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361章 在家里时候
而现在事情摆平了,他又跑来了,王雪怎么可能会原谅他?坤子发现此时刘勇的额头上竟然冒出了汗“坤哥,今天我不去找她了,是我不好,我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没有身而出,让她凉了心,也让她失望了。”说完,刘勇果断的转身走。

 坤子却一把抓住了他:“你个怂包!让她拒绝了几次就失去信心了?还有点出息没?我也是一直没有再见到王雪,今天是第一次过来看看她,我已经劝过了她,相信她能够谅解你的,可是,你得给她一点时间才行呀,你得让她看到你的诚意,不能老是强调自己的理由!是男人,就得敢于承认自己的懦弱,别他妈拿着懦弱当勇敢好不好?”

 这样让坤子训斥了一顿之后,刘勇反而觉得心里痛快了一些。“坤哥,我得回去反思一下,我一定要让王雪感受到我对她的真诚的!”刘勇抬起了头来,感激的看着坤子,那眼神已经比原来坚定了许多。

 从那眼神里,坤子感觉到刘勇似乎在一瞬间长大了,不再像一个孩子。“是呀,是男人,就得担起男人的责任来才行。不然的话,女人会把咱们当男人吗?人家就算是养条小狗,在关键的时候还能朝着敌人汪两声呢。”

 听了坤子这话,刘勇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坤哥,我听你的,我要做王雪的一条狗!谁要是欺负她,我就咬死他!”

 坤子回到村里的时候,却看见一辆小三轮拉了些鲜茶叶朝着他的炒茶房开去,从车里约略看到坐在三轮车里的还有一个女人,因为光线太暗,他没有看清是谁。

 坤子明明没有安排炒茶任务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他没在家的时候,王翠花私自安排的?这一段时间应该不是炒茶的时候了?***

 坤子赶紧回家把车停下,直奔炒茶房去。刚到那儿,就看到冯秀梅已经卸下了竹篓里的茶叶,正跟三轮车师傅算车费。“秀梅姐,你这是?”坤子看着四大篓子青叶不解的问。“快帮我把茶搬进去。”把钱交给了师傅之后,冯秀梅指着地上的四篓茶叶说。

 坤子二话不说,把两篓茶叶搬进了茶房。“我想再炒几锅练练手,不然过些日子就生疏了手艺了。”“那这些茶叶都是你自己去买的了?”坤子问。

 “不然我还能找你报销不成?”冯秀梅擦了把汗,笑着说“放心吧,姐折不了本儿的,姐的手艺虽然不,炒出来的茶叶也还拿得出手的,到时候我就送乡亲们当过节礼了。”

 听着冯秀梅这样说,坤子竟然有些感动,自己炒了那么多的茶,也不过是送了冯秀梅半斤好茶算是品尝,而冯秀梅却甘愿自己花钱练手艺,炒出来的茶还要送给乡亲们尝尝,他这个茶庄老板却是一不拔。

 “我能帮你干啥?”坤子直接扒了上衣,准备给冯秀梅打下手。“先把这些叶子分拣一下吧。”

 冯秀梅估计坤子应该懂得给茶叶分类,然后才能一部分一部分的杀青。坤子还真干了起来,不过,与冯秀梅相比,即使做分类的活,他也不够麻利,因为他就没有像样的练过。

 现在冯秀梅倒是成了师傅。看着冯秀梅麻利熟练的动作与她那副认真的表情,坤子有一种感觉,自己将来的整个炒茶业务全交给这位‮女美‬姐姐就不用自己半点心了。

 “炒茶这手艺全在手上,手感好了,炒的火候才会准。所以姐得好好练练。”“秀梅姐,你不会自己练好了手艺之后另起炉灶吧?”坤子试探着问,因为他知道,老李家的人都是精明的买卖人,李旺保不准会给冯秀梅出这样的主意。

 “姐就是起再大的炉灶,炒出来的茶叶卖给谁呀?你既然设了茶庄了,还要大片种植,咱要是没有自己的手艺人怎么能行?前些日子你都投了那么大的本儿了,可姐还是觉得手艺上的事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我得再琢磨琢磨。

 现在的叶子不值钱,却可以练手艺,可惜现在村里人没有愿意跟我学的。不然的话,姐可是个好师傅呢。”冯秀梅一边忙活着一边说。冯秀梅干活麻利,那两个子在薄薄的衣服下面晃得也厉害,有时候坤子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走神儿。

 “那你自己出这么多钱,又花这么多时间,李旺哥乐意?”坤子最清楚李旺那德。“乐不乐意的,姐说了算,他还能挡了我练手艺了?再说,也花不了几个钱,将来姐要是能给你撑起这个摊儿来,你还能亏待了姐不成?”冯秀梅朝着坤子笑了笑。

 虽然是玩笑的话,但也算是自己意愿的表达。“那是,我就是亏待了我自己,也不能亏待了秀梅姐的!秀梅姐,现在看我那两个茶庄的茶叶卖得不错,将来扩大规模是必须的了,到时候你可不能摞了挑子呀?

 我整个摊子还得指望着你秀梅姐给撑起来呢。这回你家花了多少钱,我坤子一并给你补上,我不能让你们吃了亏的。”

 两人正在说着话,只听到外面一阵重重的脚步声。那明显是一个男人。坤子不由的抬头朝门外望去。却见李旺正黑着个脸气冲冲的奔了过来。“李旺哥?”

 坤子一看李旺那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你这个败家的臭娘们儿!竟然自己拿了钱给别人当本钱!”说着,李旺冲上前去,朝着一个竹篓一脚踢去,整个篓子在地上滚了起来,里面的茶叶也散了一地。

 “李旺,你这是干什么?”冯秀梅霍的站了起来。“这是我李家的钱买的茶叶,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坤子,你算是什么东西?既然你要做买卖,你凭什么自己不出本钱,却鼓动着一个不懂事的娘们给你买茶叶练手艺?你还是个男人不?”

 “李旺,这关人家坤子什么事儿?茶叶是我自己要买的,手艺是我自己要练的,与坤子无干,你给我滚回家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的!”

 其实好几天了,冯秀梅就跟丈夫李旺商量过这件事情的,可李旺却非要冯秀梅以给坤子做事为名,让坤子出钱,连冯秀梅练手艺的工时都记报酬。

 冯秀梅不是那样的人,哪里肯答应,后来,冯秀梅自己带了钱去城里雇了三轮车,买来了茶叶,这才惹来了李旺的一腔怒火。

 坤子只好站起来,但一时间他已经让李旺给气得有些面红耳赤了,不过他还是掏出了烟来递给了李旺一棵,毕竟他是乡亲。

 而且还是冯秀梅的丈夫,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李旺不接烟,坤子却一个人点上。“李旺哥,这事儿我确实不知道。”

 “不知道你也过来帮着一起干?骗鬼呢?”李旺就像是捉了两人的一样,得理不饶人。“我是刚回村子的时候看见了拉茶叶的车这才过来的,我正跟嫂子商量着呢,这些茶叶钱都算我的,路费工时我也给算上,这行了吧?”

 坤子努力着自己的火气,毕竟如果让冯秀梅自己出钱,李旺心里难以接受。庄户人谁家挣分钱都不容易。“你家出钱那是理所应当的,你以为我会领你的情呀?”李旺气乎乎的瞥了坤子一眼。

 “是不错,前些日子秀梅给你们家炒茶你给的工钱很厚,可是,那也是我们没白没黑夜熬出来的吧?现在你又以练手艺的名义,让我们干活的给你出本儿,坤子你也太了吧?”

 “李旺,你可得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要你家出本儿了?”坤子气得嘴都打哆嗦了,要是换了那些地痞氓的话,他早就一拳招呼过去了。

 可是,现在站在面前的却是冯秀梅的丈夫,他只能强忍住这口恶气了。坤子不好意思与李旺撕破脸,这个时候就只能靠冯秀梅出面了,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只见冯秀梅摘掉了套袖,一股坐在了门板上,两腿一盘,看着李旺问:“今天你到底想咋样吧?是要离婚还是过下去?”李旺顿时哑了炮,看着冯秀梅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秀梅…我…”“痛快点儿。”

 冯秀梅现在连看都不看李旺一眼了,她直接从坤子手里接过了那棵了一截的烟,了起来。村里的女人吸烟的不少,但坤子却从来没有见过冯秀梅竟然也吸烟,其实她也是偶尔上一口。

 而刚才让李旺一气,她无以平复自己的心情,她在家里的时候,都跟李旺讲过多少遍了,将来坤子的事业很有干头,她得像样的把手艺学到手,以后会在合作社里大干一把,可就是这点小本儿资金投入进去就要了李旺这个守财奴的命了。

 现在她不想跟他废话,她早就捏住了李旺的弱点,不然的话,今天怕是李旺要闹个没完没了的了。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