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629章 事不宜迟
贺宏达特别强调了自己与杨志平的关系,目的就是让罗非不要得太紧“我知道,你们‮安公‬喜欢动点儿的,那些手段谁受得了?不是他干的也会被你们折腾得屈招了的。”

 “宏达,这可是人命!你先说,你与这事儿有没有关系?”罗非正道。“没没没,绝对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听说我的兄弟被你们抓了才过来看看的。你们不会接着就把我也抓起来吧?”贺宏达故作轻松的笑着说。

 “宏达,这可不是儿戏,人命哪,做事要谨慎!我可真不想让你卷进这个案子里来。”罗非警告他,也是在试探他。

 “呵呵呵,放心吧,这事儿与我贺宏达没有半钱的关系,不过,你们‮安公‬最好也别多事儿,他掉水里自己淹死了案情就是那么简单,你们却偏偏喜欢往凶杀案上扯。呵呵我说老罗,你们做‮安公‬的,是不是看谁都像杀人犯呀?”

 贺宏达当然不想让罗非怀疑到自己身上,别看罗非跟他关系密切,可这些人也是他贺宏达用钱养起来的,自己也不想动不动就去欠他的人情,一旦让这家伙抓住了什么把柄,他也会扒自己一层油的。

 所以,贺宏达轻易是不会让他抓住自己的狐狸尾巴的。“自己落水淹死的?你说的倒轻巧,关键是家属看到他身上的伤痕之后会不向我们要一个解释?这伤痕是怎么来的?你以为我们‮安公‬就没有压力了?”罗非也心情很沉重。

 “不管怎么说,反正你们不能对我那几个兄弟动刑,差不多走走过场得了,要是把他们吓出个好歹来,我可跟你没完。”

 “那你先说,这几个小子是不是合伙害了孙小龙?”罗非再次盯着贺宏达问道。许多事情上,罗非都是护着贺宏达的。

 但是,这样他可以落贺宏达一个人情,他贺宏达那就得向他孝敬表示表示。“又来了不是?我早就说过了,这个孙小龙一直是杨志平的好兄弟,他怎么可能会害死小龙呢?老罗,你说,咱们两个这么好,你会害死我吗?”

 贺宏达很不屑理睬的瞥了罗非一眼。“你别扯远了好不好,反正我觉得这案子有蹊跷,告诉你宏达,我可是做这行都几十年了,不那么好骗的,这个杨志平身上绝对有问题。”罗非肯定的说。

 “老罗,你要是戴着有眼镜看人的话,那谁都有问题的,不信你对他们几个动动刑试试看?

 保证会说出一大堆坏事来说是自己干的了,过去有多少屈打成招的?你还不取教训呀?对了,老罗,你不会是巴望着这事儿与我们玉龙帮有点儿关系吧?我贺宏达可没少给你的哟?”贺宏达突然有些不悦的说。

 而坤子这边,两人喝了半天的茶之后,周天还是建议坤子把水库让人投毒的事先报了案再说。

 “如果‮安公‬介入了之后,那边肯定会有压力的,不然的话,他们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了?咱们不指望着‮安公‬能把案子破了,为的就是让他们收敛一点儿。”

 坤子沉着,一时间没有拿定主意,原先他是不打算报案的,可让周天这样一说之后,他却犹豫了。

 两人正喝茶之际,秦保田几个人开着警车赶到了大坝上来。警车的到来一时间引起了一些动。秦保田一路打听着,带人朝着坤子这边走了过来。

 “坤子,这么大的案子你小子竟然也捂着?”秦保田一到了门口就吼了起来。刚才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水库两岸上的那些死鱼让他触目惊心。

 “你怎么来了?”坤子心说,好奇怪呀,自己又没有报案,他秦保田是怎么知道的?“是刘局长告诉我的,让我过来看看,知道是投的什么毒了不?”秦保田问。

 他只是朝着周天这张陌生的面孔瞥了一眼便没再理他。“我是不想给你们添麻烦。”坤子憨笑着先递了烟,又给他倒茶,然后向秦保田介绍起周天来“这是我的朋友小周。这是刑警队的秦队。”两人握了握手。

 秦保田很快就转入了正题:“什么怕给我们添麻烦?我看你是根本就没瞧起我们是吧?你小子,又打什么歪主意了?”当初坤子不打算报案,刘雪婷就知道坤子是想用黑道上的法子。

 虽然她给联系了保镖,但刘雪婷那也只是出于对坤子‮全安‬的考虑,并不希望他真的去用黑道的方式跟玉龙帮干,这才把事情说给了马长风,马长风便把事情交给了秦保田来处理。

 “我找农业局的人化验了,他们投的是敌杀死,量很大,这水面又小,损失惨重呀!”坤子只好说了实话。

 “那你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比如怀疑对象什么的?”秦保田一边喝着水一边问,刚才看到的现场已经让他替坤子心疼起来,一会儿许二愣过来了,他知道‮察警‬是来了解情况的,他当然要说一说。

 因为这事儿他比坤子还清楚。于是许二愣就把那个建县年轻人的情况向秦保田做了详细汇报。

 听完许二愣的汇报之后,秦保田指着坤子生气的道:“你呀你呀,不是你秦哥我事后诸葛亮,这事儿要是早告诉我一声,至于这样吗?

 我们半道儿上堵着那小子就把案子给破了,你还用不着受到半点儿损失,现在倒好了,一水库的鱼都没有了!这次损失多少?”秦保田恨恨的瞪了坤子一眼。

 “差不多一百万吧。”坤子心里不服,但对于秦保田的关心却是由衷的感激。“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坤子,我明白你的心思,玉龙帮跟建县‮安公‬不清不白的不假。

 可是,他们毕竟不能睁着眼说瞎话,明目张胆的替黑帮说好话吧?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们吗?你不会连我们也信不过了吧?”

 一连串的反问,让坤子无言以对。因为许多话都说到了坤子的心底里,他倒不是信不过秦保田他们,而是他不想让秦保田以及马长风他们为了他跟玉龙帮的恩怨而与上级顶牛。

 虽然自己不在体制之内,但他也知道,如果不顺着上级的意思办案,自己的仕途也就算是到头了,而至于刘雪婷所认识的高层,毕竟天高皇帝远,起不上劲,总不能每次自己遇到事情就去欠下一个人情。

 “秦哥说的对,我是担心建县的‮安公‬袒护着那些王八蛋,可我并没有信不过你们,咱们两个一起跟建县的人打过交道,我还不知道秦哥你吗?我只是不想误了秦哥呀。”坤子也推心置腹的说。

 “什么叫误了我?坤子你把你秦哥看成什么人了?我跟你说句实在的放,当年吴小军他为了拉拢我,竟然把一个…不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反正你秦哥我是没做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今天你就算是正式报案的了,这事儿就交给我了,当然我们这次不能绕开建县‮安公‬,我们给施加一些压力,要是玉龙帮的人狗急跳墙,那他们自己就暴了,就算是不能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那也不能让玉龙帮的人安稳了!”

 虽然说孙小龙当时来钓鱼的时候所骑的摩托车没有牌照,但许二愣却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车子是厂家。

 同时他还曾偷偷的在那车的后瓦上做过记号的。只要见了那辆摩托车,他一眼就能认出来,更不用说是那车的主人了。

 “那好吧,不过,要是查不出来,你也用不着心急,我会有办法的。我慢慢的跟贺宏达,早晚我会把他死的!”坤子同意立案侦察。

 但是,他依然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秦保田这一边。他心里清楚得很,只要黑帮跟‮安公‬上有瓜葛了,那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视而不见的事情也就不足为怪了。

 上次跟玉龙帮面对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建县‮安公‬对玉龙帮的态度不是一般的暧昧,而这正是他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却不愿意报案的主要原因。

 “那行,就让老许一起配合我们,老许呀,这些日子恐怕得耽误你些工夫了。”秦保田转向了许二愣说。

 “没事儿,现在鱼都死光了,我也算是失业了,别的还能干点啥?要是能把那个王八蛋找出来,我就是什么都不做都值!”这事儿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那天把孙小龙差点儿灌死。

 终于问出了背后支使他的人是杨志平。“坤子,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得去建县了。如果他们发现了孙小龙已经出卖了他们的话,很有可能会杀人灭口的。”

 秦保田让民警把整个水库的受害情况拍了照片,与坤子周天许二愣一起朝建县出发。在一行人赶到建县‮安公‬局门口的时候,坤子正好看到了贺宏达的车子从里面驶出来。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