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672章 还是天栬已暗
“坤子?”女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对,干坤的坤。”“坤可是女的意思呀?”女孩笑了笑,却没有告诉坤子她叫什么名字。

 “是呀,所以我才叫坤子嘛,谁不是女人生养的?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不会保密吧?给个代号也行呀,总不能以后见了只打哈哈吧?”“那你就叫我红哥吧。”女孩说。

 “红哥?”坤子差点儿笑了,一个女孩子居然起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名字,这让他无法理解。

 “这名字是我爷爷给我取的,既想让我有男人的气概,又不能失了女孩子的天,所以就四不像了。”红哥自我解嘲的笑了笑。

 “对了,听说这迪厅的老板是这一带黑帮的头头儿,你怎么跟他较上劲了?”红哥对于一个敢在那样的场合替她说话的人早已有些好感。她能想象得出来,一个称得上黑老大的人,是不会轻易允许别人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的,那天她打了贺宏达的一个保安之后,让那么多人堵在了店里,当着贺宏达的面,这个叫坤子的人居然还敢站在她这一边,足见这人有些不凡之处,不然的话,今天她也不可能允许坤子上她的车了。

 “不瞒你说,我的鱼塘就毁在了贺宏达这帮王八蛋手里,损失近两百万哪,我是来跟他要钱的。”“你是饮马县的?”红哥这才回过了头来正眼看坤子。“你怎么知道。”现在轮到坤子奇怪了。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的鱼是让人用农药弄死的吧?”红哥问。坤子用力点头。但依然是一脸的茫然。“这就对了,不过我要问你,你打算怎么治贺宏达?”红哥饶有兴味的看着坤子。

 “暂时还没有什么办法。”“那你就破上工夫天天这样堵他的门子?他就是不理你的话,你怎么办?你不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这样吧?”红哥颇为同情的反问道。

 “红哥有什么妙招儿?”坤子一时来了兴致,反正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女孩肯定是跟贺宏达作对的,她对自己的事儿都那么了解,会不会她就是王大庆找来替他对付贺宏达的?这话他不好直接问,只能在心里猜。

 “你真还没有什么办法?”红哥有些不太相信的意思。“真没有。”坤子肯定的说。红哥想了想,又说:“不管多么牛的人,最怕死的,当然是那种恐怖的死法了。一定要让他产生强烈的恐惧感。这样的办法你没有?这样吧,咱们在一辆车上太扎眼了,别让贺宏达的眼线看到了,咱们约个地方慢慢聊。”

 两人互留了‮机手‬之后,坤子下了车,开着车子向城外驶去。红哥的人也都上了车子,那悍马就不远不近的跟着,坤子最后驶进了通向郊外的路上。悍马也跟了过去。下了车之后,红哥与坤子两人并排着向着更僻静的地方走去,红哥的几个保镖则远远的与周天在一起抽烟聊天儿。

 如果要论功夫的话,周天可不比那几个保镖差,他应该在红哥之下,却在那几个保镖之上的。红哥之所以出门带几个人,也是为了装门面,同时关键时刻也照应一下。

 今天红哥穿的是‮裙短‬,但走起路来,却依然还能让行家里手看出来她是一个练家子。红哥最大的特点是不施脂粉,一切都是原始风貌,不过,她身材很好,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儿再加上她那清秀的面庞,还是很招男孩子喜欢的,只是她这那一身的功夫有可能会让男人硬不起来。

 坤子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来,红哥也跟着坐下,只是她不敢面对着坤子,她穿的是‮裙短‬,一不小心就会走光。每当有风吹过时,她就不得不频频的用手去那‮裙短‬。不然的话,连底出来了。

 ***在坤子与红哥见面之后不到一个周的一个傍晚,一家工地上来了一个陌生人,找到了铲车司机要雇用他的铲车用一用,说是一辆轿车卡在了一个台阶上,需要用铲车给掀一下,而且费用不低当场就付。于是那铲车司机很痛快的就应了下来,于是那陌生人就带着那铲车一起来到了一处无人看守的路边停车位。

 那铲车司机一看那么多车,铲车开进去还不知道铲哪一辆,正犯难的时候,那陌生人却非常不耐烦的说:“你是老手吗?这么点儿活儿都做不了?给我!”

 “你会开吗?”那人不相信的问。“我他妈就是不会开飞机,我开铲车的时候你还穿开裆呢。”那人开玩笑的道。

 于是那司机就把驾驶位让给了那陌生人。但那陌生人却说:“你到下面给我瞅着点儿。”那人倒是听话,乖乖的下了铲车,把驾驶权交给了那人。

 那人的确开得很熟练,那几个动作就让这位铲车的主人佩服了。铲车开进去之后,朝着一辆豪华轿车而去,不是从下面铲。

 而是高高的举起了那个大铲子来,朝着那辆车子的引擎盖子就狠狠的砸了下去。那咣的一声,直接让那铲车司机傻了眼。整个车子前面就报废了,引擎盖也高高的翘了起来!

 但那铲车却没有马上停下来,而是迅速的又来了一下,将那车顶也给砸了下去。“你想干什么?你想害死我呀?”那铲车司机当场就哭了,而铲车还是不住下,收回了长臂,将那车子从前往后直接掀了过去。

 “你别怕,我们这是制造车祸现场,是为了骗保的,你咋乎个啥?”那陌生人在铲车上吼道。

 “一会儿你把铲车开走,保险公司的人来了,与你没有任何关系!”那人下了铲车之后,拿出电话来就装作打电话的样子。那铲车司机上来就要拉住那陌生人,可那陌生人却说:“你再不开走铲车你可就走不了,我们就说是出了车祸,快走吧你!”

 那人掏出了一千元给了那人。“我走得了吗?到时候保险公司找到我,我怎么说?”那铲车司机死活不肯要那钱,他知道这事儿最终会不了干系。

 “你放心吧,我保险公司里有人。我们就是制造个现场而已,有钱不挣,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儿?”那陌生人‮劲使‬推了那人一把“你再不走可就不好说了!”

 陌生人一脸的横,的确样子也有些吓人,那人战战兢兢的拿了那钱,开着铲车就跑了。陌生人也拐进了一个角落消失了。

 这个停车位的对面就是一家比较老的商场,因为地面有限,无法开辟停车场,所以,对面很远的这条路就自然成了顾客的停车位了。

 等贺宏达陪着一个女孩从商场里出来,来到了车位旁的时候,却不见了车子,阿辉更是吃了一惊,因为他最先看到了有一辆车子仰翻着躺在马路之外的树空里。

 他立即朝着那边跑了过去。到了近前一看那车牌,果然是贺宏达的车子。“贺哥,车子让人给毁了!”

 阿辉这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以前曾被人划过车子,可这一回,显然不是小动作,没有专业机械,不可能将一辆车子翻成这样。

 而且从这个角度就能看到那车子已经遭受了重创完全报废了。看到那一幕,就连贺宏达的头都是嗡的一下子,他贺宏达混社会多少年了,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什么王八蛋干的?”

 贺宏达朝着四下里搜寻着。“贺哥,我看这事儿定有蹊跷,咱们不能在这儿呆了。先报警吧,让‮察警‬来处理这事儿,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阿辉似乎意识到了事情很不妙,对方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破坏他贺宏达的车子,那么,很有可能下一步就是对付人了。

 而现在只是他一个人来保护两个人,而且还是天色已暗,对他们很是不利。贺宏达也觉得有道理,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一边掏出‮机手‬来给万良打电话,让他多带几个人过来。

 三个人都退到了一个比较‮全安‬的位置之后,等着万良来救援。不到十分钟,万良就带了三辆车子先后驶到了贺宏达的跟前。

 “出什么事儿了大哥?”万良下车就问,他本来已经跟人坐到酒桌上了,正要准备开喝的时候却接到了这么贺宏达的电话,他是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打电话叫人的。

 万良赶来不久,陆续又来了玉龙帮的几辆车子。看到贺宏达被万良几个人围着没有事儿,大家这才放下心来,但一看贺宏达那辆面目全非的车子,一个个却都傻了眼。

 “大哥,是什么人干的?”一个个都为了表示忠诚凑到了贺宏达跟前问。“还不清楚。”贺宏达说。但在他的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个人的影子了。

 那就是坤子,再不就是那个悍马女孩。但他更倾向于相信这是坤子干的。有了这么多人围着,贺宏达自然不像刚才那么害怕“先报警吧。”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