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541章 尽量少些漏恫
而坤子这次并没有摸她的,只是两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专心的亲吻她的咂着她那灵动的香舌。坤子在冯秀梅的嘴里闻到了一股茶香,他猜,吃了饭之后,她一定是嚼过茶叶了。

 而这也证明她对自己的偷袭还是蛮期待的。两人狂吻了一阵,剧烈的‮动扭‬中,冯秀梅自然感觉到了坤子间那‮大巨‬的求,但坤子始终没有再进一步,而是慢慢的熄了火,然后拢了拢冯秀梅有些凌乱的头发,看着她说:“走,上工去。”

 上午九点,饮马县委会议室里,所有的常委都已经到齐,葛顺平最后一个到场,他自己端了一个茶杯,往桌子前面一放:“现在开会。”“大家都知道,抓时强的那天,时强正在兑现当年欠下的集资款,由于时强被抓,偿还集资款的事儿就被迫中断。

 所以,债权人都一直在闹腾这件事情,今天把大家招集起来,就是商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的。

 从目前时强的公司账目上来看,已经没有多少动资金,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部分群众得到了部分偿还,但大部分还只是拿了一张欠条儿。今天我想先听听各位的有什么好的想法。”

 葛顺平的开场白非常简练,开门见山。刚抓时强的那一天,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那样的突然行动给震懵了,自然没有人敢于发声,但事过之后,不少人自然还是惦记手里的那张欠条儿,时强的财产如果被充公没收了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的欠条儿永远都只能是一张白纸!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起来找到了县府。但县府也没有办法。在此之前,有一个人向葛书记提了一条建议,把桃源谷大厦卖了清理欠账。

 ***其实群众为了集资款的事儿已经闹了几天了,贾正道这才跑到了葛顺平这边来求救让他想想办法。葛顺平说,那就集思广益好了,先开个常委会让大家讨论一下,或许就有了结果了。

 事实上,早在这事之前,贾正道就曾经曾经向丁仁堂求教过,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共事,贾正道发现这个丁仁堂还是比较有头脑的人,而且肯坦诚交流。他把这个想法提给了葛顺平,葛顺平这才决定拿到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葛顺平说完之后,大家都静了场,一个个不是抽烟,就是在那里用手指轻轻的捻茶杯。“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个办法,大家看看怎么样?”

 等了将近五分钟之后,没有一个人表态,倒不是大家发言不积极,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很棘手的事情,哪一个细节考虑不好,都是废话。

 所以,形成比较成的想法之前,谁也不想开口。大家都抬起了头来,以显重视。“咱们把他的桃源大厦拍卖了,用拍卖款来还群众的债务,这个怎么样?”

 葛顺平说完之后,目光环视着其他几个常委。“就是嘛,大家都发表一下意见,都别憋着,平时大家不是都有主见的嘛。”贾正道有些着急的催道。

 “就是有一个麻烦不好办呀,那座大楼可是时强的个人资产,虽然说现在把他抓起来了,但这份资产还没有定论,咱们怎么好拿着随意处置呢?我先说好了,我可不是替时强说话保护他的财产。”

 宣传部长曹小飞首先提出了异议。负责文教卫生的汪树清也附和道:“是呀,在法院判决之前就处分人家的财产似是有些不妥,咱们可不能带头犯这个错误呀,偿还群众的集资款这是对的,可以平息事态,但是,也不能为了办一件合法的事儿而去触犯政策上的东西。”

 他没好意思指出来这是直接犯法的事儿,毕竟这个想法是葛顺平提出来的。他汪树清说这话也是为了保全自己不在集体犯错误的行列里而已,但他犯不着去站出来直接反对葛顺平。

 已经有两个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来,其他本来想反对的人也不再说话了,谁也不犯傻,别看只是一个很‮主民‬的讨论,但观点不一样,很有可能让人误以为是立场的问题。

 不说话,别人就看不透你是站在谁的立场上。“还有什么意见,都说说看,咱们先把考虑到的问题都估计透了,才会做到万无一失。”

 葛顺平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各位常委,他的表情让人很难看出来他是什么立场,这时候马长风才一边摁着烟头一边说:“至于处分权的问题也可以解决。

 现在案件正在搜集证据阶段,法院当然还不能判决,不过,我们可以有指定的方式让人接管他的企业。

 既然是接管了,那就有了处分权了不是?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我们这么走,完全不违犯法律,也不违反政策了。”葛顺平看向了马长风,那表情好像他们两人从来就没有商量过这件事情。

 而是马长风即时的发言。马长风的话立即引起了几个人的私下里议论,马长风也不说话,因为大家都是小声发表意见,并没有摆到台面上来。

 “那这个指定合适吗?”有人还没听说过这种方法,汪树清再次提出了疑问。“由谁来指定?”曹小飞也发问。“这个当然得由县‮府政‬说了算,接管经营的目的并不是让企业破产。

 而是为了企业的正常运转,正常运转了,才能更好的保证债权人的利益不是?”马长风不紧不慢的分析道。“既然是接管经营,却又把固定资产给拍卖了,怎么谈得上是正常运转了?这可是自相矛盾的事呀。”汪树清又嘴道。

 “时强的其他企业也已经资不抵债了,还如何运转下去?他的资金早就让他转移了,现在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拍卖固定资产这一条道路了,咱们总不能放着那些债权人的利益不管吧?”马长风也据理力争。

 但他不发火不冒烟的,像只是在闲谈。现在贾正道也不发表意见,事实上,这个方案却是他跟丁仁堂商量之后向葛顺平提出来的,他很希望能够有一个妥善的办法解决群众的闹事这一矛盾,却又担心时强案子万一定不了

 最后让他落一个落井下石的罪名。所以,在会上,贾正道一直是一言不发。“老贾,你也说说你的看法吧。”葛顺平最后把目光转向了一直保持沉默的贾正道。

 他先是干咳了两声才说话:“这几天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我是闹得焦头烂额呀,这都怪我无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此事,所以才求大家一起来商量一下对策,刚才拍卖这个方案还是有人从下面提上来的,我决定不了此事,先是向葛书记作了汇报。

 刚才大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长风书记说的很符合实际情况,如果把桃源大厦处理了,用于还债,也算是替时强做了一件大善事。

 大家想一想,稳定倒一切呀!没有稳定的环境,诸位的日子都不好过,也不是我贾正道一个人的事吧?除此之外,难道大家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葛顺平对于贾正道这种说话的语气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觉得很有要挟别人的意思,当然,其他人听了也不怎么舒服,只是别人不会像葛顺平那样有所表示,毕竟这一群人里面,贾正道是坐第二把椅的人物。

 “如果没有其他的方案,我看咱们就对这个方案投票表决吧。咱们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这个大家没有异议吧?”葛顺平环视了一下。没有人吱声。

 “要不就先举手表决一下我这个表决的方式。”说着,葛顺平先举起了手来。其他人也紧跟着举了手,全票通过。于是贾正道立即吩咐工作人员取了投票纸过来,每人在表决票上填上了自己的态度。当场公布投票结果,四人支持,两人反对,一人弃权。

 “投票有效,支持过半,通过!”葛顺平大声的宣布了投票结果。会议室里只剩下了贾正道与葛顺平两人。“葛书记,还是你有号召力呀,有了这个方案,问题就不愁解决了!”贾正道满面‮奋兴‬的说。

 “有个号召力呀,你没看见两票反对一票弃权吗?”葛顺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那也是通过了吧?

 再说了,这不正好体现了咱们会议的‮主民‬气氛吗?要是真的全票通过的话,说不定有人还觉得是您葛书记搞一言堂呢!”贾正道不无拍马嫌疑的笑道。

 “其实这事儿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也不能说其他同志不支持咱的工作,毕竟咱们饮马还没有搞过类似的事情,那些同志也是心存顾虑,其实没有别的想法。回去之后,你得好好的把拍卖的方案跟班子里的人商量一下,尽量少些漏,这件事全县的人可都在看着咱们哪。”

 “葛书记说的对,这事儿马虎不得,我会跟其他几位副县长们好好的研究研究,到时候再把方案交给你过目。”贾正道非常恭敬的说。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