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837章 一旦坤子走了
冯秀梅知道,李旺一出去就是一个下午直到黑天吃饭才回来,吃了晚饭又会接着出去,中间从来就没折回来过,她担心的是那些来串门子的女人。“亲一个吧?一会儿就完事儿!”坤子近乎央求了。

 现在他不再去强扒秀梅的,而是重新把手伸了下去,他想,女人要是到了那不能住的一步,自然也就会顺了他的。“不行,摸摸就快起来吧,你想吓死我呀?”冯秀梅还是紧抓着她的不松手。

 “那你也得把手松开了,我手伸不进去呀!”坤子的手停在那里不再深入。“那你可不许说话不算数!”

 “听你的还不行吗?”坤子央求着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冯秀梅这才松开了手,而就在冯秀梅刚一松手的时候,坤子立即将她的股上退了下去。

 “你这个混蛋!说话不算数!”秀梅挣扎着,两手却让坤子按了个结实。***不管冯秀梅怎么挣扎,坤子还是硬把她的退到了部之下。那一片黑色的丛林立即让坤子亢奋起来。

 “你个土匪!不敢的!”冯秀梅一边挣扎着一边娇骂着,坤子总算是把那扯到了她的腿弯处。可由于他太过紧张,腿儿没动,退到那儿的时候,就再也退不下去了。

 对于坤子来说,这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他还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这样用过强,也不知怎么了,这一次他竟然下了决心要用这种方式了。

 因为冯秀梅‮劲使‬夹着‮腿双‬,坤子不得见其桃源景,急得有些手足无措。但他想起来,刚才手伸进去的时候,摸到的可是一片滑,想必真正进去了,也不会有什么难度。

 这样一想,坤子便不再犹豫,直接解开了自己的带。“你了也白搭!”冯秀梅一直夹着腿努着嘴娇嗔道。

 “我就不信今天收拾不了你!”坤子先把自己的子同样退到了腿弯处,然后‮子身‬下去,一下子就吻住了冯秀梅的嘴。

 开始的几秒钟里,冯秀梅还抵抗了会儿,但她很快就把香舌交给了坤子,不过这个时候秀梅还真不敢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两人的偷情中来,她得支着耳朵去听那大门的响声。

 万一有人闯进来,那可就坏了大事了。要知道让人撞破了偷情这事儿,那她在村子里可就抬不起头来了,且不说李家人不会饶了她,就是娘家人也会把她死的。

 可冯秀梅此时对于坤子的这种强迫却同样是那么的渴望,她的心里好纠结,而当坤子的坚决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冯秀梅那种纠结就渐渐的倒向了一边。

 特别是在坤子很有味道的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她感觉这才是活到出了自己。于是,她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坤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坤子才支起‮子身‬来,生生的把那强烈的念植入进去!

 或许是因为冯秀梅并着腿的缘故,坤子都找不准位置了,他全是凭着那滑腻的引导才摸到了那个小孔,由于那还套在腿上,冯秀梅只能将腿绻成了菱形。果然,那腿一张开,小坤子就滋的闯了进去。

 冯秀梅是第一次接触第二个男人,她唯一的参照物那就是丈夫李旺那黄瓜。现在她很清楚的感觉到,坤子这要远比她男人李旺的要壮有力,单是小坤子突然闯进来的那个劲头就让她好生喜欢。

 更让她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小坤子一下子就达到了李旺从未达到的深度。在两人火的那一瞬间,冯秀梅的心‮奋兴‬得要飞了起来,心里说,坤子没让她失望。

 当然,她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的男人有点儿小弱,而事实上,这还是两人都到了一半的时候,如果是没有任何顾虑的全着的话,那情形就大不一样了。这一点让冯秀梅给忽略了。

 “你快点儿!一会儿要来人了!”秀梅一直有这种恐惧跟预感。“哪有那么巧,净会自己吓唬自己!”坤子既然已经闯进去了,他就不再担心冯秀梅这个时候还会再着他拔出来,到了现在,一切已经由不得她了。

 尽管两人都半挂着衣服很不方便,可秀梅还是尽量的给坤子提供了机会,毕竟她自己也希望更一点,她移了几次‮子身‬,哪怕是在移动的时候两人产生的‮擦摩‬也让她很‮奋兴‬。

 其实坤子也担心让人撞见了,他贪秀梅的,可他同样在意秀梅的名声,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男人都想得寸进尺,他试着想把冯秀梅的给扒下来,可冯秀梅不敢哪,她想万一来人了,还能更快的把衣服穿到身上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冯秀梅两脚紧并着,坤子就没扒成。“这样就成,你快点儿,过瘾就行了!”冯秀梅催促着。

 她真的好害怕,这毕竟不是在村里的夜路上两人亲亲嘴儿那么简单的事儿。坤子没再坚持,继续在冯秀梅的身上耕耘着。冯秀梅的家紧挨着一条大路,路上走个人就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候正好听到了有人把一担铁桶放下了。

 “快起来,来人了!”冯秀梅一直就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是担水的,不关咱的事儿!”坤子也听到了那声响。

 “真的要来人了!”冯秀梅不敢再迟疑,直接挣扎着要起来,坤子重新按下了她,一阵狂,或许是因为太紧张,坤子马上就感觉到自己有些收不住了。“秀梅,我来了!”

 “快起来呀!你个死人!”秀梅爬不起来,只好拿拳往坤子身上擂,她似乎感觉到了那脚步声离大门越来越近了!她也急得都要来了。大门果然吱的一声。坤子立即身,那白色的体朝着冯秀梅的小肚子就是一阵猛

 这下坤子真的相信来人了。他那个似乎还没有完,人就已经一边提着子一边滚到了下,而冯秀梅却什么都不顾了,将旁边的被子呼拉扯到了身上盖着,然后迅速拿起了旁边的鞋垫儿装着做针线!

 而她的却还在半截上!小肚子上也是粘乎乎的一片。坤子动作还算麻利,人坐到了靠墙的沙发上之后,带也束好了。就是气儿还没有匀。

 这时候一张女人的脸就贴到了窗户上来,打着眼罩子朝里面瞅。那正是王富业家的,她先是看到了上的冯秀梅正拿着鞋垫儿在,然后又看到了靠墙的沙发上坐着坤子。

 “瞅什么瞅呀?就是改不了你这老毛病!”现在冯秀梅只有刻意的大声说话才会将自己的紧张掩盖下去。

 “又没偷汉子,瞅瞅怕啥了?”王富业家的一边折回去往屋里走着一边说。冯秀梅朝着坤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两层屋门都是开着的,不过,从第一层走到第二层也得几步。王富业家的一进来就先朝着坤子看了一眼笑道:“哟,是坤子大兄弟呀?

 怎么也串起女人门子来了?你李旺哥又不在家,不会是打你嫂子的主意吧?”“快闭上你这张死嘴,他来是找我有事儿的,大白天的开着门呢,你偷汉子都敞着门呀?”

 冯秀梅脸上的红还没有退去,多亏她是背对着窗子,看不太清她的脸色。“哟,嫂子开个玩笑看把你紧张的。人家坤子兄弟还没在意呢。”王富业家的没心没肺的笑着说。

 “担水哪嫂子?”坤子倒是客客气气的问了一句,而且显得很是腼腆的样子。“还是人家有文化的人儿说话好听,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就你,一口一个死,也不怕人家坤子兄弟笑话。”

 这个当口儿上,秀梅其实已经吓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上了,因为她的还半挂在那里,要是这王富业家的不规矩,硬是把这被子给掀了的话,那什么都暴了!

 她真心巴着王富业家的赶紧离开,她也好清理一‮身下‬上的脏。平时王富业家的没事儿就喜欢来坐坐,一坐就是半天,要是她一直坐到男人回来的话,那可什么都馅了!

 那还不得出人命呀?这样一想,冯秀梅心里想着了火一样,可心里越是急,她越是不敢催促这个女人,因为她知道她的脾气,要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的话,她还真有可能开着玩笑就把她的被子给掀了的。

 “是这样的,我有茶庄那个店员过些日子要出去学习,这不缺一个店员嘛,秀梅姐正好又懂茶,想让她去看看店。”***

 如果坤子不说,秀梅也不知道今天下午他过来是干嘛的,还以为他早就知道了李旺出去打牌不在家趁机过来偷腥儿的呢。

 当着王富业家的面,冯秀梅没有表态,以显示她之前早就跟坤子商量过。现在冯秀梅不希望坤子离开,一旦坤子走了,王富业家的就有可能呆得时间更长。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