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417章 马长风倒劲儿
“没问题,可以给你点考虑的时间,不过,我的耐心可不算太强哟。”马长风没有继续追问。

 而是中止了这次的审问。他也清楚,对于刘兵来说,这个抉择可能太难了一点,让他突然之间转变过来对时强的那种忠诚不太现实。

 刘晓勇虽然被提审了,却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依然是问了上次问过的问题,马长风也没有让人做他的思想工作。

 因为现在火候还不到,到现在为止,刘晓勇依然还是马长风捏在手上的一个砝码,如果刘兵真的不配合他马长风的话,马长风决计会把刘晓勇放出去,让时强再利用他一次。

 当然,那样的话,坤子就有可能再冒一次风险了。但为了让时强就范,那也是值得的。张威吃了午饭之后,把谷雨送回了电视台。两人一起去了张威的办公室。

 一进屋,张威就抱住了谷雨疯狂的亲吻起来。今天两人让坤子这一吓,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都真的被吓着了。“今天这事儿真的太玄了,你说,要是真的葛书记来了撞上的话,我该怎么办?”张威依然有些后怕的拥着谷雨。

 “以后咱们尽量少一些来往就是了。”谷雨现在已经变成了张威的一只温驯的小绵羊,她能感觉得出来,张威是多少喜欢她。在整个电视台里面,要是论长相与气质的话,她谷雨绝对是一组,哪怕是两人少一些来往,张威也不会舍得她离开电视台的。

 “可是,只要看不到你,我的心里就不‮定安‬,你知道,我多么希望你每时每刻都能出现在我的眼前。”张威不时亲吻着谷雨,同时在她那高耸的玉峰上握捏着。“我又不会跑了,每天还不都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谷雨让张威的一阵情搞得又漾了起来。“雨,上午没有把你梨透,要不咱们再来一次?”中午多少又喝了一点儿,刚好让张威有些‮奋兴‬,下午谷雨又得准备台词录像了,肯定会忙得没有空闲。

 “上午没把你吓坏了吧?”说着,谷雨的手也滑到了张威的下面,那里已经得刚硬,像一钻杆。“吓没吓坏,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着,张威的手就开始解起了谷雨的裙子。

 而谷雨也有些急不可耐的替张威解开了带。还不等走进里面的小间,张威就把谷雨扒了个光,急急的要上。“门还没关呢,你不怕让人进来撞见?”谷雨娇嗔着推开了张威。

 这一回张威真的不敢再大意了,赶紧去关了门。回来的时候,谷雨已经赤条条的躺在了那里,正等着张威上来耕耘了。

 张威爬上去,立即扳开了谷雨的两条玉腿冲了进去。这回张威几乎没有任何前奏,上来就是猛的,直到他连续打了几十次冲锋之后,谷雨才感觉到势头不对,忽然坐了起来,用力的推开了他。

 ***谷雨之所以叫停了张威,是因为她发现张威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准备内了,现在正是她的危险期,很害怕会出事。

 于是张威只好下了去拿了套子戴上。马长风带着与刘兵同样的顾虑去了县委大院去见葛顺平,可葛顺平却没在家。

 作为下级,马长风要见葛顺平,没好意思先打个电话,现在来了之后又是没见人影,更觉得打电话有些不太合适,便问新任的秘书,只说葛书记下去调查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事儿让马长风心里无法‮定安‬下来,于是硬着头皮拨通了葛顺平的‮机手‬。铃声响了不到五秒钟,葛顺平就接了起来。“葛书记,您在哪指导工作呀?”马长风一上来就注意着拿捏了语气。

 “指导什么工作?我在水库上钓鱼,哈哈已经有收获了。有什么事儿?”葛顺平哈哈的笑道。

 “钓鱼?哈哈,葛书记您雅兴不浅呀,能过去陪您一起玩不?”马长风拿不准葛顺平说的是真是假,根据他对葛顺平以往的了解,他是一个严于办公纪律的领导,从来没听说他在办公时间跑出去玩乐的习惯,更何况是出去钓鱼了。

 “我在坤子的水库上,你来吧,今晚咱们可是有酒肴了。”葛顺平显然兴致很高。马长风有点儿晕了,一个堂堂的书记,怎么可能会跑到乡下一个水库去搞这种休闲‮乐娱‬?难道他就不怕让有心的人把他办公时间‮乐娱‬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去?这县委书记可真算是奇葩一朵了。

 “好,我这就过去!”马长风一听葛顺平还邀请他过去,立即来了精神头。他立即问秘书,葛书记是坐什么车出去的,秘书说葛书记从办公室调了一辆旧桑塔纳自己开着出去了。

 “这个老滑头!”马长风笑了笑,心说,他还真够小心的。葛顺平很少在电视上脸儿,所以,要是换一部旧普桑开出去的话,还真不会有人认出他。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马长风打电话让自己的司机给开了一部没有‮安公‬标志的车子出来,把他的警车换了回去。

 不到半个小时,马长风的车子就开到了大坝上来,东边游泳池的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的车子,他也把车子开了过去。

 现在正是盛夏时节,游泳的男‮女男‬女还真不少。看着那热闹的景象,马长风都动了下水游泳的念头。从东边绕道去了南岸,他在车上的时候就看到了葛顺平蹲在那里垂钓。

 “这老家伙,还真有这份闲心!”马长风嘴里嘟囔着就来到了葛顺平的钓位上来,这是南岸,所以背,葛顺平也戴了一顶草帽,手里握一钓竿,样子极专注。他早就看到了从对岸过来的马长风,等他到了跟前,葛顺平也没有抬头,只是说:“别说话,马上就上钩了。”

 马长风看到不少的人在钓鱼,有的因为没有了钓位,只能在两个钓位中间加儿了。好在喜欢钓鱼的也都体谅钓鱼者的心理,没有人因此而吵架。马长风干脆盘腿坐下来,看着葛顺平面前那个轻轻在动的鱼浮,马长风也钓过鱼,知道那是小鱼儿在啃食鱼饵。

 “你钓的鱼呢?”马长风朝着水里瞅了半天也没见到货,要下去查看。“在水里呢。别动。”葛顺平小声说。

 此时鱼浮边上的小水花已经没了,显得很平静,他沉住了气,在等着提竿。马长风心里想笑。刚才还有小鱼儿在啃,那鱼浮子还动一动,可现在连小鱼都不咬了,八成是鱼饵早就泡光了,他老葛还在煞有介事的等着,真有点儿傻。“没食儿了吧?”马长风说。

 葛顺平没有说话,突然那浮子倏的沉了下去,葛顺平直到那鱼浮没入了水里之后,那竿子才猛的挑起,但立即就弯了下来,样子像是钩住了一块大石头,一动不动。

 “呵呵,钩石头上了吧?我看你怎么下水?那边可有不少女孩子在游泳呢,你要是敢衣下水,我就喊,葛书记下水了!”马长风在一边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而葛顺平却一声不吭,两手紧抱着那钓竿。葛顺平就那样了大约半分钟,依然没有动静,就连他自己也有些怀疑了,难道真的钩住了石头?怎么鱼线连颤都不颤?根据他以往的经验,的确是有些打蹲的大鱼,刚刚钓到的时候一动不动,几秒之后才会在水底下逃窜。

 而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不动,难道真让马长风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他没敢松鱼线,左右扯了扯鱼竿,结果还是不动。

 看样子这回真的是钩到石头了。他只好松了鱼线,轻轻的弹了弹鱼钩,钓鱼的经验是钩到石头的时候,就松下鱼线来,弹一弹,或许就会把钩‮弹子‬出来了,如果钩子伤得厉害,那就再换一副。可连弹了几下,都没有效果。

 “下水给我捞钩子去!”刚才让马长风给说中了,葛顺平便把怨气撒到了马长风的身上。“我怎么下水?我又没穿游泳?要不,你叫那边游泳的小姑娘过来给你捞出来吧?”马长风坏坏的笑了起来,葛顺平是书记不假,可由于两人级别差得不大,年龄也比较相近。

 而且还有一层亲戚关系,说起话来也就稍显随便了一点。“你这货,你叫吧,叫过来我就付钱。”

 葛顺平第一次跟下属开起了这样的玩笑,只是声音不敢太大了,别边就有小年轻的在钓鱼。他是故意找了这么一个钓位的,如果是上点年纪的人,怕是能将他这个县委书记给认出来“不怕让小年轻把你这把老骨头给砸扁了?”

 看着葛顺平那挑衅的眼神儿,马长风倒来了劲儿,他一边笑着一边朝东边走,看那样子真的要唤一位小‮女美‬过来给葛顺平捞鱼钩了。

 “动了!是大家伙!”就在马长风准备去叫人的时候,葛顺平的鱼钩真的移动了起来,不过,并不像以往钓到大鱼的时候四处窜,而是非常匀速的在水底下游动。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