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蛹 下章
第一章
 “3208号,找白先生!”白色的雪纺衬衫,齐膝的套裙深,两条裹着白色丝袜的美腿微微弯曲,脚蹬一双黑色高跟鞋,成干练的打扮,让人心动的身材。

 这样一个大‮女美‬轻轻的理了理额前的长发,一只胳膊优雅的支着桌台,几个小时的旅途让她略显疲惫,臻首微侧,带着几分慵懒与闲适,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一边,配上那美的让人无法正视的容貌,几个在大厅里的男人不住看呆了!

 “徐‮姐小‬!”负责登记的保安小李也是微微一窒:“请在这里签名,您真的很漂亮!”“谢谢!”在签名簿上写下徐晓茜三只字,她忽然间有些恍惚,可能,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签名了“32楼出了电梯向左走,转个弯第二道门就是了,祝你愉快!”

 “再见!”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能认出我,一种别样的情绪盘旋在晓茜心头,精致的嘴角不由的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小李!看什么呢!”被叫做小李的男人盯着晓茜远去的背影,直到她完全消失在电梯里。

 “没什么!”“我看看,3208号,徐晓茜!”年纪偏大的老黄看了看登记簿道:“是个漂亮女人吧!”“恩!”似乎被戳破了心事小李含糊道。“嘿嘿,那是大师的工作室,到那里的女人都很与众不同!”

 小李疑惑的看着这位神秘兮兮的前辈,却听他道:“你今天刚来还不知道,等过几天就知道了。

 在这里工作是件很福的事,或许你还能再见到她,不过那时候你恐怕已经认不出来她了!”

 “徐晓茜,女,26岁,国家乐团小提琴手,曾获国际音乐交流会最佳小提琴手称号,兰芳十大青年乐手之一,喜欢冒险,喜欢新事物,音乐作品和本人一样充满了热情。”

 一头极具艺术色彩长发的白大师下巴上留着两黑白分明的胡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徐‮姐小‬,你漂亮,有气质,国际著名小提琴手的‮份身‬也能为你的‮体身‬加不少分。”大师沉道:“您的这具‮体身‬实在是一件完美的载体,能让我看看它的全貌吗?”

 晓茜脸上微微一红,暗道这位大师还真是鬼一个,美妙的‮体身‬直,带着微笑道:“白先生,还没有决定成为您的材料之前,我想看看您创作的成品,如果满意的话,我不介意成为她们中间的一员!”

 “你一定会满意的!”大师说着站起来:“这里放着我最得意的作品!”他指着屋子里几排用红布遮住的“艺术品”道:“她们中的每一个都是漂亮人而且很有故事的女人,你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您真是太自信了!”晓茜掩口轻笑道:“不过我真的有种感觉,自己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这也是一种缘分吧!”大师揭开红布。这是一具绘着水墨山水的女体,漂亮精致的脸蛋,凹凸有致的‮体身‬,刚刚离少女的青涩带着女人独特的味道,她‮体身‬自然的立,‮腿双‬微分。

 人的的‮体下‬和身上的图案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微微抬起的手臂,脸上人的微笑,配上两只满的酥满恬静而美丽。

 “这是我第一个作品,也是我最喜爱的徒弟,是她的‮体身‬给我带来的灵感!第一次展出她的时候,整个兰芳都为之轰动,但是她只是一个开始。”

 “我喜欢她的表情,她很幸福!”晓茜道。“她是个人的女人,丰动人,她的‮体身‬充满了热情与惑!”

 大师掀开另外一张红布,一具感无头的尸出现晓茜面前:“丰腴的‮体身‬,感的肢,满的双,一金属杆进她她感的‮体下‬同时也支撑起她的‮体身‬,那充满了惑的体上,一只火红的凤凰展翅飞。”

 “她该不是你的情人吧!”晓茜掩口轻笑道。“她叫上官美钥,当时大学里第一‮女美‬老师,我的模特之一,当然,我和她是有一些超友谊关系,不然也不会用她的‮体身‬创作出这么完美的作品!”大师道:“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是回味无穷!”

 一具具形态各异女体展现在晓茜面前,婀娜多姿、成动人,医生、律师、模特、护士,她们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份身‬,唯一相同的的是青春与美丽永远定格在这里,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不知不觉间,晓茜的呼吸急促起来。

 一股莫名的渴望从她‮体身‬深处升起。“下面一件正在创作的作品!”大师揭开红布,木架上,四具配砍掉脑袋和四肢的躯干一字排开,丰腴的体表面用工笔雕以花为主题的彩绘与诗词,Y形的分叉在她们‮处私‬和门的同时支撑起她们的体,这些‘艺术品’右侧,六个Y型的分叉一字排开。

 “这套作品的名字叫‘女人花’,由十只‘花蛹’组成,女人如花,花如女人,把女人的‮份身‬性格中和各种名花相符的元素提取出来,与她们身上彩绘融合在一起永远保留下来。”大师笑着说。

 “牡丹,花中之王!”大师指着木架上第一个性感的躯干道:“和平、幸福、富贵的象征!”

 一朵娇的牡丹花占据了这具丰腴的体正面大部分空间,坚雄伟的房上鲜的花瓣似乎要活过来似的,一行龙飞凤舞的诗词提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配上这几乎完美的体就连晓茜也砰然心动。

 “‘花蛹’材料当然也要符合这个要求,廖馨茹,29岁,国家艺术团副团长,著名民族歌唱家,第26届蓝运会形象大使,出道开始,几乎每次国宴都有她的身影,据传她似乎和前任总统有一些关系!”

 “你确定是她!真不敢相信!”晓茜吃惊的捂住嘴巴道,这具感的躯干居然就是兰芳著名歌唱家,家喻户晓的廖馨茹,如果让人知道,这个美丽而矜持的女人赤体被做成这样一个美丽而充满惑的“花蛹”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她人的‮体下‬虽然被漂亮的刺青覆盖,女部完美的形状却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如她体一般人的‮处私‬此时却被一鸡蛋细的木充满,从高贵人的女艺术家到同样华贵而充满惑的“花蛹”晓茜觉得,不是这个世界疯了。

 就是自己疯了,支撑着廖馨茹的Y形分叉上吊着一张金属质地的牌子,上面赫然就是一张这个女人在国宴上放声高歌的照片和她的生平介绍。

 “严冬百花凋谢,唯有梅花寒绽!”大师见到晓茜的表情出得意的笑容,指着第二只感花蛹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凌傲雪,兰芳警界的一个传奇,打入犯罪团伙内部,破获十几件大案,多次得到前总统接见,她被称为最‮女美‬警,照片在各大网站上疯传!”

 大师轻轻‮摸抚‬这具充满了弹和活力的体:“谁能想到,她的肌肤也如此雪白滑腻,功成名就之后,她已经不可能再做卧底,所以,她选择了在这里化为永恒!”

 木架上,凌傲雪的‮体身‬由于长期锻炼没有一丝赘,却依然保留了女的光滑圆润,在点点梅花点缀下人。

 “在之前的卧底生涯中,这位美丽的女警为情势所,多次委身犯罪分子,她也不回避,在她的要求下,那些曾经和她有过体关系的男人名字也都刻在她的身上,我认为这不是她的污点。而是她的功绩!”

 “水仙,花中仙子!这具躯体的主人是著名电影演员刘菲菲,一个看起来不沾人间香火的女人,她的体也是如此清丽,坚的双峰,直的身,在做成‘花蛹’之前我和十方才给她开了苞,让她尝到了女人的滋味!”

 “杜鹃,花中西施,她十六岁出道平面模特,却是国民心中最感妩媚的女人,她的照片大胆豪放,感情曲折而动人,她是公认的感女神,陈依琳!”四具木架上的“花蛹”

 带来的震撼是无法想象的,晓茜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急促起来,那失去四肢的与脑袋的躯干人,在刺青的衬托下充满了无尽的惑,她忽然有种冲动,如果自己也成为她们中间的一员,成为一只花蛹在Y型的分叉上让无数人观赏,这种想法是何等的疯狂而近在咫尺。

 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有成为一件原料的想法,但当它如此迫切的摆在自己面前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奋兴‬让她几乎站不住。“大师,花蛹的材料找齐没!”晓茜忐忑的问道。“这个!”大师沉着。

 那揶揄的眼神似乎能看透晓茜的内心:“工作室里有四个正在加工,一个已经加工过一半中间出现了些变故她还在考虑,现在还缺一个!”

 “那么,我可以吗?”晓茜想让自己尽量显得平静一些,可颤栗的声音依然出卖了她!“这个!”大师沉起来。
上章 花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