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蛹 下章
第三章
 毕竟在一起工作过,看到晓茜,她善意的笑了笑算是打声招呼。“小周,你们怎么处死我们这些花蛹的!”

 “窒息,这样不会破坏花蛹的‮体身‬,当然,也会尊重花蛹自己的意见,比如林依晨,她选择吃了药后做‮奋兴‬致死。”

 男人把闫凤娇双手反绑在身后,让她分开‮腿双‬跪在地上,这个美丽的女人此时‮体下‬依然保留着刚刚好后的狼藉。

 透明的塑料薄膜一层又一层的在她脑袋上,这个即将成为花蛹的女人‮体身‬依然保持着跪立的姿势,感‮体下‬却在窒息的快出一股股晶莹的爱,半分钟后她终于忍不住倒在地上,两条修长人的‮腿大‬在地上踢蹬着。

 挣扎着…砰的一声,这个女人人的‮体身‬最后一次疯狂的拱起之后无力的落到地上,两条雪白的美腿之间,一股清澈的从她‮体下‬淌出。

 “白先生!”晓茜趴在软垫上,白色的绸缎遮住她翘与美腿,却阻挡不住不经意间‮擦摩‬带来的悸动,背部晶莹的肌肤上,一从娇的玫瑰在大师的笔下慢慢成形,落下时淡淡的疼痛,却又一种深入骨髓的‮奋兴‬时时侵蚀着她的‮体身‬,不觉间,‮体下‬已是一片泥泞。

 闫凤娇也被切掉了脑袋和四肢摆在房间‮央中‬,伊雪双手反绑在身后,一个俊朗的男人‮逗挑‬着她人的体,在生命最后一刻,这个兰芳著名女主持人,国民心中纯洁美丽的化身。

 终于放开矜持任由男人从后面进入。“每天面对如此多漂亮的女人,难道一点都不动心!”晓茜悠悠的道。

 “不但动心,有时候还会动情!”没有刺笔落在背部的疼痛与酥麻,大师温热的大手在她感的背部游走,带来阵阵心悸的快,晓茜浑圆的‮腿双‬被从后面分开。

 两片粉在男人的拨弄下沾满了爱,剔去之后,她‮处私‬越发显得光洁人,柔软的褶皱被水浸,在灯光的照下散发出靡的色彩。

 随着手指入,那如婴儿小口般的‮体下‬收缩着,晓茜美丽的脑袋翘起,‮子身‬也是一紧,哆哆嗦嗦的出一股花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布满精致花纹的‮体身‬在一次次冲击中悸动着,人的呻声中,晓茜人的臻首抬起,双手紧紧抓住垫,一片片鲜红花瓣如她体一般娇滴…“老白!你又在亵渎艺术了!”

 不知不觉间,健壮的身影站在一边欣赏两人的表演。“应该是发艺术的灵感才对!”一次次狠狠的‮刺冲‬后,两人‮体身‬紧密的结合在一起颤栗起来,一股股“艺术的灵感”毫无估计的从大师的‮体身‬里发出来,深深的注入晓茜‮体身‬深处。

 “十方!”大师起身穿上子:“要不要也亵渎下艺术,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艺术品!”晓茜感的体趴在地上息着。

 脸上带着高后特有的足。不远处,双手反绑在身后的伊雪雪白的脖颈上套着绞索,修长的‮腿双‬的衬托下,她布满了朵朵荷花的躯干格外人,脚下的凳子被掉,她人的体猛的向下坠去,两条修长的‮腿大‬在半空中开始表演美妙的舞步。

 “你是谁!”被男人抱在怀里,晓茜两条感的美腿住男人壮硕的部,感觉到壮硕的抵羞处,一阵阵灵魂深处的悸动让晓茜不能自已:“杀死你的刽子手!”男人的拨弄着她的‮体身‬,尽情欣赏着她人的媚态。

 “那么你呢!”十方盯着她泥泞的‮体下‬,那抵住她的‮体下‬东西一寸寸入。“一只花蛹,一件等待亵渎的艺术品!”“老白说的不错,你确实是件独特的艺术品!”

 壮硕的彻底没入女人的‮体身‬,她美丽的臻首高高扬起,一头乌黑的长发飘扬。寂静的画室被女人的呻声充满,雪白的莲花、火红的玫瑰相继绽放…

 绞索上,伊雪感的体已停止了挣扎,两条浑圆的美腿微微分开,清澈的淅淅沥沥的从她‮体下‬淌出。

 两只酥依然坚,绽放的荷花,美妙的肢,她人的体和生命在最后的绽放后永远凝固在这一刻。

 “她真漂亮!”这就是每只花蛹的归宿,刚刚经历过一次风雨,晓茜好奇的打量着这具赤体,手指进她人的‮体下‬,在她的想象中,似乎此时。

 正在被摆弄的尸就是自己。一辆黑色的小推车吱吱呀呀的推进来,大师揭开上面的红布,一具趴在马鞍型金属架的上的丰腴体暴在空气中,双臂反绑在身后,‮体身‬被两黑色的橡胶带固定在T型架上,光滑的脊背弯曲着。

 雪白的体上,一朵朵粉粉的康乃馨绽放,两只丰硕满的房垂在身下颤抖着,她浑圆的股在金属架的支撑下高高翘起,分开的美腿之间,人的壶仿佛透了的桃子向外渗着粘稠的汁

 “雪慕华,女,29岁,本市十佳教师,也是一位人的‮妇少‬!”大师说着把手指进女人满的‮体下‬,那妙处如无底噬着她的手指,鲜红的动着向外吐出一股股花:“她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善良而充满爱心,却也是一个成人的女人,内心纯洁,‮体身‬!用她做康乃馨的花蛹,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我说的对吗,小雪老师!”“恩!”女人的‮体身‬战栗着,人的‮体下‬在大师的刺下疯狂的动起来。

 “她特别喜欢这种样子,一直想成为花蛹,却因为丈夫的反对而犹豫不决,在不久之前刚刚下定了决心,我的‘女人花’终于可以完成了!”

 “大师,我希望您能在我丈夫来之前处死我!”女人呻着道:“不然我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我想十方一定愿意这么做的!”大师摆了摆手,十方壮硕的‮身分‬进美妇‮体身‬里疯狂的送,一双手如铁匝般狠狠掐住她白皙的脖颈!

 这个美‮妇少‬丰的‮体身‬在T型支架上感的‮动扭‬,大股在男人的撞击下疯狂的摇摆,晶莹花从两人合处飞溅而出。

 她人的体挣扎着‮动扭‬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似乎爆发出所有的热情,高扬着美丽的脑袋,感的‮体身‬疯狂的痉挛着。

 雪白的‮腿大‬、精致的脚丫在一次次战栗中绷紧,那最让人疯狂的大股疯狂的撅起紧紧的抵住身后的男人。

 窒息与的双重快支配下,这个美丽的‮妇少‬人的‮体身‬毫无保留的爆发,那尽极所能的‮动扭‬与带给十方阵阵‮魂销‬蚀骨的享受。

 最后一次疯狂的颤栗之后,女人终于停止了挣扎,扬起的脑袋耷拉下来,感的‮体身‬像失去了所有动力似的忽然间软了下去。

 唯有雪白的依然随着男人‮体身‬战栗而颤动,晶莹的唾顺着她嘴角淌下,那绯红的漂亮脸蛋上带着不可思议与前所未有的足。

 十方从那美妇‮体身‬里退出,颤巍巍的上沾满了一层油状的体,在灯光下散发着靡的光彩,那显然是这‮妇少‬在最后疯狂中分泌的

 晓茜几乎不敢正视,脑海里满是刚刚那东西在自己‮体身‬里带来的阵阵快的情景,不知不觉间,‮体下‬竟是又一次了。

 “这个小雪老师还真够的,我忍不住了!”十方说着转到美妇身前,大对准她感的嘴巴进去,颤栗着把一股股浓浓的进这‮妇少‬喉咙深处。

 激光切割器套在这个叫雪慕华的‮妇少‬脖子上,一道白光闪过,她美丽的脑袋和‮体身‬顿时分了家,学徒用早就准备好的金属盆接住她断颈中涌而出而鲜血。

 而此时,她感丰腴的躯体依然颤栗着,翘起美之间,满的的敞开。当所有人把目光投向自己,晓茜知道,自己的时刻到了。

 “徐‮姐小‬!我打算在这里结束你!”十方指着用来给花蛹除去四肢的金属架道:“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再麻烦把你放在上面了!”

 “这个主意不错,你不怕掉下来砸坏了东西!”晓茜揶揄的道,一竖直的金属杆构成了金属支架的主体,一米多高的地方,安装在上面的Y型分叉上依然沾着闫凤娇亮晶晶的水,更让晓茜难以自已的是,那东西和十方的宝货比起来居然只大不小。

 “当然,所以要把你固定好!”说话间两个男人把晓茜的‮体身‬托起,十方狠狠得在她股上拍了一巴掌,命令她分开‮腿双‬。

 一种被待的快从晓茜内心深处升起,她顺从的分开两条雪白的美腿,学徒在她门里涂上一层润滑油,手指入时一阵让人无法拒绝的酥麻让让她几乎丢了‮子身‬。

 每个女人的‮体身‬多少有所不同,分叉被重新调整过,两个圆圆的头部对准她的‮体下‬与后庭,男人忽的把她‮体身‬向下一按,狰狞的分叉狠狠的没入晓茜人的‮体下‬。

 “啊!”突入其来的刺把她送上了顶峰,人的‮体身‬,雪白修长的‮腿大‬瞬间绷紧,‮体下‬疯狂的入的异物,一股股晶莹粘稠的爱顺着分叉淌下。
上章 花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