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590章 这么神速节奏
“坤子,你横什么横?这是建县‮安公‬局,不是在你们饮马县,你要搞清楚了!”罗非自然也让坤子的气势给震了一下,同时也有些发疯。“要不是在你们建县,你敢这么胡作非为?”面对坤子的目光,那两个民警愣是没敢上前动手。

 秦保田霍的站到了坤子一边,同样暴怒的看着罗非道:“罗副局长,你可要考虑好后果。该铐的你们不铐,不该铐的却要铐起来,我想知道,罗副局长你们想干什么?”

 他故意提到了押解路上的那茬儿,以此来要挟罗非,不过更让秦保田担心的是,罗非要把坤子铐起来,不是因为一时被坤子怒,而是早有了预谋。

 “罗副局长,不光是你建县一方知道这个案子,而是我们饮马县首先接到了绑架案的,现在你想把受害人铐起来,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的确没有干涉你们建县办案的权利,但是,我们有监督你们的权利,太出格了的话,你也要负责任的。

 案件许多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坤子是用什么‮械器‬杀了绑匪的?那砍刀是坤子带来的吗?那石头是被绑架的人早就预备好了的吗?那是用了绑匪的‮械器‬杀死了绑匪,我的罗大局长!”

 虽然级别只是一个刑警大队长,但秦保田不是建县的,他用不着看建县‮安公‬局的脸色行事,更何况这个秦保田也不是那种太不讲原则的人,就是在饮马县,许多时候他还敢跟马长风顶上两句嘴呢,不过他都是从工作出发,马长风也都知道,这人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更不会他的后腿。

 但现在建县的情况似乎大不一样,秦保田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似乎‮安公‬内部的某些主要领导跟玉龙帮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两个民警终于没有上前,因为他们没有得到罗非坚持的命令。

 “秦大队长,你是监督代表不假,不过,我也是一个老‮安公‬了,我办案好像用不着你在一边指手划脚。”

 “罗副局长,你的结论也不要下得太早了。什么叫指手划脚?不要以为案子现在到了你们手上,你们就可以为所为了,如果你们真敢胡来的话,这个案子再转回饮马县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你们建县‮安公‬局脸上非常光彩是吧?”

 坤子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声大气,但那话却是极有分量,而且充满了自信。罗非昨天晚上在将情况汇报给一把手之后,他也从多方面打听到了坤子的一些关系。

 虽然不是很清楚,却也能感觉到这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背后有人。不然的话,饮马县时强这样一个黑道老大,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让一个后起之秀给扳倒了。“坤子,你这算是威胁我吗?”

 罗非明显感觉到了坤子话里有话。坤子摊了摊手:“罗副局长随便怎么想吧,现在官场上有不正之风不假,但坚持正义的高层也是大有人在的,千万不要以为天下所有的官员都那么龌龊不堪。坤子不才,有幸也认识了几位高层的领导,很是敬佩呀!”坤子之所以如此说话,目的并不在于指责罗非,而是有意在提醒他,你要是敢对我坤子胡来,拿着干屎往我坤子身上抹的话,将来会有你好果子吃的。坤子的这番话,的确是震到了罗非,他刚才的盛气顿时削弱了不少。

 “我们也是秉公办案,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有意袒护着玉龙帮的人,人死了,总得弄弄清楚吧?

 至少现在还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们怎么可以现在就放你走呢?如果你是‮察警‬,你可以这样草率办案吗?我刚才说要把你铐起来的话只是一时气话,有些过了,但作为当事人,你们是不是也得很好的配合我们一下?”

 罗非当然能够听出来坤子那话里的分量,现在无法判断他嘴里的几个高层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但是,现在他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不然的话,自己头顶上的小乌纱可就不保了。

 所以,现在他再跟坤子说话的时候,那语气与态度也就有了明显的转变。秦保田刚才按照工作条例据理力争了半天,还不如坤子几句吹牛的话更管用,现在官场上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官员被骗呢。

 但坤子这几句牛皮吹得很有分寸,也很有底气,让罗非有些摸不清虚实了。“罗局请放心,如果说配合破案,我们当然愿意了,本身我们就是受害人,希望你们尽快破案,给犯罪分子以应有的惩罚,但是如果想把我们受害人办成杀人犯,我绝对没法配合的。”

 坤子掏出了烟来,只递给了秦保田一棵。秦保田朝着坤子使眼色让他让一让罗非,坤子却装作没看见。罗非自嘲的笑了笑道:“他还记我的仇呢,怎么可能让烟我?”

 一边笑着,罗非自己掏出了芙蓉王来点了一棵。“那他们两个住在什么地方?”秦保田问。“这里有职工宿舍,暂时可以住在那里。”罗非的气也非常神奇的消失了大半“我还有事情向雷局汇报,失陪了。”罗非急步出了房间。

 “走,到外面走走吧。”秦保田这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出来,此时他心里有些感慨想与坤子交流。两人信步来到了大院,炽热的太阳已经不被顾虑,他们为的是避开建县‮安公‬的耳目。

 “你小子也学会扯大旗作虎皮了?”秦保田笑着瞥了坤子一眼,坤子刚才的表现在秦保田眼里其实就算是表演。

 “呵呵,没有办法的办法,难道你让我真的请个高官过来吗?说实话,好官的确有,但也不是说请就请的呀?这些玩意儿,他也怕什么?最怕的就是丢了自己的乌纱呗。别看他们在老百姓面前耍威风,在上级领导的面前,那就是条狗!

 你看上午罗非那个熊样儿,那还只是见了市局的一个政委呢,要是让他见了再大点儿的官儿,还不得跪下磕头了?”坤子到了外面,虽然热一点,但感觉呼吸畅快了不少。

 “吴晶晶没再逞能吧?”“还好。对了,不管是她还是你,不都是正当防卫吗?你干吗非要揽到自己身上?”秦保田很是不解的问。

 “听到案件移,就知道要出事儿,她一个女孩子,谁知道他们会把她引到什么方向上去?再说了,是我拿起了那块石头还是她拿起了那块石头,还不是一样的事儿,就是不想让晶晶被着一次次描述那样的场面。女孩子的描述可能会一次一个样,其实在那种情况下,她都吓慌了,记忆不可能那么准确的。”

 秦保田觉得坤子的理由不是非常的充分,但他也多多少少能够理解坤子的心情。“现在你还不能太乐观,罗非可能去跟雷文明商量对策去了,如果他们要搞你,一定提前通知我一声。这些王八蛋,简直比黑帮还坏!”

 “放心吧,大不了他们会尽量将那几个死了的从玉龙帮里摘开去,还不至于非把我这个受害人弄成杀人犯的。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他也得考虑一下我的反抗会不会把他们这张网给撕破了。”

 坤子虽然不能非常确定,但他却自信刚才跟罗非的这次摊牌应该有些作用的,至少目前他们不会把自己怎么着。一边说着话,吴晶晶也出来了。刚才她是去了厕所。“给我盯着人,我去车里打个电话。”秦保田说。

 一边走着,秦保田给马长风发了一条彩信,然后上了他的车子,着车,开空调。***

 秦保田给马长风发的那条彩信是他跟罗非打电话的录音,证明当时在路上押解嫌犯时建县民警私自给车上四名嫌犯开手铐的事情。坐在车上,秦保田看了看四下里没人注意他,便向马长风汇报了这边的情况。

 马长风不时给以指点提醒。坤子看吴晶晶走过来,便引她到了凉的地方,此前坤子曾经考虑,要不要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诉刘雪婷,好让她提前作个准备,可考虑了再三,坤子最终还是放弃了。

 “坤子,我怎么感觉他们好像针对我们两个受害人呀?哪有这么办案的?他们不会是玉龙帮一伙的吧?”吴晶晶跟着坤子来到了一片树下,抱怨起来。

 “呵呵,难不成你还要他们为咱们说话?你以为这只是管辖权之争吗?就凭昨天夜里的那一场堵车闹剧,马老大就不会放过玉龙帮的了,这次饮马抓了玉龙帮的老大跟几大金刚,那些小虾米们肯定赶紧向他们的后台老板报了信儿的,他们能不着急吗?

 这事儿咱们马局肯定没向市局打报告,可一大早市局就打电话下文件让把案子移了,这么神速的节奏,不是建县‮安公‬与玉龙帮串通一气那才怪事儿了。”

 坤子好像是早就把这层关系给看透了一样。“这么说,建县的黑帮跟市里…”后面的话吴晶晶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已经非常明白。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