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域深渊 下章
第四章
 “噗”的一声,彼得从手边拎起一罐啤酒打开,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泡沫从嘴角淌了下来。

 “彼得,你发疯了么?”我先是惊讶,跟着就是无比的愤怒,同时心中也带着深深的恐惧“你绑架我…你这是在犯罪!”

 彼得没有回答,又喝了几口啤酒,接着取出一支很的雪茄叼到上。

 其中一个彪形大汉立刻趋向前去,恭恭敬敬的为他点燃了火。这个过程只有几秒钟,可是在我感觉里却极其漫长,我忍不住又用力‮动扭‬着‮体身‬,高声叫了起来:“快放开我!听到没有,快放开…”

 但是另一个彪形大汉却还站在我身后,‮大巨‬的手掌牢牢捏着我的上臂,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反而把自己搞的痛入骨髓。

 很快我就筋疲力尽了,意识到自己是不可能和这样身强力壮的男人对抗的,绝望感再次泛上心头。

 彼得这时才开了口,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圈说:“我本来只是想请你吃餐饭的,美人儿。”

 “有你这么邀请的吗?把我强行绑到车上来?”我气愤的说。

 “这不能怪我。我已经诚恳的邀请了你十七次,全都被你断然拒绝了!”彼得说到这里眼凶光,恶狠狠的说“你这是给脸不要脸,臭‮子婊‬!既然你跟我摆架子扮清高,我就只好用强了。”他站起身,一只手夹着雪茄,着脸向我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我的心沉了下去,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你…你别来…走开…别过来…走开…”

 彼得一直走到离我不足一尺才停下,眯起眼上下打量着我,仿佛要在这呼吸可闻的距离内,把我仔仔细细的看个清楚,那样子就像是猎手在观察着落入他陷阱的猎物。

 “这世上有种女人,她不一定美的令人窒息,可是她却对男人有种致命的惑,使男人一见到她就想和她上。”彼得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我说“你就是这种女人,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

 我听的涨红了脸,同时感到说不出的害怕,羞愤和恐惧就像水一样弥漫了全身,令我的‮腿双‬无法控制的发起抖来。

 彼得显然很欣赏我出的惊惧,他好整以暇的着雪茄,轻佻的把浓重刺鼻的烟雾向我的脸。

 “咳咳…”我被呛的不断咳嗽,眼眶蕴满泪水,痛苦的蹙着眉大口息。

 也许是我因咳嗽而急剧颤动的脯太人,彼得的眼睛里蓦地闪耀出火,陡然伸出右手握住了我的一只丰房。

 “啊!”我羞的尖叫一声,‮动扭‬身躯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却抓住不放,而且越来越用力。

 “好大的咪咪…”彼得叼着雪茄,手掌呈球形的扣在我前,五手指‮劲使‬的向里挤“每次看到你我都想好好的摸一摸,东方女没几个有你这样的尺寸…”

 “放手!不要…滚开…”我气得哭了起来,本能的抬起腿就想踢他,可是又哪里踢的着,没几下反而把高跟鞋都蹬掉了。

 这无助的挣扎显然更刺了彼得的兽,他那带着烟味的大嘴凑了过来,热吻雨点般落在我的额头、眉眼和光滑的脸颊上,跟着又想强吻我的双

 我拼命的左躲右闪,用残余的力气抗拒着,怎么也不肯让他得逞。彼得火了起来,扬手“啪”的给了我一巴掌,恼怒的道:“‮子婊‬,你想死是不是?”

 我脸上热辣辣的疼痛,声嘶力竭的哭着尖叫:“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让你碰我!杀了我吧!”

 彼得狠狠的瞪着我,过了一会儿冷笑说:“噢,不,我不会杀你的。杀完人善后工作太麻烦了,但你要是真的这么倔强,我就叫人轮你!”

 我的脑袋嗡的一响,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里。轮?天哪,这是个我平常连想都不敢去想的词!

 可是此刻却如此清晰的听在耳里,我所有的勇气似乎就在一刹那间消失了,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旋转…

 彼得注意着我的神色,阴沉的说:“现在这里有我两个保镖和一个司机。你可以自己选择,是乖乖的跟我做呢,还是被他们三个人轮?”我几乎要昏了过去。

 那个华人司机还罢了,这两个保镖可都是虎背熊的黑人,比一般男人高出两个头,全身肌一块块鼓起,就跟两只黑猩猩似的,如果被这样两个人轮,那一定比下地狱还要痛苦…

 “怎样?美人儿,我看你一定喜欢被轮!”彼得故意慢的说“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

 话没说完我就吓的大叫起来:“不要!我不要黑人碰我!求你了,不要!”

 彼得吹了声口哨说:“那你是喜欢跟我做了?”我心如麻,被迫无奈之下,只能微微的一点头,屈辱的泪水滑下了脸庞。

 彼得打了个响指,出胜利者的得意笑容,再次把头凑向前来。我没有勇气抗拒了,闭上眼睛,任他的嘴重重的封了下来。

 他的吻是热烈的,霸道的,令人没有一点躲避的余地,那大而肥厚的嘴就像是水田里的蚂蟥一样,牢牢的住了我柔软的双

 充满侵略的舌头没费什么劲就破关直入,在我的齿间疯狂的着,跟着又老练的擒获了我努力闪缩的舌尖,强行进了他的口中。

 “唔唔…唔…”我蹙着眉头,只能在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几乎连气也透不过来了。

 彼得却丝毫没有歇止的意思,反而进攻的更猛烈,把我的舌尖深深的纳入了他的嘴里着,品尝着,贪婪的我口里的津

 同时他的口水也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用他高超的接吻技术迫我咽下去。

 我感到恶心,但潜意识中却不得不承认,这还是我第一次尝试到这么烈的热吻。

 对比起来,老公每次吻我总是温情而小心翼翼的,生怕把我弄痛了,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珍贵瓷器。

 我虽然为他的关爱所感动,但总是有种缺了点什么的遗憾,内心深处盼望着他能稍微暴一点,哪怕是像电视剧里那样的强吻都好…我想到这里十分羞,现在我终于体验到被人强吻的感觉了,可是这个吻我的人却不是老公,而是这样一个令人极其憎恶的恶

 我的本能是想要抵触的,但这个恶舌偏偏高明的可怕,很快就令我产生了缺氧的晕眩感,整个人都立足不稳的摇摇坠。

 这时候,原本在身后擒住我小臂的保镖松开了手,并且在背上一推,我就浑身发软的倒进了彼得的怀中。

 彼得顺势张开双臂搂住我的‮躯娇‬,旁若无人的继续热吻着,继续强迫我品尝他的唾

 直到我几乎就要憋死了,彼得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四片嘴分离后我满脸涨红,大口大口的息着,嘴角藕断丝连的挂着一线长长的水丝。

 “过瘾吧?美人儿。”彼得满意的说“好啦,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的房。

 你平时也太保守了,总是把部遮的严严实实,这样可不好…”他解开我的外套,眼光贪婪的凝视着我拔的脯。

 尽管穿着衣,可是那耸起的曲线仍是掩也掩不住,把衣撑的高高鼓起两大团。

 “别这样…求你了,别…”我哽咽着低声哀求,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能悬崖勒马的住手。然而事实却是残酷无情的,彼得不容分说的行动着。

 由于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他无法直接掉我的上衣,于是把衣和里面的内衫拉了出来,尽量向脖颈处推高,这样我的身就大半了出来,跟着他又鲁的一把拽掉了罩。

 我羞的叫了一声,两个丰雪白的房倏地的弹了出来,就像两个刚发酵的大白馒头似的,在前颤巍巍的弹跳着,一阵冰冷的凉意泛上肌肤。

 “唔,果然是35寸c罩杯…”彼得看了一眼罩就随手抛掉了,贪婪的视线集中到了我赤前,一张脸‮奋兴‬的发红。

 然后他不假思索的伸出双手,直接的按到了高耸的峰上。糙的手指接触到肌肤,我不全身发颤,屈辱的垂下头,只能无助的嘤嘤泣。

 “好大…好柔软啊…真是感十足…”彼得啧啧称赞着,恣意‮弄抚‬着我洁白无暇的丰

 他握的很用力,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富有弹里,把这对圆滚滚的了又了又

 “啊…轻一点…”我痛的又下泪来。

 “ok,我是很绅士的。”彼得嘴里这么说,可是手上的力气并没有减轻多少,像面团似的挤着我丰的双,洁白滑腻的被抓的从指冒出来,看上去糜不堪。

 我觉得自己是在作噩梦,着泪无声的在心里呼唤:“志强,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呀…志强…”

 可是老公是不可能听到我的呼唤的,而眼前这个恶魔却在变本加厉的‮磨折‬我。

 他故意用虎口捏着我的峰顶端,使那两粒娇嫣红的头醒目的凸了出来。

 “你真的生过孩子?不是在骗我?”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没骗你…我儿子都九岁了…”提起儿子我更是伤心,眼泪一滴滴淌个不停。

 本来此时此刻我应该在家里跟儿子打电话的,听他那童稚而又可亲的嗓音喊我妈妈,而不是被绑在这车厢里任人凌辱…

 彼得摇了‮头摇‬说:“生了孩子的女人,头的颜色应该很深的,不是黑色也应该是暗褐色,为什么你的头不是呢?你一定在骗人!”

 我一时不知如何启齿,半晌才说:“我没给儿子哺过,医生说他的体质不适合母…而且我天生就素比较淡…”

 彼得耸耸肩说:“是吗?难怪你的头还保持着人的鲜红色,看起来你老公也一定很少跟你做,不然按道理来说,光是他的也足以让颜色变深了…你说是不是?哈哈哈…”我满脸通红的垂下头,心里感到极其羞。居然跟这个恶魔谈论自己头的颜色,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我不羞的无地自容。

 “你老公一定是个性无能!”彼得用大拇指和食指捻弄着我的蒂,嘲弄的说“让这么美妙的‮体身‬常年空虚着…上帝,这简直是犯罪…”

 他的指头仿佛有魔力似的,我明明很厌恶,可是两粒头还是渐渐的竖了起来,在满白的丰上颤动着,就像是两颗镶嵌在雪峰顶上的红宝石。

 “啊…停手…你快…停手啊…”我发出软弱屈辱的呻

 “别再装了,美人儿。你的头都硬成这样了…”

 彼得‮奋兴‬的说“让你的老公见鬼去吧,我这就替他好好的喂你。相信我,尝过我的巴以后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他猛地把我抱了起来,放到后排的座椅上,伸手解开了我的带。

 “不…不要!”我哭叫着,本能的拼命挣扎,可是弱女子的女气哪里管用呢,很快就被拉掉了长出了光洁修长的‮腿双‬。

 “来吧,让我足你!”彼得气压到了我的身上,一只手撕着我最后蔽体的内,一只手掏出了他那丑恶的武器… n6Zww.Com
上章 异域深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