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683章 又勒索了钱去
正所谓众怒难犯,他周天再能打,双拳也难敌四手呀,更何况贺宏达的这些手下那也不是吃干饭的。所以,坤子努力压制着自己,他不动,周天也就不动,万良他们就没法出手。

 既然对方没有反应,万良也不好直冲过来,于是就不自觉的在坤子面前放慢了脚步。但他的两脚已经离得坤子很近了。周天听说过,坤子身手也是相当敏捷而且极狠的,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那就是致命的。

 所以他不急躁,只要万良敢动手,他就立马先把贺宏达控制住。“你小子在贺哥面前装什么犊子?你有啥了不起的,还让我们死得很惨,老子先让你死!”

 为了刺坤子先动手,万良竟然扬着下巴冲坤子喊了起来。“你算是哪葱?这里好像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吧?你大哥还没敢这样跟我说话呢!”坤子此时已经怒火中烧,拳头都暗暗的攒了起来,只差一拳打掉他的下巴了。

 万良这分明是挑衅,坤子不是不明白,如果自己稍稍控制不住,一拳打过去,整个场面可就炸了锅了,那局面将难以收拾。

 可是,让这么一个二吊子老大蹬着鼻子上脸,坤子实在也有些憋不住了。“今天大哥面儿大,可我万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不信你敢动老子一个手指头试试?”万良向前又迈了一小步,只是这一小步,脚尖就已经顶到坤子的鞋了。

 坤子心里的怒火腾的窜到了头顶。他两眼瞪着万良,却是对着罗非说起了话来:“罗副局长,今天你也看到了,到底是谁挑的事儿,如果你还不出面制止他们的话,那我坤子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你可不许护短呀!”坤子的口气相当的硬,他是说给罗非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贺宏达他们听的,虽然都称赞韩信愿受下之辱,可真的到了现实之中,谁能受得了这样的挑衅与污辱!“万良,你给我回去!”

 罗非自然知道坤子是有后台的,他不得不在背后朝着万良吼了一句。可万良此时就像是已经拉满了弓上的箭,无法撤回来了,因此依然牢牢的站在那里等着坤子暴怒的发

 “贺、宏、达!你不要后悔呀。”坤子已经克制到了极点“如果非着我坤子出手的话,我首先会把你送上西天!”事实上,这个节骨眼儿上,一点都不怕坤子的,只有万良,毕竟他没有见识过坤子的厉害。

 而贺宏达却是真正的领教过了的。如果惹恼了坤子,他那些朋友真有可能会把他抛进藏獒笼子里喂藏獒去的。坤子所说的让他死得很惨,一点都不是吓唬他,不然的话,他堂堂一个黑帮老大,又怎肯乖乖的拿出那两百多万?

 而这时候万良却是巴不得坤子先在他那皮糙厚的身上先来上一拳,然后他就可以大开杀戒了。周天不愧是高手,即使在万良如此挑衅的关头上,他都没有失去理智。

 他上前一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罗副局长,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让我们走人?毕竟是您把我们拦下来的。您不会是等着我们打起来,然后再朝我们开的吧?”周天想得很周到,连这样的细节他都没有忽略。

 看到周天一直都沉默不语,可一旦说出话来,竟然也是这么冷静沉着,罗非就知道这不是一个一般的行家里手。“万良,不许胡闹了,赶紧闪开,让他们走人。”罗非这才走过来,伸手到了万良与坤子两人的中间用手将两人的‮体身‬隔开。

 坤子一直站在那里半步没动,只是万良目光死死的盯着坤子,将‮体身‬向后退了两步,虽然万良撤退了两步,可坤子的车子却依然被围在那里,那几辆车子没有一辆是想往后退的。

 “罗副局长,你这是动用黑社会势力还是怎么着?我坤子不需要你罗局长给我开道,可是,道路堵成了这样,不能说这不是你们的职责吧?”坤子确实气疯了,身为‮安公‬干部,居然明着跟黑社会勾结在一起!“你们他妈的都给我退回去!”

 罗非风闻坤子背后有棵大树,如果是为了公事,那倒是罢了,可为了贺宏达,真的把坤子给得罪透了,那他的仕途恐怕真会受到影响。

 当一个‮安公‬局副局长真正发怒的时候,玉龙帮的小娄罗们也是很害怕的。车子一辆一辆慢慢的,像蜗牛一样的开到了一边,显得极不情愿。周天已经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而坤子还站在那里,把目光转向了罗非:“罗副局长,今天的事儿,不一定会以什么形式捅到上面去的。我跟你说,这不是恐吓,而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

 坤子本不想做这种浅薄之事,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如果不装的话,事情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结局呢,他料想,一个在体制内生存的人,自然应该知道官大一级死人的道理。

 坤子也总结出了一个道理,一般情况下,你越是态度谦和,别人越觉得你好欺负,而你越是敢说大话,他还真就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了,毕竟罗非这样的人不敢拿着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现在只要雷文明一挪窝儿,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转正了,可要是让上面的人揪住了小辫子的话,自然就会有人一脚把你给踹下来。***按照一般的情况,让人这样威胁了,罗非是不吃这一套的,可今天威胁他的这个人却有些特殊,在他的心里。

 对于坤子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只见他的脸色一时之间白了又红,很是难看。“坤子,我今天也是秉公执法,又没有偏向哪个,我何错之有?”

 如果连一声辩驳都没有的话,罗非也太窝囊了。“是不是偏向,你自己心里有数。走!”周天一脚油门,车子立即冲了起来。这一次,贺宏达没有再命令任何人拦截,所以也就没人敢动,而是眼看着坤子的车子驶出了包围圈。

 而事实上,周天还真担心贺宏达他们的车子再次围上来,毕竟都是些无赖之徒,如果耍起赖来的话,他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当车子冲出了一百多米之后,周天特意从后视镜里看了下,没有一辆车子追上来,他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坤哥,好险哪!”周天叹道。“不怕他们,不就一个小小的黑帮吗?他们还反了天不成?”坤子倒是有成竹。

 “我也真怕把他们给惹了,看来贺宏达那小子今天是不想咽下这口气去呀!肯定是剐了他的了,呵呵,两百五十万,对他来说绝对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不知道今晚回去会不会血!”

 “谁让他给咱们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了!这还是轻的呢。”坤子现在行事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惹犯我,我就让你血!“坤哥,当时你还真敢让人放藏獒咬他?万一咬死了呢?”这是周天一直都在担心的事情,坤子那样做,不知道当时考虑过后果没有。

 “要是真的咬死了,那就只能让它变成一个民事责任了,就算是阿辉他也不敢把真相说出来,毕竟他手上没有任何证据。

 而且,藏獒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凭着他贺宏达求生的本能,他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让那藏獒给咬死呢?如果急了,他会把那藏獒给咬死的,你信不?”

 坤子呵呵的笑了起来。坤子跟周天走后,贺宏达跟罗非他们还是没有撤去,尤其是罗非,他对贺宏达非常的不满。

 “宏达,我说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拿我罗某人开涮是不?故意让我在坤子面前出丑?可你觉得这只是出丑的事儿吗?”

 “罗局,坤子那小子狡猾得很,一定是他早早的转移了赃款!要不就是他今天还没敢带走,那笔款子一定还在前峰养殖场里的!”贺宏达非常肯定的说。

 “你说的可能没有错,还在养殖场里,可是,那钱是你跟人家正常易的款子好不好?即使去前峰把那笔钱找出来了,又能证明什么?”

 罗非毕竟是老‮安公‬了,办案那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去抓一个没有什么靠山的人审问一下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然而,据他判断,那个养殖场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开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贸然把人家抓起来,那可是自找难看,到时候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我明明是让那小子给绑架了,又勒索了我的钱去,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他给我抓起来?有这样的道理吗?”贺宏达心里很不平衡。

 “不是有人往人家的水库里投了毒之后也照样找不到真正的幕后凶手吗?”罗非有些不屑的瞥了贺宏达一眼,愤然朝着自己的警车而去。他觉得这个贺宏达不是真的糊涂。

 而是遇到了对他不利的事情,在他无法用黑道上的手段解决问题之后,他就希望‮安公‬机关能够全力为他破案。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