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565章 让公安去收拾
所以,现在她倒是真心希望让村里人看到,坤子还跟她在一起,这至少还能让她在村里人面前有些面子。坤子一个人去了南屋,王翠花正在换上可以在自己屋里自由穿的大衩。

 见坤子进来,还把她吓了一跳。见芳芳没跟进来,她才放了心。听坤子说到了刘晓勇的事儿,王翠花问:“有那么严重吗?”“还是防着点儿的好。”坤子在她的沿上坐下来。

 “那你说他会不会对咱们的鱼苗下黑手?”王翠花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全安‬却是那些水库里的鱼苗了。

 “不会的。如果他要报复,肯定是冲着人来的,你们千万不能大意了。”坤子预感到刘晓勇很有可能会对他最亲的人下手,所以才这样提醒,特别是刘晓勇那一句“我让你生不如死”的话最让坤子害怕。

 现在如果伤了王翠花娘俩,他真的会生不如死的。如果说只是像以前那样冲着他坤子一个人来,坤子倒不怎么害怕,最怕的是他对家人下手。

 坤子怕王翠花不信,便告诉她,那个刘晓勇是个‮儿孤‬,是让刘兵一手拉扯大的,供他上学,又给他资本保护着他开了饭店,刘兵视刘晓勇如己出。

 而刘晓勇也把刘兵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看待,现在刘兵就要被判刑了,刘晓勇自然会把所有的仇恨都算到他坤子一个人的头上来。

 现在坤子真的有些怕那个刘晓勇了,因为他不再是那种莽撞,而是开始跟他要玩的了。“我跟你把东西搬过去吧,我在这边睡。”坤子要给王翠花收拾铺。“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王翠花赶紧制止了坤子,忙着去收拾的东西。

 但既然是换屋,坤子还得在这边睡,她就不能把所的东西拿走。王翠花刚想揭单的时候,坤子就笑着说:“你把单拿走了,让我铺啥呀?”他以为王翠花是糊涂了。

 “我才不铺你的呢,再说了,女人的东西男人不能铺!”她脸上一红对坤子说。

 “穷讲究,男人还不跟女人睡一个被窝了?还能咋了?”坤子觉得怪怪的,那男人女人的‮子身‬又怎么讲?“你不懂。”

 王翠花推开了坤子。坤子却赖在那里不走。依他的意思,两人直接换屋走人就行了,两边都是现成的,而且又不是互嫌对方的关系,怕什么?

 可就在坤子稍不注意的时候,王翠花却突然抱起了那边的枕头来,而在她将那枕头拿起的时候,却突然从底下掉出了一样东西。

 坤子只觉得那东西黑黑的,王翠花没法哈去拣,因为她害怕让坤子看见了,于是就用脚将掉到地上的东西往下踢了踢。

 坤子看到王翠花这一瞬间整个脸上一阵通红。在她抱着枕头极衣服出门口的时候,似是不经意的与坤子的‮体身‬发生了‮擦摩‬,却也没有碰到那关键部位。

 刚才坤子明明看到了也听到了有东西掉到了地上,可王翠花不但没拣,反而是把那东西往底下踢了踢,于是很疑惑。

 等王翠花去了北屋之后,坤子这才趴下去朝那下面找。一黑乎乎的东西躺在底下。他用扫把勾了出来,一看,原来是一茄子!什么女人?

 搂着茄子睡觉?坤子拿着那茄子朝北屋里看了看,摇着头笑了。坤子看过一篇小说,好像是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里面就有女犯人参加劳动的时候偷茄子的情节,敢情王翠花是拿了这东西寻快乐的?

 带着这种疑虑,坤子在那单底下摸了摸,在原来放枕头的地方,她摸到了几个还没有开封的套儿!

 看着那茄子,坤子的心里不由的一阵酸涩,考虑了再三,坤子又将那茄子扔到了底下,他想,有些事情还是不捅破的为好。

 至少装不知道还可以给王翠花留些脸面,免得她尴尬,一会儿王翠花果然又折了回来。“你先出去,我还有东西没收拾呢。”王翠花红着脸说。坤子猜,一定是为了那茄子了。于是他默默的退到了门外。

 ***坤子站在门口外面,王翠花进去之后,就趴到了下,很快就将那茄子掏了出来,然后包在一条巾里。她出来的时候,坤子故意挡在门口,王翠花推了他一把,然后又用‮子身‬将他搡到了一边,娇骂道:“好狗不挡路!”

 在她蹭过来的时候,坤子感觉到了她那丰山透过薄薄的衫子传递过来的热量与弹。坤子本想伸手去抓她一把,却是在他犹豫的刹那间,让王翠花从他的身前蹭过去了。

 “那些套儿我没拿,你收拾好了,别让芳芳看见了。”两人在错过‮子身‬的时候,王翠花又回过头来叮嘱道。坤子没说话,其实那几个套儿却是王翠花自己从坤子那儿拿出来的,不过,这个她不怕坤子知道。躺下之后,坤子没顾得上去回味过去与王翠花的偷情。

 而是又让那个刘晓勇给牵住了思绪。如果单从个人打架的实力来说,坤子一点都不害怕这个头小子,可如今刘晓勇却开始变得狡猾起来,竟然以这种威胁恐吓的方式与他对决。

 这就会让他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处在紧张之中,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磨折‬。可如果只凭着他挑衅的那几句话显然不能治他的罪,即使把他抓进去了,也呆不了多久,再出来,那就更是敌人了,所以坤子不想用那样的手段解决两人之间的纠葛。

 正在坤子思绪万千的时候,他的‮机手‬响了。一看竟然是个新号码。犹豫了一会儿,坤子还是接了。坤子接通之后,等着对方说话。对方沉默了几秒钟,最终没有沉住气:“坤子兄,没睡着吧?”

 第一句坤子就听出来正今天挑衅他的那个刘晓勇。“劳你费心了,哥正准备睡呢,你不会是皮了吧?”坤子似乎早有预料,所以,听到刘晓勇这怪气的声音时一点都不奇怪。

 “我是有些皮,坤子兄想给我挠挠?呵呵,我可是求之不得呀,坤子,你说怪不怪?我现在突然有一种想让人揍一顿的感觉,你说,我是不是很

 我知道,你做事不会亲自出手的,要不,你让你的狗腿子刚子他们揍我一顿也行呀!这样你还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你不是就擅长干这种事儿吗?”

 “刘晓勇,如果你真想打一架的话,我倒是愿意奉陪,不过,你要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挑事的话,是不是太不男人了?”坤子也想与刘晓勇来一个正面的锋,然后把事儿了结了。

 这样下去的话,他真有些吃不消。“呵呵,我的确是不够男人,我义父都让人算计了,我却还在这里悠哉游哉的,真的不是个男人,如果我是个男人的话,我是不是应该把你们一家人都送上西天?

 呵,我不会的,那样可是违法的,我刘晓勇是一个守法的公民,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种事情来呢?

 你想跟我打架了?呵呵,要论打架,我还真打不过你,不过,你可不要太自信了,要知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要真的打起来,你还真未必是我刘晓勇的对手。”

 “什么时候打?你约个时间?只是不要太磨蹭了,老子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你磨牙!”“你没工夫不要紧,我可有的是闲工夫呀,我的饭店有人打理,我嘛,天天就是玩儿,要说打架的话,那得看我是不是有心情了。

 等什么时候我有了心情的话,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好吗?只是到了时候你可不许当缩头乌哟?也不许带人,就咱们两个,一对一的打,那样才显得公平。”

 “哼,谁缩头谁是王八羔子!”坤子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王翠花在北屋里听到了坤子愤怒的吼叫,立即从北屋里跑了过来。看见坤子正跟人打电话,王翠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只是静静的听着。

 “痛快,真男人!好的,什么时候我刘晓勇有心情了,会打电话给你的,不要不接电话哟?不然你会后悔的!”坤子刚想骂几句,刘晓勇却挂了电话。坤子气得将电话扔到了一边。“谁呀?不会又是那个刘晓勇吧?”王翠花关切的问。

 “这个王八羔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苦头!还真当我坤子是块软泥巴了!”坤子没说是谁,但从那话里,王翠花也能听出个大概来。

 “别跟那样的人治气,小心着他就是了。实在不行就报警,让‮安公‬去收拾他,咱可犯不着去跟那样的混蛋拼命!不值!”

 王翠花是担心坤子一时冲动而做出了不可收拾的事情来,现在她已经把娘俩的一切都付给坤子了,要是坤子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那她可真就过不下去了。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