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
第五章
白大褂男人推推眼镜,不为所动,继续道:“那么我们来看看女用以配的地方,在发生配行为时有什么变化。

 大家请看我手里拿着的,这是一种烈效药,如果直接涂抹在女‮身下‬可以在短时间内触发高,时间较短,请看好屏幕。”白大褂男人拿着一个带着头的罐子,对准芙芙被撑开的道里面了几道气雾。

 罐子进去的体虽然不多,但均匀分布到芙芙的道里后,显然给她带来极大的刺,犹如触电似的,芙芙被扣住的手臂‮腿大‬一阵搐。

 喉咙头吐出几口气,一股汹涌异常的快在‮体身‬里撞,‮效药‬作用极快,仅仅一分多钟,芙芙的子一阵收缩,爱汹涌而出,顺着‮腿大‬了下来。

 芙芙整个高的过程都在投影屏上展示得一清二楚,包括那动的颈和抖动的壁,围观的人哪里看过这个,当下大喊过瘾,大呼小叫要求医生再一点药。

 偶虽然见识广博,但这样的药前所未见,想来只有可能是高浓度的药,看美人儿那个样子,真比磕了白粉还要‮魂销‬。

 白大褂男子并没有继续药,等了一分钟,芙芙又是一次高,然后再等两分钟,她再次展现了一次高

 白大褂咄咄称奇:“一般女人能有两次就很好了,这个‮体身‬真是旷世难见的极品啊,极品啊。”芙芙脸色绯红,高的感觉不断涌来,犹如千百跟同时入了一样。

 不可言喻的快让她只剩下本能的快和喊叫,也许对于一个贵妇来说,这种感觉更加是可想不可求吧,在这么多人面前高,子动和爱涌出的镜头都被录下,被这么多人欣赏。

 白大褂特许围观的人在芙芙自主高过后排队上去摸一下她的道壁,于是这么多人的手指再次让芙芙死。

 一次的展示仅仅15分钟,这批恋恋不舍的人群被军警赶出去后,马上就挤进来第二批人,博物馆外面排队的人已经有一个海那么多。

 第二批人进来后,白大褂依旧把程又走了一遍,芙芙的道又被了一次药,高了数次。

 为了避免她高太多力,几个护士趁着人群更替的间隙给她喂食高营养补充体力,让她那的本得到更多的展示。

 转眼间,2个半小时过去了,芙芙的户因为过度高已经变得又红又肿,但是搭配上那副天使的面孔和红扑扑的豪,即使这个地方被搞得比老女还烂,依然还是有数不清的人想看吧。

 白大褂男子现在一次药只能让芙芙高两次,而且观众捏到她的道壁时,带来的刺已经大减了,于是,白大褂男子开始改成连两次…

 过量的药刺,将芙芙的‮体身‬机能推向极致,她狂不止,几乎每一个人捏到她的道,都会带给她高一般的感觉。

 天堂与地狱合并的3个小时过去了,芙芙几乎是瘫倒在躺椅上,筋疲力尽的她被军警装到货车里运走了,还没有排到的人只能进来观看录像,一眼福。

 偶清晰地记得,刺到最后,芙芙的核就像一颗了气的气球,感的上面粘满了不知道是口水还是爱体。

 白大褂男子宣称展示给大家看的是一个被轮10天的女人‮身下‬会是什么模样,以及一个美貌女人最终被干瘫之后是什么样子的,一场异常火爆的展览就此结束,好像有点意犹未尽?

 慢着,当然没这么轻松了。一辆货车把芙芙运回了王宫,偶和爷也跟着被运回来,我们都被丢在一个空的房间里,如果没认错,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王宫监狱了。

 芙芙依然没得休息,她的手脚被绑住后凌空吊起,双脚往后弯曲,整个人呈斜向前的造型。有两个护士跟了进来,她们带来了一堆药品,偶听到她们说的药名,都是一些营养之类的。

 除了给芙芙喝下很多营养之外,她们还用静脉注的方式给她注进了很多高效的能量物质。

 这个国家虽然看似落后,但是在这种旁门医学的引进方面一点都不落后世界,也许是王后以前就经常拿别人这样‮磨折‬过吧。

 在被护士注入大量营养物质后,芙芙仅仅用一个小时就大概恢复了元气,‮体身‬仿佛又充满了活力,尖也坚地站了起来,核充沛得像颗大黄豆。

 在护士离开后,再次进来的是一个戴脚镣的中年女人,还带着4个女兵。

 她见到被吊着的芙芙,‮渴饥‬的手捏着芙芙的房不舍得放开,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说道:“美人,你可别怪我,王后说我在你身上做个试验就可以提前释放,我这也是没办法。”

 她那满溢着寒光的眼神扫了芙芙全身一次,继续道:“我是个医生,之前因为一个试验不合法才被抓进去的。

 美人,你知道这个试验是什么吗,你这对子这么大这么漂亮,肯定可以产出非常多的汁啊。”芙芙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显然对这个试验也是惊讶不已“你是说,让我能够产吗?”

 “不但能够产,而且是短时间内就能变成一头牛,通过我之前改良的这些药,原本用在真正的牛身上的。”芙芙看了看自己那对完美的翘,扑哧一笑,她缓缓道:“我明白了,但是我有个提议,你问一下王后吧。

 你去找一头暂时停止产牛或者母猪过来,在我身上和它身上同时做试验,看看谁产的速度快。

 比输了的要给赢的一方股,你说怎么样?”这个提议委实太过于胆大,这个医生也不敢答应,她赶紧跑出去跟王后汇报,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她才回来,一起回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女兵,她们牵着一头‮大硕‬无比的母猪。

 这母猪估计是之前生过猪崽但已经停,几只房有点松垮垮的感觉。

 中年女医生指着母猪说:“王后决定了,就按你说的办,但是这头母猪有5只子,你不会觉得不公平吧?”芙芙淡然一笑:“当然不会,人家的子本来就肥得像母猪嘛。”

 “果然是个罕见的货。”中年女医生瞟了她一眼,不再去管,转而开始搞起她的药来。药并不难配,女医生调配了十几分钟,搞出来两大瓶。

 她装了两袋一样大小的输袋,分别给芙芙和母猪挂上,为了避免母猪挣脱可着实费了这些女兵一番功夫。

 女医生用药棉抹了点油腻的溶,涂抹在芙芙的头上“这是让你的头松软点的药,你是第一次出,可能会有点阻碍。”芙芙笑道:“大姐你可别对我太好了,这样对那头母猪多不公平。”

 “放心,待会捏你肯定不会留情的。”女医生拍拍芙芙的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女医生中途又拿了些药膏抹在芙芙和母猪的子上,说是帮她们催

 几个女兵无聊地坐在一边,顺便拿芙芙的狼狈样子来取笑,芙芙也乐得被她们侮辱,甚至还让其中一位往自己脸上吐口水。

 至于偶和爷,由于被丢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只好安静地看着了。爷不时跟罩妹妹吵几句,例如“呸,爷喝的水绝对比你那些美味。”和“哎哟,以后喝不到你可别眼红。”之类的…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吧,从早上折腾到现在,估计时间也到下午了,芙芙的‮体身‬开始对药有了反应。

 她说:“咦,我觉得部有点涨涨的了。”女医生上前摸了下,又用三手指夹着她的晕来回捏,她惊叹道:“好厉害,已经到这个程度了,以前做过的女人都要2个小时以上才能这样。

 那先来挤一次看看吧,麻烦各位姑娘了。”两个女兵站了起来,她们早就闷了好久,这会儿正好舒活筋骨,她们两人各自挽起了袖子,手臂明显比一般的女人要更加强壮有力。

 女医生给芙芙的两个晕戴上盘,用胶管连接着地上的一个大玻璃桶。

 “等等,我还有个要求。”芙芙突然说道。女医生好奇道:“你还有什么要求?”芙芙又发挥其的本,说道:“我不太习惯只是被摸子,这样的感觉好怪。

 能不能在挤的时候,找个人打打我的股呢?”“你可真是到骨子里了,不过这个得问问几位姑娘肯不肯。”

 “没问题,正好我们没事。”坐在角落的另外两位女兵站了起来,她们其中一个正是对芙芙吐口水的人,此刻巴不得有机会揍她一顿。

 现在两个女兵站在芙芙面前,另外两个站在她身后,面前的两人开始捏住她的房,大力挤了下去,就好像在挤牙膏似的。

 而后面的两人随意地拍打芙芙的股,用手指夹住她的‮腿大‬大力掐,双重的刺和凌辱让芙芙忍不住叫出声来。

 “有了,有了!”女医生大喜,她看到芙芙的房里面出了浓白的体,那是香甜的人类汁,虽然出的量还不是很多,但已经能在地上的玻璃桶里见到了。
上章 裤爷的岛国之旅 下章