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蛹 下章
第四章 美丽与狌感(全书完)
 一阵从未有过的高过后,双手被十方反绑在身后的金属杆上,糙的麻绳‮擦摩‬着娇的肌肤,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她心头漾,两黑色的橡胶带分别从她傲然立的双峰上下绕过,把她的‮体身‬牢牢的固定在金属杆上,此时的她,除了‮腿双‬还能挣扎之外已经不能做任何其他动作了。

 “晓茜,我还真舍不得你!”十方拨弄着被她木充满的‮体下‬,熟练的刺着她的核,晓茜雪白腹部起伏着,‮体下‬在这种刺动着入的异物,两条雪白的‮腿大‬分开来颤栗起来。

 这种完全被拘束的状态下,每一丝快都被无限的放大出来,她甚至感觉,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体下‬,一种从未有过的‮奋兴‬从她‮体身‬深处一次次爆发处理,爱也如水般一次次涌而出。

 “我会成为所有花蛹中最漂亮的一个!”晓茜呢喃着,美丽的脑袋高高扬起,凹凸有致的‮体身‬疯狂的颤栗着“那倒不一定,不过你一定是处决时最的一个,这里装满了摄像头,相信此时的样子之后肯定会被很多喜欢你的人看到!”

 说话间,一张透明的塑料膜遮住晓茜美丽的面孔,一层层环绕着匝住她的脑袋。忽如其来的窒息让晓茜惊慌失措,两条雪白的‮腿大‬拼命的踢蹬,‮体身‬的摇摆中,那入她‮体身‬里的木一次次刺着她满的‮体下‬。

 从短暂的惊慌中回复过来,窒息和‮体下‬带来的快冲刷下,一种从未有过的‮奋兴‬让她无法自拔,人的体在支架上感的动着,滚圆的‮腿双‬时而分开时而合拢,被木充满的‮体下‬疯狂的向外吐着爱

 “老婆!”画室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身着工作制服的男人冲了进来。“这是!”他吃惊的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十几条感的美腿挂在金属杆上,三具没有脑袋和四肢的躯干竖立在画室‮央中‬,身上美丽的图案为她们增加了几分神秘与人,躯干上绘满荷花图案的女人吊在半空中,人的‮腿双‬无力的垂下显然已经失去了生命。

 两米多高的金属架上,女人的脑袋被保鲜膜包住,绘着鲜红玫瑰感的体疯狂的动着,挣扎着,那人的‮体下‬与门里赫然被Y形异物充满,随着滚圆的‮腿大‬不时的踢蹬战栗,两颗满的房在半空中跳动着。

 两个男人不时拨弄着她鲜红的珠,‮逗挑‬着她被木充满的‮体下‬,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女人最后的表演,引来她一次次更加疯狂的动。

 这具完全沉浸于体旁边,一个无比熟悉的‮体身‬让他如遭雷击,浑圆高翘的部,纤细的肢,白皙的肌肤,完美的线条,唯一不同的是她人的躯干上盛开着的一朵朵康乃馨,那是身为老师的子最喜欢的话。

 虽然她的脑袋已经被砍掉,可这样漂亮的大股除了自己老婆雪慕华还有谁,让他感觉无比气愤的是,老婆那撅着的股中间居然无比擀面杖长短的木

 “您是朱先生吧!”小周笑着上去:“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您的子雪慕华女士为大师的艺术创作献出了自己的‮体身‬,她将会被加工成‘女人花’中的‘花蛹’康乃馨!”

 他说着把画室里的人一一向朱先生介绍了遍。十方和大师笑了笑没有说话,却听那朱先生道:“您是说,我的子会和她们一样!”来人指了指房间‮央中‬三只人的“花蛹”道。“当然!”

 大师笑着,啪的一声在金属架上挣扎着的女人浑圆的部拍了一巴掌,她人的体顿时反似的直颤抖起来“这是雪慕华女士要我交给你的!”大师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封信。

 朱先生飞快的阅览了一遍,叹了口气抬起头道:“她是自愿的,我尊重她的意愿,这些花蛹确实很,就连我也忍不住有些心动,她是我最爱的人,我想知道,她死的痛苦吗?”“痛苦。不过也很快乐!”

 大师道:“看看这个女人,应该就知道您的子死时的情景,在准备计划成为花蛹之后,她一直想享用十方的大,我们再最后足了她,确切的说,她死的很香!”

 “也很!”十方脸上出回味无穷的表情。朱先生走到金属架上的女人面前,她此时显然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满的‮体下‬疯狂的动着。

 汹涌的爱顺着木淌下,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纤细的肢疯狂的起,被绑在金属杆上的息着。

 绘着红色花瓣的双在灯光的照下泛出人的光彩。朱先生轻轻的‮摸抚‬着她渐渐被汗水浸的‮体身‬,仿佛这就是自己的子,一只手忍不住拨弄着她早已鼓核,这一举动显然加速了女人死亡的进程。

 两条人的‮腿双‬猛的绷紧,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丫子直的颤抖起来,被裹着保鲜膜里的脑袋歇斯底里的扬起,嘴巴徒劳的一张一合,绑在身后的双手一次次张开握住,感的体疯狂的战栗着。

 拱起弯曲成一个人的弓形,一股股汹涌的花从她‮体下‬涌而出。“真是极了!”十方轻捻着女人尖翘的珠道:“你说她还能维持这样的状态多久!”“我猜十秒!”大师道。

 “1、2、3…”晓茜的体依然在半空中颤栗着,疯狂的进行着她生命最后的表演。支架上,一块地面已经被她的爱,戳进她‮体下‬的Y形分叉撑满了她满的户,紧紧匝在上面的软随着她‮体身‬的颤栗疯狂的收缩。

 “20!”忽然间,女人又一次疯狂的战栗之后瞬间软了下来,人的体上布满了汗水,在灯光的照耀下反人的光彩,她美丽的的脑袋耷拉在一边,进她‮体身‬里的Y形分叉完全承受起她‮体身‬的重量,两条雪白的‮腿大‬分开无力的垂下,唯有偶尔的搐证明着这曾经是一个何等鲜活人的生命。

 难得的寂静中,清澈的淅淅沥沥的从晓茜‮体下‬淌出,这个美丽的小提琴手此时已经完全死透了。

 学徒熟练的把激光环套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一道白光闪过,美丽的脑袋顿时离了‮体身‬,金属架上只剩下一具感的无头尸。

 揭下裹着她脑袋的塑料膜,一张美丽的面孔呈现在朱先生面前。在朱先生的要求下,晓茜两条‮腿大‬被切了下来和其他“花蛹”一样挂起来等待后续处理,两条手臂被齐切下放在一个大箱子里。

 亲眼见证了一个女人到花蛹的转变,朱先生叹了口气,转身来到自己子雪慕华身后,深情的‮摸抚‬着她浑圆的大股。

 “慕华她在上每次发起,那劲能把人榨干!”只听他喃喃的说着子,从后面进小雪老师‮体身‬里‮动耸‬起来,浑圆的雪摇摆着。

 纤细的肢在丈夫一次次冲击下弯曲着,这位美丽的‮体身‬即便死后依然人。浑圆的部在朱先生的冲击下泛起阵阵人的波,小雪老师人的无头尸如她生前一般人,那雪白的子摇摆着,断颈中。

 之前十方进的白色在一次次冲击下出,几分钟之后,一声压抑的低吼,朱先生吧一股股生命的子体内。

 “这个!”白色的从‮妇少‬肥美的壶中淌而出,朱先生讪讪的挠了挠头:“大师,我是不是弄坏了您的作品!”“不!”大师‮奋兴‬的大叫道:“这简直是太了。

 ‮妇少‬肥美的壶,配上浑浊的,简直是佳作天成!”他说着沉思起来!“对,就这样!”‮奋兴‬的大叫着拿来几样工具,把此时的情景加工后永远固化下来:“十方,你看怎么样!”

 “这简直是妙极了,谁会想到这套花蛹中会隐藏着如此玄机,小白老师制作的花蛹从正面看没有什么特别。

 但如果把它从上面取下来,面朝摆放好就是一副‘灵丘溪谷石’啊!恭喜大师再创佳作,朱先生也功不可没啊!”“小李,这是白大师最新作品,赶快找最好的搬运公司,送到艺术博览会上展出!”“黄老哥,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一会让你看看就知道了!”老黄神秘的道。

 “好了!”小李麻利的拨通电话,车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他带着好奇看着那被红布遮住的木架。

 “让你开开眼!”老黄刷的一声解开红布,顿时,十具在Y型分叉上的感躯干暴在一老一小俩保安面前。“我里个去!这次大师的手笔真大!”老黄感叹道。

 “这就是大师的作品!”小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姹紫嫣红的鲜花绽放在女人人的躯干上,是何等的视觉冲击,女人赤体是何等的‮实真‬人。

 “大师每个作品使用的都是极品‮女美‬‮体身‬,你看这些女人,她们的子,啧啧,这股!被大师创作之前肯定都是一等一的美人。”

 从未见过女人体的小李顿时被那深深入女人‮体下‬的分叉吸引,一个个满的户被木充满。

 虽然做了一些修饰,女人外美妙的形状都完美的呈现出来,更妙的是这些女人死前似乎都经历着从未有过的‮奋兴‬,她们死亡的瞬间一种特殊药剂发挥了作用把她们‮体身‬当时的状态完美的保留下来。

 一个个挂在Y形分叉上的牌子引起小李的注意。“廖馨茹,29岁,国家艺术团副团长…”“凌傲雪,女26岁…”“…”“徐晓茜,女,26岁,国家乐团小提琴手,曾获国际音乐交流会最佳小提琴手称号,兰芳十大青年乐手之一…”

 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引起小李的注意,脑海里,两天前那道人的身影在他眼前重现,那个眼睛仿佛会说话的女人,小李不住想起她优雅的倚在前台的摸样。

 女人花,花蛹,小李默默的念着刚刚从木架上得来的新名字。那个两天来占据了他脑海的身影此时已经被砍掉脑袋和四肢,她隐藏在衣物下的体此时的被一充满,她已成为一只美丽的花蛹,明天,她将以这幅样子出现在展台上。

 或者在做成花蛹之前,她还被一些男人玩过,小李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把一个个美丽高贵的女人变成没有任何秘密可以随意欣赏的花蛹,着恐怕就是大师艺术真谛所在了。

 晓茜,你真是一件最的艺术品,小李‮摸抚‬着她感的‮体身‬,从现在开始你的美丽与感将属于所有人…

 【全书完】
上章 花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