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436章 有还是灭门案
“扯了,谁不知道是做思想工作?你问问他们两个?”秦保田指着两个警员说“有什么主意就说吧,马局也是急得要命。今天要是再没什么结果,他一定要骂人了。”

 “做思想工作那得用利益说话,让她权衡一下利弊,你看她配合不配合!”坤子有成竹的了口烟。“那到底怎么个权衡法?你小子说话就不能痛快一点儿?吐一半留一半的,真是让你急死了!”

 “这样吧,今天我去做那个女人思想工作,对付女人我有办法。”坤子还是没把他的主意说出来。“这又不是上那女人的,如果是搞女人,那或许你小子厉害点儿,这是真的做思想工作呀兄弟。”

 “问题是你们‮安公‬去了之后,女人自然会紧张,一看到你们‮安公‬,她自然就想到了男人受到的惩罚会多么可怕,所以对你们设防那也就是自然的了,效果肯定比不上我。”

 “如果你能真的做通了那个女人的工作,我们就可以在她家里安放‮听窃‬器来‮听监‬她跟那个男人的对话,让她引着那个人把事情的真相吐出来。”秦保田着急的说。

 “这个好说,今天上午我就过去,那你先让我看看你们搞到的录像,认识一下那个家伙,别撞到一起了却认不出来。”

 秦保田马上吩咐两个警员把录像放出来把那个男人指给坤子看。“这样吧,什么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们,你们才能过去,最好换成便装。”***

 上午九点多,一辆奥迪停在了王有明家的批发部门前,正在整理货物的李桂香看到这样的车子出现在自家门前,就不由的警惕起来。

 坤子熄了火从车上下来,看了李桂香一眼。这女人一身浅色牛仔装,却颇有些干练的样子,特别是她的眼神,给坤子一种精明商人的感觉。“老板在家吗?”经过李桂香身边的时候,坤子看也不看她的问道。“有什么事儿吗?”

 李桂香却是很警惕的扫了坤子一眼,而在坤子与她擦肩而过之后,那目光又继续追了一段。坤子朝屋里走去。孩子还趴在上睡觉,李桂香赶紧追了上去。

 “你是?”李桂香跟在坤子的股上,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你就是老板娘吧?”“嗯。”待坤子站住之后,李桂香也停下了脚步。她已经感觉出来,这人不是来买酒的。

 “有方便说话的地方吗?”坤子一直没有回过头来,而是在打量着这个既是仓库又是住的地方。

 四间大屋,隔开了一间是住人的做饭的,外面三间全是各种酒跟倒下来的纸箱。李桂香的心里格登一下。她开始猜,这人是做什么的,然后走到了卧室近旁,把门带上来,领着坤子到了仓库那边,就是昨天夜里她跟那个男人滚在一起的地方指了指:“就这儿吧。”

 坤子不客气也不怕脏的坐下了,女人却站在一边,因为那地方不宽敞,要是她也坐下的话,两人‮子身‬就挤在一起了。

 “你一定很害怕老公蹲大狱,是吧?”坤子坐在那里,平视着女人,他的目光正好打在女人那高耸的脯上。女人很丰。看着那脯,他都会有一种扑上去的冲动。女人没说话,其实坤子也没等她回答,这是普遍的认识,有几个人愿意让自己的亲人去蹲大狱的?

 除非两人有仇,或是厌倦到了极点,想找个理由分手。“是呀,如果有证据证明你老公是故意杀人的话,那么,你老公就少不了要接受这个惩罚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然,这个证据可以由你来提供,也可以是‮安公‬自己找到的。‮安公‬很厉害的,你老公可以把牙咬得很紧,但他却通过不了测谎仪器。

 那样的话,他得对自己的谎言做出合理的解释。总之,‮安公‬要想让一个嫌犯把自己的罪行待出来,还是有一套的。

 所以说,侥幸过关是一种很天真的想法。你想不想让你老公自首?那样的话,无期可以判有期,该二十年的可以是十年。

 如果在狱里有立功表现的话,或许出来得更早。是呀,在监狱里蹲上一年都是一种煎熬,可是,身上有罪,即使不受那牢狱之苦,心里也不会安静的,每天脑子里都会转悠那些死人的影子,或许会比蹲大狱更痛苦。”“我老公没有杀人!”女人忽然执拗的说。

 她的突然打断让坤子不由的一惊。但他很快就释然了。她这种急于表白的样子,更加证明了‮安公‬的推理。

 “嫂子,你老公杀人没杀人,那不是你说了就算的,‮安公‬在找证据呢,而且人家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退一步讲,就算是‮安公‬最后把你老公无罪释放了,那你以为就没有人去追究这件事了吗?

 路不平有人踩,你老公公然开车杀人,这样的事情即使‮安公‬查不出来,也会有人去查的。‮安公‬不能动用的办法,自然有人会去用,你觉得你老公能逃得过去吗?到了那个时候,就连包庇他的人都会一起受到惩罚。”

 前面那一大段话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而这一句话却让李桂香心里不由一颤。坤子所说的那些神秘的人给她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这让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好像在很隐蔽的某个地方,存在着那么一个组织。

 现在李桂香不再那么执拗了,而是把目光投到了坤子的脸上。“你可能不知道你丈夫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想听吗?”

 坤子也不管这是不是仓库,直接掏出烟来点上,继续说道“他一下就撞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刚刚发生的一起谋杀案的嫌犯。

 你老公接受了某个犯罪团伙的指使,开车将那个嫌犯当场撞死了。呵呵,你别以为这是为了报仇,那个嫌犯并没有完成这次谋杀。

 不过,他的同伙为了不暴自己,就干了杀人灭口的勾当。也就是说,那帮人杀死了自家的兄弟。你听明白了吧?”说到这里,坤子抬起眼来看了看李桂香,女人美丽的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惊恐。

 “你老公不是那个团伙里的人,只是被临时雇佣,可是,现在‮安公‬已经死死的盯住了你老公,你说,那个团伙会不紧张吗?

 如果你老公把事情待了的话,整个犯罪团伙就被挖出来了,这可是立功的表现。在定罪量刑上,出入可是很大的。”坤子看到女人的眼里突然一亮,但很快就暗了下去。

 “我知道你会有很多顾虑,比如说你跟孩子的人身‮全安‬财产‮全安‬等等。”说到这里的时候,外面突然来了人要买酒。“你能不能等我一下?”女人开始的时候不想听坤子说话,而现在却有些有求于他的样子了。

 “去吧,我不急。”坤子摆了摆手,女人麻利的出了屋子跟客人聊了起来,最后李桂香又进来连搬了几箱子酒放到了客人的面包车上,李桂香忙起来的时候,那身段儿,那前的两坨也会摆动,让坤子心里的。

 李桂香在外面收了钱,揣进了兜里再次回来,站在坤子面前就像个小学生。“找个凳子坐下吧,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的。”坤子笑了笑说。

 于是李桂香找了一只凳子坐在了坤子的斜对面。即使以这样的角度去审视这个女人,也会给人以美感。“刚才我说到哪儿了?”坤子问。“顾虑。”女人很快接口道。

 “对,你有很多顾虑,你害怕指使你男人的人报复你们。我想,你最担心你的孩子。我能理解一个当母亲的心,可是你想过了没有,如果你老公在‮安公‬那边不待,假若说他过了关,放出来了,那么,‮安公‬会真的放松对你老公的监视吗?

 如果‮安公‬天天盯着你老公,那个背后的团伙害怕不害怕,如果他们想保住自己的‮全安‬,你觉得他们最有可能会怎么做?”说到这里,坤子停下来定定的看着李桂香的表情,他发现李桂香的脸色都变了,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个团伙可是向来善于做那种杀人灭口的事了,已经有十几人死在他们手上。这些人无恶不作,有的还是灭门案,惨绝人寰呀!”“你是…”现在李桂香还不清楚坤子的‮份身‬,她只能从坤子说话的角度来揣测他的立场。“我是谁你不用管,我只想把两条路摆在你面前让你选,要么好好的配合‮安公‬让你老公争取个自首,然后把那个犯罪团伙的老窝端了,要么就是顽抗到底,然后就是被那个团伙灭口。我看你也不是个糊涂的女人,应该知道哪头轻哪头重的。”

 等了好一阵子,李桂香都没有说话,她的心里好矛盾。“如果你真的想拯救你们全家,我可以帮你。”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