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466章 别人手艺不行
“知道了大哥,以后我不去了就是。”彪子低下了头,虽然他知道时强不可能亲自去跟踪他,但肯定会让人盯过他的梢,所以,他也不想在时强面前说假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不让你去,你空还是要去的,至少可以了解一下那个女人的思想动向哪,别到时候让那娘们儿反水了你却被蒙在鼓里。”时强要的是结果。

 “谢谢大哥教诲,我一定会把住那个女人的脉的,嘿嘿,大哥你知道吗?王有明那东东肯定不行,足不了她,我感觉得出来,那女人是个内型的,做起来可带劲儿了!”

 一谈起女人来,彪子就眉飞舞的,可时强却没有心思去听他说这个,于是冷了脸道:“让你去可不是让你睡女人的,那只是一种手段而已,为的是观察那女人的态度,你得让她明白,一旦她对‮察警‬说出了实话,那他就是杀人的罪名,那毕竟是她的男人,男人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是天!

 一般情况下,女人都不想让自己的天塌下来的。你记住这一点。平时多注意看看有没有‮察警‬去她那里光顾。”“我会亲自负责这件事的!”“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好的苗头,那就果断把那个女人给我除了!”时强恶狠狠的说。

 听到这话,彪子的‮子身‬不由的一颤。***听到时强那种凶狠的语气,就连张彪都不由的有些战栗了。

 “老大,我倒是担心方向那个货,用不用个机会去教训她两下,也好警告警告她。”张彪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借机会去赚方向的便宜,因为之前吴小军还神气着的时候,这个张彪也曾经勾引过一回方向。

 可是方向却没有任何的反应,直接不鸟他张彪这样的货。这让张彪一直怀恨在心。“算了,那个女人暂时不要去招惹。”时强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为什么?一个过气了的小三儿而已,现在就算是收拾了她,吴小军也不会在意了。”彪子说。

 “你懂个,那个女人毕竟与葛顺平扯上了联系,现在如果方向出了什么事儿的话,葛顺平就算是为了撇清关系,他也要主张一查到底的,那反倒是引火烧身你懂不懂?”时强一直没有对方向有任何的动作,正是出于他对葛顺平的顾虑。

 “大哥,葛顺平怎么了,他这个县委书记我看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罢了,你看看咱们县里那些赚钱的买卖哪一样不是都让老贾给占去了,他葛顺平空当了一把手却啥事儿都没有捞到,窝囊死了!你鸟他干什么?我看那家伙就是一个胆小鬼,没什么值得顾忌的。”

 彪子不以为然,因为从葛顺平来到饮马县之后,不仅没有什么形象工程,许多项目还落到了贾县长的手里,在外人看来,葛顺平就是一个受欺负的老货,所以彪子看不上他也不为怪。

 “呵呵,彪子你这回可真是看错人了。跟你实说了吧,之前我也是这么看老葛的,总觉得那人太无能,县里抓钱的工程都让别人揽去了,他竟然无动于衷,可能是强龙不过地头蛇的缘故吧。可自从这次锋之后,我却对这人有了新的看法了。”

 时强出烟来递给彪子一,这在之前是很少有的,都是彪子自己的烟。可现在不同了,彪子几乎是时强唯一可以信得过的人手了,他不得不对他好一点。“我就没看出他哪一点儿有县委一把手的气派。”彪子还是不服气。

 “这次让纪委调查他,有什么结果了吗?你小子是不知道纪委所谓的调查的厉害呀,把人弄去之后,什么也不提示,就是让你待问题,呵呵,这一招真他妈厉害,多少人被关起来之后,一下子就懵了,谁知道纪委要问的是哪一项,你想想呀,现在的官员哪个敢说自己的股底下是干净的?

 所以嘛,被调查的人就只能一样一样的说了,开始是拣轻的说,但他们是不会让你停下来的,就算是因为某事抓到了你,也不会说可以了,待完了。

 呵呵,所有进去的人都是吃了这个亏,所以,大部分自己做下的事情就都说了出来。关键是不让你睡觉呀。你是不知道,人要是没有了睡眠,那意志就彻底垮了,那个时候说啥也不住了,恨不得编上一些不是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然后求得一个安稳的睡眠。”

 “有这么厉害?”彪子不相信的问。“那让你三天三夜不睡觉试试?”时强笑着说“而葛顺平这货却不同寻常,关进去之后,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待,一来是这家伙牙咬得紧,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可能这家伙就是一个比较干净的官。

 呵呵,在现在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清廉的官,我真有些不太相信呀!开始我们真的低估了他了。一个连女都不近的官员,你说,他还是人吗?”在时强看来,葛顺平简直就难以置信。

 “其实也不是,那马长风也那么干净?我才不信呢。”“马长风跟葛顺平不是一回事儿,马长风才多短的时间?刚刚弄进去就有人保他了,我那位大哥还因此差点儿丢了官呢。”时强第一次在手下面前说了实话。

 “对了,上次来的那个姓黄的没有再来吧?”“一直没有。大哥觉得那人有什么不对头吗?”彪子问。

 “突然来那么一个生人,当然得警惕一点,可我们又不能冷了生意,我听说他来呆了几天就卷了几十万走了,高手哪。”时强沉思着。

 “什么高手,我们是还没对他动手而已,因为我觉得那家伙是条大鱼,等时机成了,一定宰他一个狠的,让他吃了谷子还米!”彪子恶狠狠的说。

 “呵呵,我知道这是你的拿手好戏,不过,可不能做过了头让人看出破绽来,还是小心点为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得做得天衣无才行,不能出半点马脚来。”时强嘱咐道“我是担心那人是坤子他们的卧底呀。”时强忧心忡忡的说。

 “大哥也太小心了吧?他坤子再能耐,还能专门去请了高手来对付咱们的赌场不成?我看坤子没有那样的心计,一个小孩而已,如果大哥允许,我可以精心设一个局,把坤子那五百万的货款都给吃了!”

 “暂时还是不要去打那小子这方面的主意,太费神了,上次刘兵还不就是掉进了他的陷阱里去了?

 不过,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凭着坤子一人的能耐,他怎么可能把刘兵手下的顶尖高手给办了?彪子,你不觉得这事儿有蹊跷?”

 “这有什么蹊跷的?一定是小月那个表子了机密,你想呀,坤子早有防备,而我们的人却还蒙在鼓里照着原计划行事,不吃亏才怪呢。”“那个姓黄的来饮马县到底买没买房子?”时强问。

 “没有,可能是还没有定下来吧?看那样子好像是要炒房。呵呵,像我们这样不上线的县城,房子有个啥炒头?”

 彪子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升值空间还是有的,当然比不了市里的房市了。呵呵,坤子以为这回是叼到了一块肥,他却不知道到时候这块却是吃不到嘴里去的!

 有些事情还需要你去具体操作,所以,你现在可千万不能出事,不过,现在我不会告诉你具体的方案,等他工程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咱们就让他骑虎难下。”“老大办法多,到时候一定有坤子好看的了!”彪子嘿嘿笑道。

 “有时间你可以去找刘晓勇一起聊聊,那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只要说到了点子上,他还是会动心的,既然晚上他蹲坑过,说明他已经怀疑咱们了,所以就不要再用那样的笨办法了,再说了,打了曹晓丽的玻璃,还得咱们花钱去修不是?不然的话,传了出去也不好听,让人以为咱们不管刘兵的家人了。”

 时强跟彪子交谈了近一个小时之后,让彪子把菲菲叫上来。彪子找到了菲菲,传了话,菲菲来到时强办公室的时候,时强已经在他里面的那间卧室里只穿了睡衣,趴在上。

 很久时强已经没有单独跟菲菲在一起了,他明知道菲菲时常接客,可他还是无法抵御菲菲的那种魅力。“强哥。”

 菲菲径直走进了卧室来到了边。“呵,这些日子身上有些累,给我放松两下吧,别人手艺不行,我就觉得你的手受用。”时强趴在那里,只是稍稍回了回头对菲菲说。

 “强哥是安慰菲菲吧?”菲菲当着时强的面,直接换下了身上的裙子,套上了留在时强卧室时的那套“工作服”这是时强准备为菲菲准备的。

 菲菲那工作服里面是真空,只是在间松松的系了一条带子,然后就趴到了时强的背上,非常温柔的用她的‮体身‬给时强‮擦摩‬起来。

 与其说是有‮体身‬‮摩按‬,倒不如说只是用那两坨‮摩按‬。“菲菲,我听说上次那个姓黄的给了你不少钱?这事儿是真的吧?”时强一边享受着菲菲的‮摩按‬,一边问。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