着一种不祥的预兆,让从睡梦中爬起来的刘雪婷一阵莫名的心慌。电话是马长风打来的。“大哥,什么事儿?”刘雪婷接通电话之后,没有立即听到对面马长风的声音,她预感到这将是一个坏消息。

 刚才她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了丈夫马长安掉进了水里伸着手拼命的向她求救,而她却是两腿怎么也拖不动,站在原地拼命的呼喊也叫不出声来。刚刚被那‮机手‬铃声惊醒的时候,她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汗涔涔的。丈夫马长安外地出差去了,一连两天,突然做了这么一个梦,她的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马长风停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时间,然后才说:“雪婷,你听我说,有一个坏消息,你可得有点儿思想准备。”马长风话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这更让刘雪婷心神不宁了。

 “大哥,到底怎么了?”刘雪婷的声音有些难听,她一时着急,那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不像她自己了,她预感到可能这个坏消息与自己的丈夫马长安有关,可她还是不愿意在这个时间提及他的名字,更不希望在这个坏消息里听到马长安的名字。

 “长安他…”但刘雪婷还是听到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消息。马长风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已经有些哽咽。“大哥,长安他怎么了?”

 刘雪婷的声音马上提高了数十分贝。“他走了。雪婷,你先起,哥马上过去。”然后马长风就扣了电话,下楼之后,司机已经把车子开过来等在了那里。上车之后,马长风跟司机说:“去矿管局家属院。”

 不到五分钟,车子在几乎空无一人的马路上飞奔到了矿管局家属院里,而此时的刘雪婷却还呆呆的坐在上,她在放下了‮机手‬之后,就一直那样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未动,直到马长风上楼来敲她的门之后,她才有了意识,从上下来,给马长风开了门。

 一进门,马长风就看到了刘雪婷依然穿着一身睡衣,云鬓凌乱,显然是没有梳理过,刚刚醒来的样子“雪婷,马上穿上衣服,跟我走。”可刘雪婷却站在那里没动:“长安他到底怎么了?”

 刘雪婷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声音也带出了哭腔,她已经从马长风的话里意识到,恐怕现在的马长安早已离开人世了。马长风也不顾了‮女男‬之别,一把将刘雪婷搂进了怀里:妹子!他永远离开我们了!”

 马长风也立即哽咽起来。那毕竟是他的亲弟弟。尽管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感,可当刘雪婷真真切切的听到马长风的嘴里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

 “他出什么事儿了?”刘雪婷抬起头来,睁开泪眼,看着马长风,依然不相信的问道。前两天还有说有笑的丈夫,突然间说没有就没有了,这让刘雪婷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现在我也不清楚,我是接到了那里的‮安公‬的通知,初步断定是心肌梗。”马长风悲伤的说。

 但在刘雪婷面前,他还得装得坚强一些。“不可能,长安他从来就没有过心脏病的征兆,他还曾是篮球队员呢!”说一个曾经活蹦跳的人死于心肌梗,刘雪婷绝对无法相信这样的结论。

 “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吧。”马长风拥着刘雪婷的‮子身‬往外走,此时连他也忘记了刘雪婷只穿着一身睡衣,直到两人快要出了房间,马长风这才意识到刘雪婷还没有穿衣服。

 又等了五分钟,刘雪婷换了衣服,快步下了楼,两人刚一上车,司机就起步驶出了小区。从饮马到马长安出事的城市走了将近两个钟头的车程,这还是一路狂奔。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