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
第878章 王斓就朋友
“其实服务这个行业并不那么好做的,要让你的员工对顾客发出那种由衷的笑来也不是一件可以随便训练出来的事情。

 你只要把握住一个原则,那就是要让你的员工对着你的顾客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如果不想笑,大可不必去装的,其实有时候是可以认真的。”“王姐,是不是这样,就是一个字…真诚?”坤子若有所悟的说。

 “那是两个字好不好?”王斓终于笑了。“你说的很对,真诚才是最美丽的。”到今天,坤子也算是刚刚明白了王斓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他这个穷小子,自己算不上帅,更算不上幽默风趣,那么,王斓喜欢自己的,除了他的真诚之外,还会有什么?

 两人回到了房间之后小坐了一会儿,喝了一杯茶,王斓并没有提出那种要求,便让坤子开着他的车子带她去看商场的预先地址。

 这是靠近县城边上的一块空地,与老城区也算是紧密相连,如果商场建成了的话,可以把大半个县城的顾客吸引到这边来。

 转了一圈之后,王斓对坤子说:“根据你们这地方的地价儿,我觉得价格还不错,应该算是有优惠在里面了,再者,这次我们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就更占便宜了。

 那边有一个桃源大厦,这里再建一个商场,你在饮马这边要是能把这两样搞好了,这辈子也够有成就的了,不过,坤子,有一点我可得提醒你。”

 “什么事儿姐尽管说就是了,我又不是外人儿,说什么话我都能接受。”坤子现在是发自内心的准备接受王斓的指点,毕竟王斓是商海里的成功人士,如果能够得到她的指点,自己一定会避开一些弯路的。

 “你看你现在有一个土地合作社,又有房产公司,还有这两处商业,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年轻人来说,其实这是大忌,不过,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而且也有相当的头脑。

 不过姐还是有些担心,一个是经验的问题,另一个就是心理的问题了。年轻人很容易翘尾巴的,尤其是刚刚有了一点成就之后,那种得意忘形可是最害人的呀!

 具体的我就不说了,也不可能事事都给你当指导,但只要时时记着姐的这句话,你就会少吃一些亏的,一定要夹起尾巴来做人。”

 坤子很聪明,在王斓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的辩解,他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来听王斓这番警告的。

 王斓继续说:“记住了,树大招风呀,当你有了一点点成就之后,自然就会有一些人出来找你的茬儿了,也会有更多的人盯着你,人不可以不自信,但绝对不能狂妄的。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把我们瞬间打回原形的人比比皆是。”说完之后,王斓颇有深意的看着坤子。

 “有些话姐不能说得太透了,不过,我想,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应该能明白的。”昨天的桃花节上,王斓可是亲眼看到了何云峰对贾正道的那种冰冷态度,一个县委书记在一个副省长面前自然会毕恭毕敬。

 但是,那毕竟是当着饮马县精英们的面,贾正道所吃的瘪,早晚有一天他会在坤子的身上找回来的,因为这一切都是由坤子引起。

 一般情况下,贾正道不可能拼了整个家族的实力去对抗何云峰这个劲敌,但是,他却可以非常轻松的甚至是不动声的把坤子搞掉。坤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还是要跟贾正道这种人搞好关系的。有的人或许他不会给你什么帮助,但至少不能让他成为我们的阻力,你说是吗?”

 王斓生怕坤子不能真正领会她的意思,这才给他举了一个典型的事例。“姐,桃花节之前我可是亲自到他办公室送请柬的,可那家伙却是非常傲慢的拒绝了我的。”坤子心里还是有些不平,毕竟年轻气盛。

 “所以你就找来了何云峰人家了?他贾正道人在官场上,是怕何云峰,但是,他却不会怕你的,咱们当老百姓的总不能事事儿都求到人家一个副省长的头上的,我听说那个何云峰马上就要是常务副省长了,将来有一天还会成为省长,书记。

 与你一个小小老百姓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甚至还有可能调到了其他的省份儿,当然了,贾正道也有离开饮马的一天,但是,一旦我们跟当地的领导搞不好关系,那么后任领导也会忌惮咱们的。

 我可以跟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一个生意人,如果连跟‮府政‬的关系都搞不好,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生意人。”

 虽然说坤子从搞合作社到现在已经在饮马混得风生水起的,可是今天听了王斓这一番训话之后,他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浅薄和幼稚。

 “姐,坤子没白认你这个姐!”坤子这句话同样是掏心窝子,也让王斓听了很是受用。“说句实话,在姐的手里,给你的这点投资不算什么,但姐也绝对不会闭着眼睛扔的,你身上有什么品质,姐看得一清二楚,姐就是喜欢你,可是,姐同样也替你担心着,所以才说这些不中听的话,你不要心里骂姐就好呀。”

 “说什么呢,姐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你已经是老船长了,而我连一个合格的水手都算不上,能领教姐的教导是我的福气,别人花钱还听不到你这样的授课呢!”

 “那是当然了,知道吗?有些大学请我去讲课我还不去呢。”王斓得意的说。“对了,坤子,姐想问你个事儿。”“什么事儿?”坤子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儿能让王斓这么好奇。他从王斓刚才看他的眼神里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据我所知,芳芳喜欢你的,可不是那种兄妹之间的喜欢,她好像已经把你当成她的男朋友了,上次我来的时候,你把我从山上背下来,我就发现她有点儿吃我的醋了,竟然抢着给我洗袜子洗脚,不就是不让你碰我吗?

 这小丫头,就是个小人。还有那个吴晶晶跟刘雪婷,不但是你对人家有意思,我看她们对你也那个的,你别对姐说谁也不喜欢。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王斓一边走着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坤子。坤子没想到王斓会问到这个问题,王斓话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坤子的脸就开始热了起来。因为一个男人在一个喜欢自己而且自己也喜欢她的女人面前被看破了‮心花‬这一点,那还是有些难堪的。“我…”坤子支吾着。

 “算了吧,姐不难为你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你们都很幸福,可终会有一天有人受伤的。谁陷得最深,谁就会伤得最重。

 姐跟她们可不一样,姐可没有想跟你一起过日子的想法儿,什么时候想你这个小老弟了,姐就会跑过来看看,而她们却像是一藤,希望能上你这棵树。”

 “姐你错了,我不是什么树,我就是一张犁!”坤子干脆红着脸说了这么一句。“呵呵,犁?你这家伙,你把她们都当成地了?”

 王斓让坤子这个比方逗笑了。“我永远也成不了什么大树,我就是一张不知疲倦的犁,我的一生就是耕耘而已,或许,人这一辈子,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耕耘了吧。”

 “咋不说你是牛呢?”听着坤子的比方,王斓忍俊不,不过,坤子这个比方真的很生动,让王斓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了铁犁铧翻起层层土耕景象。

 “一会儿咱们不回宾馆了,你开车带姐找个地方玩玩儿好吗?”王斓再看坤子的时候,那眼神就有些异样了。

 坤子马上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没问题,对了,干脆咱们在野外弄点儿烧烤吧?春天这边就是风大点儿,不过今天我看还行。”坤子抬头看看天,征询王斓的意见。

 “烧烤?我还真没吃过呢。怎么弄?”王斓立即像孩子一样的有了兴趣,之前她也听说过这玩意儿,但一直忙于生意上的应酬,所以也就从来没有什么心思去搞过这东西,今天听坤子这么一说,倒觉得正可以见识一下。

 坤子知道,在饮马这边,王斓就他一个朋友,自然不会有其他的安排,如果只是带着王斓找个野外避人的地方打上一炮,那实在没有什么意思,所以,他想加上一点儿‮趣情‬。

 不再征求王斓的意见,坤子就拨通了刚子的电话。坤子跟秦刚可不客气,上来就直接吩咐,给他弄一套烧烤的装备。

 然后再去商场弄点各类送到他这里来。接到坤子的电话,刚子就觉得那是圣旨,赶紧先去朋友那里弄了装备,又跑商场购置类,马不停蹄的窜了过来。
上章 女人的地男人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