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763章 人还没有站起
之前与坤子打了多次的交道,罗非不但对坤子恨不起来,倒是暗暗的喜欢上了坤子这家伙,之所以要与贺宏达保持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完全是因为利益上的原因。

 所以,在坤子向他递烟的时候,罗非还偷偷的朝坤子递眼色,暗示他不能再那么没尺寸,虽然只是一个眼色,可坤子能够领会。整个过程中,周天一直默默的坐在那里似是面无表情。

 其实他随时都在注意着形势的变化,只要稍有异常,他就会舍身保护坤子。刚刚进来的时候,坤子所以那么强硬的让周天留在这个房间里,就是想两人相互有一个照应。

 开席之后,先是雷文明讲话,他像往常一样打出了官腔,那第一杯酒就讲了好几分钟,好像是在开什么会似的。

 坤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有一句真情的假大空套话,不过,这种场合,坤子也只能认了,所以,在雷文明致祝辞的时候,他还是老老实实认真的听着。

 但让坤子没有想到的是,雷文明竟然要求这第一杯子一口闷!坤子瞅了瞅,这一杯子差不多二两半,这一口下去,那还不得呛死呀?“先说好了,今天凡是坐在这桌上的,可都是好兄弟,谁要是敢不喝,那就立马滚出去!”

 雷文明先一口灌下去之后,接着就出了脏话。“今天周天就算了吧,我回去还得坐请他把舵呢,雷局就法外开恩吧啊?”坤子先是嬉皮笑脸的向雷文明求情,他知道,今天雷文明是瞅准了他了,当然也不会放过了周天的。

 “那不行,既然坐到这桌上了,谁也没有例外。”雷文明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雷局,你们‮安公‬不也要求喝酒不能开车,开车不能喝酒的嘛,要是人喝大了,这车子还怎么开呀?”

 坤子知道雷文明这是跟自己较上劲了,但他还是得先拿软话来公关。坤子知道凭着自己的面子是不行了,说完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贺宏达,想让他给讲个情。贺宏达今天不但是收了坤子的礼,还让坤子一句话把那十万块给免了。

 当然对坤子有了非同一般的好感,他还指望着后面坤子还得给钱呢,于是趁机还坤子一个人情:“雷局,人家一个开车的,你计较什么,咱们喝痛快了就是了。”

 贺宏达也没想到雷文明一上来就要求一口闷,这分明就是冲着坤子来的,说实话,在坤子没来之前,贺宏达这个生日宴会的确是针对坤子而摆的鸿门宴,可现在,他已经开始有些转舵了。

 而他也看出来,雷文明这分明就是挑事儿。雷文明也不傻,他慢慢的转过了脸来看着贺宏达:“宏达,今天你摆这酒席是为什么?”“过生日庆祝呀?”

 贺宏达当然不能把当初的‮实真‬目的摞出来。“那这酒不喝,还庆祝个呀?”见贺宏达居然还替着坤子说话,雷文明就知道贺宏达是让那十二万八的贺礼给打晕了,他不得不给他提个醒儿。

 “我这杯子都空了半天了,你们他妈的没一个干的,想看老子热闹是吧?”“干,来,干了!”

 坐在副陪的万良首先把杯子端了起来,一口闷掉。这些人都是拼酒拼出来的,所以,那一杯子下去,还真没觉得怎么着。“雷局,这酒量有大小,有了心意就行了,不能搞一刀切呀,我们要是跟着你一样喝,那还不得醉死呀?”

 坤子依然笑着,其实依他的酒量,对付一个半雷文明都没有问题,他只是不想让周天也跟着喝,毕竟路上不‮全安‬。

 要是周天喝醉了酒再让雷文明一个电话打出去,路上一查,到时候周天可也就被逮进去了。“坤子,我知道今天你给你贺哥送了重礼了,呵呵,不就是几个臭钱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今天咱们喝酒上见个高低,行吗?”

 “坤子,喝了,不就是一个酒吗?那天我见你也没少喝了!”贺宏达现在是两边都不想得罪。

 尤其是看雷文明窜到了气头上,也不想再招惹他,他想,只要坤子赶紧把这杯酒干了,后面别人敬酒,那就不关他雷文明的事儿了,他贺宏达就可以掌控局面了。

 “贺兄,我没说不喝,我是想…”坤子话还没说完,雷文明就暴的打断了他:“既然喝那就痛快点儿,磨蹭你妈lgb呀?”

 只这一句话,坤子顿时感觉像是一股什么东西一下子冲上了自己的头顶,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阵发黑,口也立即堵得慌,他想立即站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能够,仿佛有一个硬硬的东西,一下子噎在了他的喉咙里。

 整个房间里也顿时安静了下来,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不再动,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的,似乎感觉到什么东西要爆炸似的。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到了坤子的脸上。雷文明这样在酒桌上骂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然被骂的人多是官职比他小的公务人员,或是实力一般的企业老板,但不管是谁,都没有一个敢跟他顶嘴的,更没有敢还骂的,都是默默的挨了。

 可今天情形似乎有些不同,毕竟坤子是饮马县的人,不受雷文明所管,而且对于一个外乡人来说,雷文明今天这句国骂似乎有些太重了点儿。

 “雷局长,刚才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坤子大概过了一分钟之后才能让自己的气息稍稍平静下来,他将‮子身‬斜靠到了椅子背上,手里捻动着那只还装满了白酒的杯子,看着雷文明。

 ***“怎么,没听清楚呀?那我就再说一遍,要喝就痛快一点儿,磨蹭你妈lgb呀?”雷文明故意把最后一句国骂清清楚楚的重复了一遍,然后冷笑着看着坤子。

 而当雷文明刚刚骂完之后,只见坤子握着杯子的那只手突然扬起,那只杯子照着雷文明的脸就砸了过去。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一个情节。他们都以为坤子会以骂还骂,可他却是动了手了。

 雷文明同样没有料到坤子会把杯子砸过来,所以躲闪不及,那杯子正正的砸在了他的脸上,酒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

 雷文明在用手去捂自己脸的时候,发现手上竟然有血。全场所有的人都傻了,没有一个人吭声,因为这个时候矛盾的双方都还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动未动,谁都害怕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动作或是一句话引爆了房间里的空气。

 雷文明的手从脸上慢慢拿开,他看了看手上的血,现在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眉眶在灼痛,血一定是从那地方下来的。

 从雷文明骂坤子的那一刻起,周天的心就悬了起来,他知道,一场战斗是免不了了。雷文明没有拔,而是慢慢的出了狰狞的笑。

 “行呀,小子,敢跟老子动手,是不是?有种。”一边说着,雷文明的笑就越来越难看。在他骂人的历史上,从来都是别人忍气声,连个还嘴的都没有,可今天,坤子居然动手打了他。

 且不说打破了他的眉眶,就算只是泼了他一脸水,那也是不能让雷文明容忍的。“坤子!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给雷局长赔礼道歉?”贺宏达一看不好,因为从雷文明的笑容里,他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老子今天不要他道歉,老子要他死!”最后一个“死”字刚刚蹦出,雷文明的手就伸向了后。周天一看不好,突然‮子身‬一窜,整个人就从椅子上蹦起来朝着雷文明饿虎扑食般的扑了过去。

 他不顾别的,先去抓雷文明掏的那只手。雷文明平时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随身带着手的。也正是那把,让他雷文明在任何场合都底气十足,爱骂谁就骂谁,甚至动手打了人,都没有敢放一个的。

 可这一回,他却是碰上了两个不要命的。周天身上的功夫了得,自然也练过这些招式,还不等雷文明的手摸到那把,周天就已经把握在了手上。

 刚要过来救驾的其他人动作不及周天快,人还没有站起,周天就已经站在了雷文明的身后,并勒住了他的脖子。

 “谁敢动?”看那架势,只要周天一用力,就能把雷文明勒断了脖子。不是吹牛,如果此时周天用力一拧的话,雷文明的脖子就会被拧断。就这一招,周天不知道拿着那种人形的沙袋练过了多少回。

 周天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定格在了那里。“姓雷的,我娘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你居然骂她?你是不是活腻味了呀?”坤子一直没有动弹。

 此时他依然斜坐在椅子上面看着雷文明,而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罗非本来是要劝架的,可现在眼看那已经握在了周天的手上,而且他那壮的胳膊非常霸道的勒着雷文明的脖子,他担心自己‮子身‬一动就会引起周天的误会而对他开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