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494章 坤子这才知
“你是说市里的人?”“还会有别人吗?告诉你,即使你花了钱摆平了那几个领头的,他们是不会带人闹事了。

 但是,只要摆不平上头的人,那么,接下来他们还会找上其他的领头人。你想想,这事儿还有个完结吗?你花钱花到几时是个头儿?”王斓了了几句话就把事情的关系摆得清清楚楚。

 “那你说咋办?”让王斓这一说,坤子这才知道,自己原来的预案那根本就是往一个无底里填石头。

 “当然是去找市‮府政‬的人谈了!你想想,这楼盘是从他们的手里接过来的,尤其是这施工环境,当然得由市‮府政‬保证了。我说的是软环境。因为那楼盘是市‮府政‬与原来的购房户清算的,与你们新的接盘手有什么关系?”“这个道理我是明白。

 可是,就凭我,去市‮府政‬谈这事儿,恐怕他们连面都不让我见的!”现在坤子才知道自己干一件事情遇到的实际困难得有多么大。

 “呵呵小子,现在你的鸿鹄之志受挫了吧?跟你说,房地产这一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干的,里面猫腻多着呢。”王斓马上有了老行家的资格“要不要姐给你上一课?”

 “姐,你就别挤兑我了,现在我都急死了,人还在工地上闹着呢。如果不马上开工,让他们这样闹下去的话,我可是拖不起呀!”坤子心里很清楚,别看吴小军的资质在饮马县还行,可一到了阳光市里,那就是一只小麻雀,飞不了多久就得落到地上的。

 所以,根本就经不起大的折腾,除非一切顺利。“现在急了吧?求到姐了?谁让你在关键时候都要拿姐一把的?姐也要让你小子尝尝被人‮磨折‬的滋味儿!”

 王斓的眼里便有了那种娇媚与小女人的风韵。坤子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而王斓却是如沐春风。“好姐姐,求你了,有什么妙招儿就快快赐给小弟吧?”坤子上前抓住了王斓的双手。

 “别让人看见了,多不好?”王斓娇嗔的瞪了坤子一眼。“晚上你把姐伺候舒服了,姐自然会帮你想办法。”

 ***坤子赤着‮子身‬在王斓那白上耕耘着,可他的心思却还在自己的那个烂尾楼项目上,到了现在,王斓也没有具体告诉他到底应该如何应对阳光市的那帮领导们。

 “乖乖,你分心了!”王斓躺在那里享受着坤子的一次次冲。但她却明显的感觉出来,此时的坤子远不如昨天晚上更用心,那力道,那专注都差了那么几分火候。

 对于这事儿比较挑剔的王斓怎么能感觉不出来?“我有吗?我可是很用力的了!”坤子已经有汗下来。他总觉得力不从心。

 “肯定是还记挂着你那点儿破事儿吧?放心吧,明天保证给你处理好了,而且用不着你花一分钱。”王斓信心满满的说。

 “王姐你到底有什么妙招儿?跟坤子说一声,不然要把小弟都憋出内伤来了。”坤子无奈的拔出了‮子身‬,他身上的汗已经弄了王斓的肚皮,可他分明感觉到自己没有把她给犁透,而且,越犁越肤浅了。王斓也不责怪他,而是坐了起来,把浑身汗涔涔的坤子拥到了怀里。

 “姐什么样的风没有见过?你还愁姐摆不平这么一点小风波吗?别说只是一个副市级的小官儿,就算他是省级大员,老娘也不怵他!

 姐没别的嗜好,更不愿随便招男人,你是姐喜欢的男人里面最有味道的,来,让姐好好给你弄弄,不过,你可不能再分神喽?要是让姐白费了力气,那姐就把你小弟弟给咬下来…”说着,王斓就把坤子按在了上,扯过了旁边的浴巾在小坤子上擦了几把。

 然后就俯下了头去,极仔细的服侍起来。王斓的一席话让坤子的心‮定安‬了不少,现在他算是想开了,人家这么大的一个集团的老总,处理那么小的一点风波应该是不在话下,自己又何苦去担心?

 吹牛的活儿这女人未必没有干过,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应该还不至于动用这样的伎俩的。只是事情落在谁的头上,谁就会着急,事实上,今天下午王斓知道了这事儿之后,在吃饭之前,她就已经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下电话过去。

 至于是不是为了坤子这事儿,坤子也不得而知,直到把小坤子又弄得举起了之后,王斓这才重新躺下,并摆出了一个高难度的瑜珈姿势让坤子来配合。

 对于坤子来说这个并不难,因为他只是把‮子身‬凑过去然后将那刚刚被王斓吃过的小坤子送进去就成了。坤子真没想到王斓并不算瘦的身材竟然能做出那么高难度的动作来,这个姿势让王斓的‮子身‬几乎是重叠了起来。

 当坤子再次冲锋的时候,那感觉活像是掉进了一个泥潭里面一竿子到了底!甚是舒。王斓也快乐的息着,明显比刚才‮奋兴‬了许多。王斓连飞了几次之后,两人才觉得有些疲倦。

 “今晚就别回去了,好吗?”暴风雨过后,王斓像是哀求似的拥着坤子。王斓是一个女强人,她自然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坤子。

 其实她的婚姻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之前她与丈夫的结合那完全是两个家族的关系,可为了不惹父母难堪,也不让对方下不了台,毕竟是世,她竟然没有反对这门关系着自己一生幸福的亲事就跟丈夫结婚了。

 后来当她发现了丈夫早已与她同异梦之后,她那种在婚后培养感情的美梦也从此破裂。更让她受不了的是,好几次丈夫的光辉形象竟然出现在了网络上,那时她才彻底的给自己的丈夫下了一个定义…真正的浮夸公子。因为王斓掌控的是自己家族的公司,所以财产并不担心被自己那混蛋丈夫挥霍掉,至于他是如何毁掉了他自家的产业,王斓从不过问。

 两人现在只是没有离婚而已,但早已形同路人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失败的婚姻也是一种‮大巨‬的痛,她不想告诉外人,在任何场合下,王斓都表现得异常的坚强和乐观。

 所以,第一次坤子问她要是她的老公突然带人来查岗那该怎么办时,王斓竟然很直接的告诉坤子:她很希望老公能看到她被别的男人着的场面。

 当时坤子绝对无法相信这是她的真心话,因为他并不了解王斓的家庭状况。“今晚你要是再不说你的计划的话,我会‮夜一‬无眠的。”坤子既然决定了要跟这个女人学东西,那就得刨问底儿。

 “你小子就是没点儿耐。那我就不妨告诉你吧。先抱我去洗个澡,身上都是汗了。”王斓赖皮一样的在了坤子的身上。坤子无奈,只好从命,唉,没办法,谁让现在是求着人家呢。两人在浴室里一起洗了澡,坤子又亲自给王斓擦干了‮子身‬把她抱回了上。

 “给我烟。”王斓将‮子身‬半依在头上。坤子拿了她的女士香烟先点上又送到了她的嘴里。

 王斓一边着烟一边说,她今天下午就已经派公司的一个中层去了阳光市,现在已经住进阳光市的四星级宾馆里了,派那人去的目的,就是跟阳光市的领导谈一谈她的亚星集团去阳光市投资的事宜。

 “你们集团真的要去阳光市投资吗?”坤子不知道这是真是假。“怎么不可以吗?顺便去看看,如果有钱赚的话,为什么不行?不瞒你说,我随便在阳光市扔下几个亿,你们市长就得把我当成贵宾的,说实话,以前我还真没看上那座小城市,不过,这几年发展得很快,真的在那里投下几个亿的话也不会吃亏。”

 “原来如此?”坤子这才恍然大悟。“最后向他们挑明了咱们的关系之后,他们能看不破咱这只是一个骗局?”

 “怎么说是骗局?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就算是我今年不投,那也不表示我以后不投吧?就算是到最后不投,至少给你们阳光市的领导有个宣传的噱头,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政绩哪。

 呵呵,现在的副市长们到处招商引资,有我这么一个大户出场,他们能不高兴?再说了,他们怎么知道我是真投还是假投。我让我的人顺便提一下阳光市投资的软环境,特意提一提你那边的事情,我看他们不着急才怪呢。”

 王斓得意的着烟从烟雾里看着坤子那吃惊的表情十分的足。“怪不得你一直稳坐钓鱼台呢,原来你只派出了一个手下?”

 “这叫瞒天过海知道不?你小子光看我人在这儿什么事儿就办不了啦?照你这么一说,我在这儿学习,那公司还不运转了呢!再说了,初步考察而已,用得着我一个董事长出马吗?”

 听着王斓的一番安排,坤子这才知道,阳光的事情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不顾王斓手上还拿着香烟,扑上去一把抱住了王斓的脖子:“宝贝儿,让我好好亲亲你!”刚刚洗过了的‮子身‬再次在了一起。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