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蛹 下章
第二章
 吊足了晓茜的胃口:“你的‮份身‬和经历完全符合要求,不过我要检查你的‮体身‬,每一只花蛹必须是完美的!”“当然可以!”晓茜道:“在哪里,需要衣服吗!”

 “在这里就行!”大师笑着打量着晓茜:“如果成为花蛹,衣服对你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想也是!”晓茜随口道,一种奇怪的情绪在她心中蔓延,似乎,这世界本来就应该这个样子的。

 轻轻的掉上衣,出美妙的上身,大师的目光下,她觉得自己似乎无处遁形,局促的褪下裙子出丝袜下修长人的‮腿大‬,此时她,除了高跟鞋与半透明的内之外已经一丝‮挂不‬了。

 “白先生,能不能…”她说到这里停住了,因为大师已经轻轻的拉下她半透明的内,一条的透明丝线挂在她‮体下‬与内之间,满的‮体下‬依然不知所措的动着向外吐着爱

 “徐‮姐小‬,部也是必须检查的,一只完美的花蛹,部的质地必须是满而充满弹,颜色必须是鲜红人!”

 “房坚富有弹,大小适中,头圆润可爱!”大师糙的大手在晓茜身上‮摸抚‬,带来一阵阵滚烫的炙热,可他此时却认真的不带一点感情,用完全审视的目光检查着晓茜身上每一处部位,却带给晓茜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似乎此时,她在这位大师眼中已经是一件用来创作的材料:“皮肤如缎子般光滑,充满弹肢纤细,腹部圆润而没有赘!”

 “肚脐大小适中,‮腿双‬开立,之前应该有过不少行为,不过这样的女人会显得更加成。腿型也堪称完美,即使切掉‮腿双‬,部和部的曲线依然让人心动,徐‮姐小‬,你的‮体身‬确实非常不错!”

 大师说着分开她两片粉,顿时向外吐着晶莹体的在工作室的灯光下:“满,外形如花瓣,感十足,这样的部简直是男人的福音,徐‮姐小‬,没有比你更合适的材料了!”

 “真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晓茜嘴里道,感的‮体身‬在男人检查下早已布满了绯红。“最后,徐‮姐小‬请你站到那边,对,和廖馨茹的花蛹站在一起!”保持这个姿势。

 “但是白先生,这是为什么!”晓茜摊开双手疑惑的道。“十只花蛹是一套,大小基本一致才算完美!”“您是说我也可以像她们一样放在这里!”

 “如果大小合适的话!”大师道:“当然要做一些处理,比如刺青、砍掉四肢和脑袋,事实上,你可以把上面这四个想象成自己,前几个女人在成为花蛹之前都是这么做的。”

 “真难以相信,我觉得似乎在做梦,却又不是梦!”大师的目光在晓茜赤的‮体身‬巡回,走过来‮摸抚‬着两具虽然完全不同却同样感的体,仔细的比较它们的大小。“怎么样!”

 晓茜忐忑的问,她希望男人否定,这样她就可离开这里,不用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人,可是,一种不可抑制的渴望占据了她的思想。

 “稍微大了点!”大师脸上的失望让她心中咯噔一下,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就像失去了什么似的。

 “不过在误差之内,红的胜火,粉的似霞,充满了热情却又带着尖刺,没有一种花比玫瑰更适合你,恭喜你徐‮姐小‬!”

 一种突如其来的‮奋兴‬充斥了晓茜的‮体身‬,忽然间觉得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扶着木架跪在地上,愣愣的看着上面四只感的花蛹,一股晶莹的爱从她‮体下‬涌而出…从现在开始自己也将成为她们的一员了。

 精致的金属牌挂在第九个Y形的分叉上,那上面赫然就是自己的照片,晓茜忽然之间发现,似乎从接到邀请的那刻起,自己已经堕入一个无法拒绝的陷阱,从那刻起,自己已经注定是一只花蛹,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布满精致图案的躯干被放在支架上,人的‮体身‬被两入,在它们的支撑下展示给所有人看。

 “徐‮姐小‬,搞艺术的地方都比较!”平静之后,晓茜没有穿上自己的衣服,被学徒带到专门的清洗室把脘肠、剃去腋

 此时的她披着件大号浴巾,部轻轻的绑了下,不经意间两颗圆润满的房半在外面让身边的学徒不住想起刚刚清洗这个尤物时她赤人的‮体身‬。

 上百平米大的画室略显杂乱,‮央中‬赫然是一只在Y形分叉上的“花蛹”一朵朵鲜红的月季绽放在她雪白的体上,在黑色诗词的衬托下越发显得人。

 身材姣好的女人背对着门口跪在地上,柔弱的双肩与浑圆的雪勾勒出一个美丽的身影,雪白的体在身后男人手中刺笔落下时微微颤栗,背部晶莹的肌肤上,一朵荷花已见雏形。

 两米多高的金属杆挂着十条从花蛹身上切下的‮腿大‬,或丰腴,或修长,玉足上统一蹬着水晶高跟鞋,有两条‮腿大‬上甚至还穿着感的黑色丝袜。

 人的‮腿大‬下面,黑色的矮几上十个精致的水晶盒子中依次摆着六颗美丽的脑袋,大大的纸箱中七八糟的丢着女人切下的手臂。

 甚至一只带着戒指的玉手在外面。金属支架的支撑下,一具无头的尸立在地上,Y形分叉进她‮体下‬与门,她脚蹬红色水晶高跟鞋,一条裹着丝袜的‮腿大‬已被齐切掉扔在旁边,盘曲的树枝上,点点红梅布满她人的躯干,学徒摸样的男人在她另外一条‮腿大‬部仔细的画一条线。

 不起眼的角落里,两具体纠在一起,女人被跨坐在男人身上的洁白的体在鲜的紫罗兰衬托下神秘而充满了惑,她臻首扬起,纤细着肢充满节律的摇摆着。

 仿佛正在进行的不是体上的合,而是灵与饿彻底融合。“徐‮姐小‬,花蛹制作所有过程都在这间工作室里!师傅正在工作,请允许我给你介绍花蛹的制作步骤!”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也要变成她的样子!”晓茜走到‮央中‬,仔细的打量着那上面的花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小周舌头道,却发现女人解开浴袍中间的带,顿时衣襟分开,两颗雪白的酥和光洁如初生婴儿的‮体下‬完全暴出来,那深陷而人的微微张开,引人无限遐想。

 “所以,从现在开始赤才是我该做的!你用该用艺术的眼光看待我!”晓茜人的‮体身‬让那小周一阵砰然心动。

 “徐‮姐小‬,不久以后,我会把您也在这上面,用艺术的眼光好好欣赏,相信以后也会有无数人用同样艺术的目光欣赏你。那么现在,请允许我给您介绍下你成为一个‘花蛹’所必须的步骤!”

 “真是个好主意!”晓茜笑着道,她已经越来越喜欢这里了“人在活着和死后肌肤的弹和颜料使用的效果都有所不同,对花蛹的加工也分两个过程,师傅在伊雪身上做的是第一步,大约占总工作量的百分之七十。

 去掉脑袋和四肢后,花蛹就会放在这里着加工后做塑化处理,你面前的这个只剩下最后一步。”

 “你们就是这样砍掉花蛹的脑袋和四肢的吗?”晓茜走过去好奇的看着支架上的无头女尸。小周点了点头:“制作这只花蛹是演唱‘红梅’的女歌手刘巧儿,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他在花蛹赤体上‮摸抚‬着:“那天,在师傅会客室里见到她时我简直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她马上要成为美丽的花蛹了!”学徒在刘巧儿仅剩的‮腿大‬上画完线,把一个圆环套在她雪白的‮腿大‬上。

 “这个圆环是特制的激光切割器,和普通的刀具相比,使用它切面更加平滑,还能瞬间止住血!”

 小周解释道,说话间,一阵白光闪过,刘巧儿另一条‮腿大‬也被齐切断,学徒把两条‮腿大‬也挂在金属杠上,这些让女人骄傲,男人恋的美腿就这样像猪一样挂在这里。

 而她们的主人都是让人疯狂的‮女美‬,晓茜忽然间有些恍惚。“这些也是非常珍贵的材料,师傅已经在它们部刺上她们的名字,等加工过完花蛹再处理它们,很多有钱人喜欢收藏这些,徐‮姐小‬的‮腿大‬是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相信很多富商原因花钱收购。”

 “你师父真打的好主意!”晓茜随口道,想到自己的的‮腿大‬被人买走收藏,晓茜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哪些脑袋呢!”

 “她们要和花蛹一起展示!”小周道:“毕竟我们要向观众证明花蛹的‮份身‬!”那学徒切下刘巧儿两条胳膊扔进纸箱里,这位美丽的歌手此时已然完全变成了花蛹,被摆在房间‮央中‬等待大师进一步艺术创作。

 和男人爱的女人也被押到房间‮央中‬,白皙的肌肤上鲜的紫罗兰在灯光照耀下越发人,她是跳百鸟朝凤的舞蹈演员闫凤娇,晓茜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上章 花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